第二夜 聖子境:坍塌囚籠

加入書签

這裏是天際,離地面足足有一萬公尺高的天際。

其實這樣的空間感完全不必較真地去驗證,說它是一萬公尺就是一萬公尺,不多一公尺,也不少一公尺。就像感覺到極痛時,忍不住大喊一聲“痛死我啦”,可真的會痛死嗎?自然不會,但無論怎麼糾錯,到了此時還是不由自主會這麼說。

一萬公尺的天際就是這麼回事。就在這天際間,無數銀色絲網交織在一起,巨大的蜘蛛怪們來去穿梭其間。它們有六條又細又長的巨腿,四隻大眼睛,尖利可怖的牙齒能咬斷一切,還有從大肚子後吐出一根根銀絲來加固佈滿天際的蛛網。

按照一般套路來說,蜘蛛怪們是奇幻文學中十分普遍的反派妖怪,西方東方均如是。主角們要麼被其蠱惑,要麼誤打誤撞,總之都會被抓獲禁錮於幽暗可怖的蜘蛛洞中。但這裏可是天際啊,天空爽朗廣闊,明亮豁達,哪有反派妖物洞窟應該有的嚇人氛圍?

不僅如此,這些天際間的蜘蛛怪們還被賦予了不一樣的身份——囚禁在牢籠重犯的看守者。

可以仔細往密密麻麻的蜘蛛絲深處看去,一座座巨大的正方體籠子用蛛絲單擺浮擱地掛在半空,籠子裏都是歷史上著名的殺人犯,比如奧姆教的頭子麻原、英國的開膛手傑克、刺殺列儂的馬克·查普曼……一個個都全身重銬,鎖在巨籠裏無法動彈。不過他們的嘴巴都沒被堵上,嘶吼聲、怪叫聲、狂笑聲、咒罵聲此起彼伏。幸虧看押他們的是巨大的蜘蛛怪,要是普通人,在這些怪叫聲中早晚會精神分裂。

蜘蛛怪們可不聽他們的亂吵亂叫,它們的工作就是檢查把囚籠吊在半空的蛛絲是否堅固,若是有磨損,就得儘快吐絲加固。另外一項任務,就是每天用鋒利的蛛腿伸進每座囚籠裏,把囚犯身上的某個部位割下來,要麼是眼睛耳朵、要麼是手足腿腳,要麼乾脆是一顆腦袋。囚犯們不會因爲身體被割而死,而是很快還會長出來,和原來一模一樣,但被割身體的痛苦是少不了的。

要是這麼看來,蜘蛛怪們僅僅是對那些十惡不赦之人施以懲治的刑罰,也並非單純的反派怪物。

那麼問題來了,是誰在驅使這些蜘蛛怪?又是誰把這些惡人關押在囚籠裏,每天被酷刑懲罰呢?

既然此地是天際,那無非脫離不開上界的天神,蜘蛛怪作爲天神的僕從,也就沒什麼稀奇的了。

但天神畢竟是天神,豈能輕易就現身而出?人家還有更高級的事情要做,懲治惡人這種小事,交給蜘蛛怪們打理就好。

在這座用蛛絲和囚籠組成的監獄裏,別看充斥着惡徒們的慘叫和狂吼,卻運轉得井然有序,如同一臺精密的機器一般。

可就算是如機器般精密嚴謹,也可能會有故障的時候。有一天,蜘蛛怪押來了一名新囚犯,那是個美麗的女人,身材相貌都沒的挑,只是眼神中透着冰冷狠辣,氣場中帶着顯而易見的殺意。她沉默着一言不發,被蜘蛛怪投入一座囚籠裏,然後例行公事地先斬斷她的一條胳膊。那女人沒吭一聲,咬緊牙關忍着劇痛,等待着長出一條新手臂。

蜘蛛怪們都只是管理監獄的工具,絲毫沒有自己的思想,按照天神設定好的程序運行就足夠了。不過因爲這個美麗女囚犯的出現,讓這套看上去完美的程序出現了紕漏。

就當蜘蛛怪們不再理會她時,從她被斬去手臂的傷口處流出了淡黃色的液體,那是她的血液。那血液不僅顏色奇怪,而且液體滴落在蜘蛛絲上,竟然可以將它們腐蝕分解。更不可思議的是,被腐蝕了的蜘蛛絲還以緩慢的速度被同化成這種液體,順着蛛網一點點向外擴散開去。

當蜘蛛怪們發覺蛛網被女子的血液腐蝕,立即全員出動修補蛛絲,但越是修復,越是加快蛛絲被淡黃色液體溶解侵蝕。同時她被斬斷的手臂沒有和其他囚犯一樣再長出來,而是源源不斷地流出淡黃色液體,不久之後,整個天際的蛛網都被女子的黃色血液腐蝕了大半。

隨着蛛絲系統的崩壞,關押着十惡不赦囚犯的牢籠一個個從天際墜落。牢籠裏的惡人們有的狂笑、有的大吼、有的甚至還唱起了歌,甚是難聽。只有那個新來的美麗女人仍然沉默不語,任憑身體隨着囚籠一起呼嘯而墜。

沒人知道天際之下是何所在,可就算如此,那些囚犯們也覺得隨着囚籠監獄一起坍塌,也比在一萬米高的天際遭受無盡的折磨要強。只不過這名新來的女囚犯到底是何來歷,讓他們好奇不已。有人甚至覺得這個女人就是來拯救他們脫離苦海的救世主,即便身在下墜中,也不忘向她行禮感謝。

女犯人對其他人視若罔聞,她似乎有些失望地搖搖頭。正巧一隻巨大的蜘蛛怪在下落時從她身旁經過,她伸出另一隻手,抓住了蜘蛛怪探出嘴巴的一顆尖牙,往身前一拽,蜘蛛怪的身體狠勁撞到了囚籠上。那女犯人力氣極大,把蜘蛛怪身體的一側支住籠子,往外一掰,蜘蛛怪的一顆牙齒被她生生掰斷。

她握緊尖牙,將身上還沒被血液腐蝕徹底的蛛絲切斷,然後抓住囚籠的柵欄,用尖牙別住兩根籠杆,像撬棍一樣扭開一個豁口,一躍而出。

旁邊的蜘蛛怪們見她從囚籠裏逃脫,紛紛用吐出的蛛絲爲引,向她追去。

女犯人以一個個囚籠爲踏板,左跳右躍,向天際空曠處逃去,後面的蜘蛛怪們一邊吐絲,一邊緊追不放。不一會兒,蜂擁追趕的蜘蛛怪們便逐漸迫*了她。

女犯人知道再逃已於事無補,索性回過身向蜘蛛怪們迎頭殺來。手中的尖牙成了稱手的利器,先是躍到首當其衝的蜘蛛怪頭頂,一連幾下戳瞎了它的四隻眼睛,然後劃開了它肥碩的肚皮。隨後又跳到緊鄰的另一隻身上,手起一下,劈掉了它的腦袋……只見女犯人身手格外矯健靈活,在天空中無數蜘蛛怪身上躥來躍去,很快就幹掉了十多隻。周圍向下墜落囚籠中的那些惡人們看着眼前的一出好戲,紛紛鼓掌叫好,爲女犯人搖旗吶喊。而女犯人連理也不理,兀自單槍匹馬衝殺於蜘蛛怪大軍之中。

雖然看上去女犯人勇不可當,但畢竟孤掌難鳴,蜘蛛怪們憑藉數量上的優勢前仆後繼。隨着無數蛛絲從遠處向她噴去,女犯人一個沒留神握着尖牙的右手手腕被蛛絲纏住,讓她難以動彈,隨即她的雙腳和脖子也被錮住,徹底使她喪失了戰鬥力。

女犯人此時還想着如何努力掙脫,可剛要運勁,一隻龐大無比的蜘蛛怪爬到了她的面前,張開血盆大口一下咬住了她的腦袋,兩顆如胳膊一般粗壯的巨牙夾住了她的脖子。只聽“喀嚓”一聲,女犯人的脖子登時被夾斷,扯下的腦袋被這隻巨型蜘蛛怪生生吞進腹中。

女犯人脖子裏登時猛地噴出了淡黃色的血液,濺在附*的蜘蛛怪和蛛絲上。蜘蛛怪們紛紛嚎叫,向下墜落,吞掉女犯人頭顱的巨型蜘蛛怪下場更慘,從頭開始一點點潰爛,化成黃液。而被血濺到的蛛絲以肉眼看得見的速度飛快被腐蝕,不到一會兒,幾乎整個囚籠監獄的蜘蛛絲全部都被腐蝕乾淨。

除了丟了頭顱無法還原的女犯人以外,所有犯人們見蜘蛛怪的蛛網已經消失,便打算越獄而逃。但囚籠依然堅固,他們始終無法逃脫。

就這樣,囚籠一個個落在地面,把裏面所有的惡人都摔成了肉餅。七扭八歪的囚籠外,蜘蛛怪們的殘骸也滿地都是。只有一個囚籠還保持着正正方方的樣子,裏面立着一個無頭的女子,一隻胳膊也不見了,但她一直沒有倒下,甚至可能還沒有死去。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