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千三百零三章十三鷹

加入書签

“砰,砰砰!”

馬隊衝鋒時,在距離對方百十步的地方,忽然折轉回來。

手握銃槍的士兵,開火爆射。

憤怒的子彈噴射而出,直奔迎面殺來的那些無形者。

“阿昂!”

駱駝中彈後,發出悽慘的哀嚎,一頭栽了下去。

“八嘎,該死的唐學志,該死的明狗,衝上去,殺光他們!”藤野一郎看到這情形,氣急敗壞。

哈羅德幫他當上了無形者的首領,經過幾次擴張,原本只有百多人的無無形者組織發展到了上千人。

這些人也全都是他一手訓練出來的。

看着他們一個個在自己面前死去,藤野一郎內心驚濤駭浪,怒火中燒,胸口疼的厲害。

腦子裏卻蹦出一個年頭。

和唐學志的人同歸於盡。

唐學志擁兵十萬,藤野一郎,知道,自己若不借着這次機會將他打敗的話,恐怕以後都沒機會贏他了。

“殺!!”

咬着牙,暴喝一聲,舉着戰刀殺來。

落馬的無形者聽到召喚後,也紛紛徒步朝着馬隊的方向衝去。

很快他們就衝到了馬隊前方。

劉小刀卻不和他們正面搏殺,大手一揮,馬隊直接撤了下去。

藤野一郎心神大振,覺得,自己應該是氣勢上佔了上風時,數十名近衛軍士兵,從炮陣邊上,衝了出來。

他們弓步而立,人手一顆手雷,神色淡漠。

隨着領隊軍官,一聲令下,兄弟們迅速拉開了引信。

哧哧~

手雷尾部噴出一道淡淡的青煙時,士兵腰身扭轉,揮動大臂,將手雷投了出去。

從沙丘下方衝上來的無形者士兵,抬頭便看到,數十顆黑漆漆的東西傾瀉下來。

“轟隆,轟隆!”

爆炸聲如期而至~

炙熱的氣浪席捲而來,士兵臉蛋都被吹的扭曲變形。

下一秒,整個身子猛然顫動。

儼然,胸口被什麼東西重重的撞擊了一下,低頭一看,嚇得瞳孔猛縮。

不知道什麼時候,胸口上已經多了幾個花生米大的傷口,血流如注。

腳下一個踉蹌,直接摔倒在地,掙扎着想要爬起來時,渾身卻像是被抽乾了所有力氣。

眼前一黑,昏死過去了。

左側一支十幾名輕騎組成的馬隊,從古堡邊上饒了過來,要同唐學志他們會合。

藤野一郎見狀,連忙調集數十名無形者擋在中間。

只是無形者們並不知道,他們擋住的可不是普通的明軍士兵,而是被譽爲魚鷹軍中,最恐怖最神祕的十三鷹。

鷹九一直跟在唐學志身旁,寸步不離。

劉青率領,十二鷹猶如一支利箭,殺入了無形者的中間。

所過之處,刀光閃爍,見血封喉。

無形者戰力雖強,卻只是相對而言,要知道,劉青的十三鷹,一夜之間,曾今將一千多人的遼東韃子古堡屠得乾乾淨淨。

藤野一郎原本還指望着,無形者能在唐學志沒有和援軍會合之前消滅他。

卻完全忽略了從後面繞過來的那支人馬。

“不,不可能,他們怎麼可能有這麼強大戰鬥力呢。”藤野一郎被譽爲倭國第一劍道高手。

忍者武藏流的宗主,劍法之高,就連戴松都望塵莫及。

魚鷹中,除了唐學志,恐怕只有郭大牛、劉小刀、竹影三人能與之一戰。

若是論單打獨鬥,恐怕鷹老大劉青都未必能贏他。

只是,他這麼一個變態的存在,卻被唐學志削去了一條手臂。

雖然並不影響他繼續在上帝之矛中保持原來的地位,戰力卻下降到了只有原來的百分之八十左右。

也導致他不敢輕易的和唐學志交鋒。

看着唐學志的那支人馬,藤野一郎,猛地一顫,簡直又愛又恨。

爲什麼是唐學志。

他憑什麼訓練處這麼出色的馬隊。

想當初自己在冥王殿時,坐下四大弟子,全部死在唐學志的人手裏。

若是有一兩個還在,也不至於讓他們這麼猖狂啊!

“宗主,他們殺過來了,奧倫已經跑了,我們也撤吧!”一個倭國武士,跌跌撞撞的跑來,臉色煞白如紙。

藤野一郎看着滾滾而來的馬隊,眼眸顫動不止,心一橫:“走,回福斯塔特。”

翻身上了駱駝背上,重重的在駝峯上拍了一下。

駱駝撒開四隻丫子,拼命狂奔。

“兄弟們,別讓藤野一郎跑了,給我追!”竹影和劉青會合後,立即朝無形者發起了反攻。

十三鷹會和在一起,鷹九跟唐學志打了聲招呼後,邊跟着劉青等人殺了出去。

“攔住他們!”藤野一郎見狀,大聲招呼後面的無形者,擋住劉青他們的去路。

“兄弟們,今天我們十三鷹要大開殺戒了,給我衝!”劉青暴喝聲猶如天雷炸響。

說話間,從左側拔出了另外一把戰刀。

雙刀合璧~

十三鷹人人雙刀~

明珠拂去了塵埃,璀璨奪目——

刀光所過之處,片甲不留——

十三個人,猶如十三臺戰爭收割機。

殺!!

無形者、沙匪被殺得連滾帶爬,屁滾尿流!

在抵達戰馬的衝刺極限距離時,衆人這才折返。

無形者和沙匪被剿滅了大半,等劉青他們回來時,唐學志已經領着部分士兵,進駐了卡德拉古堡。

回過神來的那些所謂的王子,商賈鉅富們,紛紛對他投來羨慕而崇敬的眼神。

“唐先生,噢,原來您的馬隊這麼厲害,就連無形者和沙匪都被你們打敗了,看來,真是我的錯。”

“呵呵呵,不過幸虧我聰明,沒有逃走,而是在這裏和您並肩作戰,等您回來,呵呵呵!”

阿拉丹看到唐學志猶如王者一般,坐在了拍賣廳左側的主座位上,身旁被數十名英武士兵護衛着,趕緊上來打招呼。

只是,士兵卻將他攔在了外邊。

不過,唐學志很快又讓士兵放他過來了。

雪莉喝下一些水後,已經完全清醒了,只不過,身體依然有些虛弱,看來這些天沒少受委屈。

“阿拉丹先生,等一會,你得帶我們去找到馬仇天,販賣華夏人的帳,也該和他算一算了。”唐學志淡淡的說道。

阿拉丹嚇得臉色慘白不知如何是好,很快耳旁又傳來了唐學志的聲音:

“我知道他還在古堡,不如,你現在去找他,讓他將所有的華夏女子交出來贖罪,不然,讓我的人查出來,恐怕他的下場比地上的那些屍體還要慘……”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