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光腳的不怕穿鞋的

加入書签

不過,是不是真的,其實在這一刻已經不是那麼重要了。

不管是秦鳳梧還是面具人,或者是黑影,他們雖說都想斬草除根,趁機殺了陳金甲,但他們誰也賭不起,也不敢去賭。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光腳的不怕穿鞋的。

這一刻,陳金甲就是那光腳的,反正都是死,他可不怕,大不小就魚死網破,同歸於盡。

但秦鳳梧他們卻遲疑了。

陳金甲不怕,如滾刀肉一般,可他們怕啊。

而他們那眉頭緊鎖,遲疑不定的神情落在陳金甲的眼裏,陳金甲就忍不住得意的呵呵笑了起來。

別看你們吼的兇,可真到了生死關頭,一個比一個怕死,都他麼是沒種的慫貨。

鄙夷的瞥了眼,陳金甲面帶冷笑的揚眉道:“不敢動手了?那我可就要走了。”

“你以爲這樣,我們就會怕了,就會信了你?”

秦鳳梧蹙眉道。

他是有些不相信的,他不信陳金甲就真的一點不怕死,真敢跟他們同歸於盡。

但他卻沒有動。

“不信?那就試試!”

說罷,陳金甲沒有一絲猶豫,立馬按下了按鈕,頓時,秦鳳梧他們立馬嚇得全都向旁邊縱身一躍,全都抱頭趴下了。

而趴在地上的他們等了一會,卻沒聽到動靜,隨即反應過來,他們被陳金甲耍了。

然後蹭的下從地上爬起來,再轉身去找陳金甲,可哪還有陳金甲啊?

陳金甲早就跑沒影了!

“混蛋!又被他跑了!”

頓時,秦鳳梧他們氣得直跺腳,暴跳如雷。

今晚可以說是距離殺掉陳金甲最*的一次了,陳金甲傷勢不輕,可以說已經是強弩之末,他們幾乎可以輕而易舉的就能殺掉。

卻沒想到最後還是功虧一簣,被陳金甲輕而易舉的就唬住了。

什麼狗屁幾千顆炸彈,都他麼是假的。

可偏偏他們還信了,結果就是眼睜睜看着陳金甲就這樣在他們面前,大搖大擺的跑了。

就問氣不氣。

這會,他們肺都快氣炸了。

卻拿陳金甲毫無辦法,就算他們知道這可能就是一個騙局,他們卻依然不敢去賭。

陳金甲不怕死,他們卻很惜命。

這就是他們最大的失敗之處,想要殺陳金甲,卻又一個比一個惜命,不敢以命相搏。

而陳金甲也正是利用他們這一點,這纔會得逞,稍是施展巧計就輕而易舉的脫身了。

“他跑不遠,追!”

很快,秦鳳梧反應過來,隨即大聲一喝,就率先追了出去。

今晚陳金甲好不容易傷的這麼重,他可不想就這樣錯過這樣的大好機會。

見秦鳳梧追了出去,面具人和黑影也是迅速反應過來,也跟着追了出去。

而就在他們追出去後不久,一個渾身鮮血淋漓,面色蒼白的年輕人從旁邊的懸崖邊慢慢的爬了上來。

這人不是陳金甲,又是誰呢。

剛剛他虛晃一招,忽悠住了秦鳳梧他們,給了他逃跑的機會。

但他知道,以他現在的情況,想跑根本就跑不遠,遲早會再次被追上的。

所以他乾脆來了一個燈下黑,哪也不去,就在秦鳳梧他們被嚇得撲倒在地時,他也趁機跳下了旁邊的懸崖。

然後抓住一根藤條,以至於自己不至於掉落懸崖,活活摔死。

而他就這麼藏了起來。

等秦鳳梧他們離開後,他纔上來。

呼。

長吸了口氣,這會陳金甲才放心的鬆了口氣,緊繃的神色這才稍是緩和。

這地方,他沒多待。

雖說秦鳳梧他們繼續追擊自己去了,可一旦等他們遲遲沒有發現他的蹤跡,遲早會反應過來,然後折返回來。

故此,這裏其實一點也不安全,反而危機重重,想活命,就得趕緊離開。

但他現在這樣,又能走得了多遠呢?

……

南都。

天矇矇亮。

熟睡中的陳江河忽然被耳邊撕心裂肺的哭聲驚醒。

“彤彤,怎麼了?”

揉着睡意朦朧的眼睛,陳江河一臉惺忪的從牀上坐起來,然後扭頭朝身邊看去。

在她旁邊,小傢伙穿着可愛的睡衣,也不知怎麼了,哭得稀里嘩啦的,壓根就沒聽見陳江河的問話。

雖說一直以來陳江河都不怎麼喜歡小傢伙,可小傢伙畢竟是現今爲止陳金甲唯一的血脈,陳江河到了南都後,就一直自己帶着。

喫飯睡覺,都帶在身邊。

小傢伙也非常的聽話,幾乎不怎麼哭鬧,有時乖得都讓陳江河這個做姑姑的有些心疼。

可現在小傢伙大清早的就在這哭,還哭的這麼大聲,撕心裂肺的。

一下子,從來就沒怎麼帶過小孩子的陳江河頓時有些抓瞎,一陣頭痛,不知該怎麼辦纔好。

“彤彤,是不是餓了?”

“做噩夢了?”

“想爸爸了?”

陳江河深吸口氣,一臉柔和的看着小傢伙,一連問了好幾個問題,可小傢伙就是不說話,就是一個勁的哭。

這一下,陳江河就有點不知所措了。

這也不是,那也不是,她有心想要哄哄,都不知道從哪下手。

就在這時,隔壁的陳四海也被小傢伙的哭聲給驚醒了,還以爲陳江河虐待了小傢伙,打了小傢伙呢。

這不,陳四海披頭散髮的,顧不得形象,光着腳,連拖鞋都沒穿,就急急忙忙的跑了過來。

推開門,就看見陳江河在那哄着一個勁哭的小傢伙。

小傢伙除了哭的厲害外,身上也沒見着哪有青一塊紫一塊,也沒見陳江河虐待了小傢伙。

一時,陳四海懵了。

她微微蹙眉,一臉疑惑的走過去,疑惑問道:“江河,彤彤怎麼了?想金甲了?哭的這麼厲害?”

她不問還好,她一問,陳江河懷裏的小傢伙頓時就哭的更厲害了,那嗓子都快要哭啞了。

兩姐妹頓時一臉凝重的對視了一眼,眼裏都充滿了疑惑。

搞不懂小傢伙這是怎麼了。

好一會,在兩姐妹不斷的詢問下,小傢伙才抹了抹眼淚,抽泣的說出了原因。

“粑粑,粑粑,他,他死,死了。”

此話一出,牀邊的陳江河和陳四海兩姐妹頓時如遭雷擊,整個都傻眼了,呆若木雞。

她們的弟弟,她們的希望,陳金甲死了?

這怎麼可能。

前兩天還通了電話,還說好好的,還說過兩天就回南都,怎麼就死了呢?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

都市言情相關閱讀:
  • [其他类型]穿越後,我被竹馬拖累成了皇后
  • [都市言情]美女總裁愛上小保安:絕世高手
  • [都市言情]腦海裏飄來一座廢品收購站
  • [玄幻魔法]女魔頭請自重
  • [其他类型]鬥羅之從抄書開始無敵
  • [武俠修真]詭異修仙:我有一座藏書閣
  • [玄幻魔法]鬥將行
  • [玄幻魔法]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 [其他类型]末日之人類新起點
  • [玄幻魔法]鼎煉天地
  • [玄幻魔法]丹聖屠神錄
  • [玄幻魔法]從構造技能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