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4章,調虎離山,後方施救

加入書签

非凡小子爲了虛張聲勢,引來大殿之中大量的雪蝠大軍來圍攻自己,更爲了給北寧丫頭衆人爭取寶貴的時間,讓他們從大殿深處逃離而出,這小子可是拼了老命了。

剛一上來便與這些雪靈蝠沒有半點多餘的客氣場景,雙方對戰沒有多時,這小子便直接催動了自己體內的三昧真火,朝着四下山林之中碾壓而去。

三昧真火又如往常一般霸絕無比,好似也明白自己主人心中的用意,剛一登場便順勢碾壓了整個天地空間,使得整個空間氛圍都跟着搖晃不止。

只給世人一種馬上便要轟然倒塌的情景,四周天地皆在顫抖不止,更有一種搖搖欲墜的感覺,威力強勁霸道只是壓得整個空間都在嗡嗡作響。

非凡小子剛已催動了自己體內的三昧真火,便連忙朝着四下裏空間碾壓而去,但凡靠近自己三昧真火方圓百丈之內的雪靈蝠,根本毫無半點招架之力,真如那飛蛾撲火一般,瞬間便被大火焚燒成了灰燼。

正是因爲這種聲勢浩大的場景,頓時便引來了雪靈蝠一族大殿內部的千軍萬馬,剎時間便衝出了大殿都朝着非凡小子這邊圍攻而來,圍來大軍真是無法用數量來衡量他們的多少,只見黑壓壓一片早已將非凡小子團團圍在中央。

此刻情景真是異常浩大,非凡小子被團團圍困大軍中央,此時就如那滄海一粟一般極其的渺小,四周大軍早已憤怒到了極點,根本不顧忌這三味真火的威力,便朝着中央湧江而去。

雖說他們這些雪蝠大軍連同四周的雪靈蝠根本無法靠近非凡小子身邊半步,早已被三昧真火瞬間化爲了灰燼,但他們還是不計生死的朝着中央衝將而去。

他們這些士兵毫無半點退縮之意,只顧拼了命的朝着前方三昧真火一擁而上,在這種氣勢之上就不能輸了這份立場,也將自己這方面的場景搞得聲勢浩大起來。

雪靈蝠大王剛已走出了自己的王宮大殿,便指揮着自己雪蝠一族大軍,連同四下裏的雪靈蝠一同朝着前方非凡他們兩人圍攻而去。

早已將非凡小子與北寧丫頭團團圍困中央,圍得真是水泄不通,將兩裏三圈外三圈包裹的嚴嚴實實,就如那銅牆鐵壁一般的結實,將其完全包裹在自己的圍攻之中。

而且,四周還有大軍以及雪靈蝠朝着此處不斷湧江而出,真好似那洪水猛獸一般,四下裏方圓百里之間皆是黑壓壓的一片,都是這些大軍以及雪靈蝠湧動的身影。

如若從遠方望去,真就如那成片成羣的螞蟻一般,密密麻麻,不計其數,讓人第一眼見到便是頓感頭皮發麻,根本不知道四下裏究竟還有多少大軍以及雪靈蝠。

再說,這另外一頭,北寧丫頭自打解救了衆人之後,衆人很快便恢復了各自的戰力,隨後衆人便一同上手解決了御花園內所有看守的士兵。

對於此刻的他們衆人而言自然不敢大做聲張,由於非凡小子的作用,御花園四下裏的守軍頓時也減少了很多,所以他們動起手來自然也是得心應手。

這時解決了御花園內部的侍衛,他們一個個便又跟隨着北寧丫頭身後,慢慢都朝着御花園外面走去,此刻衆人心情都是無比的緊張,他們心中這份緊張本就來自內心深處的一種警惕。

因爲他們平日裏雖然經常與敵人作戰,時常陷入生死危局的困境之中,但是真就陷入敵人的老巢,而且,此刻已經成爲人家的階下囚着實還是第一次發生。

因此他們皆有着這種緊張的心態,這種緊張本就是一種正常不過的反應,但是這種緊張的心態卻沒有讓其喪失鬥志,反而增加了衆人求生的**,同時也讓衆人變得更加警惕。

對於這種細微的變化,倒是衆人心境一種提升的表現,雖然已經深陷險地,時時刻刻都有可能讓衆人身死道消,但是衆人卻絲毫沒有因此而就放棄了自己求生的**,與那份本就清醒的心境。

他們衆人隨着北寧丫頭的步伐很快便走到了御花園的門口,這時北寧丫頭便很自然地探出自己的頭來,朝着外面打量而去只想看看四下裏的情景,不過當自己看到眼前一幕的時候,着實嚇了自己一跳。

因爲自己剛已伸出頭來之時,便見御花園外面早已是裏三層外三層圍滿了人,個個都是手持火把,每個士兵皆是手握戰矛,整整齊齊排列在御花園門前,彷彿就在等待着他們衆人自投羅網一般。

對於這種事情,北寧丫頭好似也隨之猛然醒悟了過來,莫非自己在行動上面有所疏漏,又或者別人根本就是故意引着自己自投羅網,纔會落得了這種下場。

看到眼前這種陣仗之際,才讓自己猛然醒悟過來,意識到自己兩人恐怕早已遭到了別人的算計,才引得自己慢慢也落入了敵人的包圍圈之中。

對於這種事情,北靈丫頭也知道現已是爲遲已晚也,此刻也只能硬着頭皮帶着他們大大方方的走出了御花園,這種舉動便惹得四下裏的千軍萬馬頓時變得躁動了起來。

裏三層外三層將衆人圍在了中央,早已圍得水泄不通,此時的衆人個個都手持利刃,與四下裏的千軍萬馬在此對立,雖說毫無膽怯之意,但是多多少少還是有些慌張的神色。

必定他們也沒有料想到,在這種情況之下,自己認爲做的水泄不通,滴水不漏,沒成想,別人早已算到了這一步,將他們完全包圍在了這裏,就是故意引着北寧丫頭來到這裏。

“好一個調虎離山之計,你以爲我們雪蝠一族都是喫素之人,對於你們這些個小小計量,我們大王早已預料到了,就是等着你們前來自投羅網了。

你們現在放下各自手中的利刃速速投降,本將絕對不會爲難你們,只要你們現在肯投降,至於是殺,是剮,只等待我們大王的命令,我等只是負責在此捉住你們。

不過我們大王可說了,你們如果膽敢反抗,那可是格殺無論的,所以你們一個個的還是想清楚爲妙,對於這種情景之下,就別做這種無謂的犧牲了,免得白白丟了自己的性命。

你們那個同伴也與你們下場一般,早已被千軍萬馬團團圍困中央,他若想再次逃生恐怕比登天還難,所以你們現在都是一樣的下場,別想着他能在來搭救你們了。”

就在衆人惶惶不安不知如何是好之時,這時人羣之中便傳來了一陣悠揚的笑聲,這笑聲之中都充滿了一種極爲玩味的神色,隨之這陣聲音的傳出頓時也打破對陣雙方的平靜。

衆人突然聞得這陣聲音的傳出,自然而然會尋聲朝着一方望去,隨後便見東面大軍紛紛讓出一條道路,只見一個身穿鎧甲的中年男子慢慢朝着自己衆人這邊走。

那男子長得賊眉鼠眼,恍惚如那蝙蝠剛剛成精一般,一看就知是那蝙蝠未進化完成的人類,仍然保持蝙蝠一脈的相傳,所以衆人看到這種情景,自然也明白其就是四周大軍的首領。

“大傢伙,不要跟他多做其他的廢話,既然我等已經陷入了他們的包圍圈之中,就從這裏殺出一條血路去,能出去一個是一個,如果不能出去的話,再被他們捉住出去者自然會想辦法來搭救你們。”

北寧一看到這種情景自然不甘示弱,隨後便在心境之中對衆人說了這麼一句言語,根本不待衆人多做其他的言語,抽出自己的遠古生靈之劍,便直奔前方走來那個將領衝了過去。

那將領一見北寧丫頭朝着自己殺來,頓時變得有些亂了手腳,對於其比誰都明白對方透出來的殺氣究竟要有多麼強大,別說是自己就是自己的大王,恐怕都不能在其手下走過十招。

其一見到這種情景,哪裏膽敢在此逗留片刻,連忙就揮動自己手中的長劍,指揮着四下大軍朝着北寧丫頭圍攻而去,就想盡量擋住北寧丫頭手中的利劍,也好讓自己趁勢逃走。

這一旁的衆人自然也是不甘示弱,一見北寧丫頭朝前方衝殺而去,衆人也是大呵一聲,隨後也朝着前方衝殺而去,在這情急之下,衆人依然保持原有的形態,列着整齊的隊伍朝着前方一路殺將而去。

衆人就這般在此列成了一道陣型對着東面大軍衝殺而去,就想盡量朝着東面一起殺出一條血路,儘快從這大軍的包圍圈之中衝殺出去,逃離大殿的限制氛圍之內。

對於這種場景,他們衆人雖然都有些措手不及,但是衆人畢竟經常行走在天地間,不算怎麼說也算是一位身經百戰的老者,所以遇到這種事情自然而然就結成一種默契。

在這種場景氛圍之下,更能覺醒自己內心深處的鬥志,加上自己衆人早已生死同命,所以很快便適應了這種環境氛圍,就在此結成一道陣型一路衝殺而去。

他們衆人就這般結成了一個三角互擊之勢,修爲高者則立在陣形四周的主位之上,而那些修爲薄弱之人,則立在陣形之中,將衆人集體的戰力瞬時發揮到巔峯之地。

對於他們衆人此刻的情景真是銳不可擋,但凡衝上前去的雪蝠大軍,頓時便被其斬落了頭顱,衆人所過之處又是一片屍山血海的場景,血腥之氣頓時又染滿了整個空間氛圍。

在這種場景之下,很快便呈現出一堆堆,一片片屍山血海的場景,四下裏雪蝠大軍一路不知被其斬殺了多少,就這樣衆人列着隊型慢慢朝着前方大門移動而去。

四周雪蝠大軍雖然數目衆多,但是他們衆人結合一處的整體戰力也十分強大,一路朝前方衝殺而去真是銳不可當,縱是四下裏圍成了銅牆鐵壁也難以阻礙他們衝殺的步伐。

四周雪蝠大軍雖是不計其數朝殺上前,但卻也絲毫沒有半點阻礙之力,衝上去一片被其斬殺一片,也只能就這般眼睜睜地看出他們衝殺而去,硬生生的殺出一條血路來。

divclass=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

玄幻魔法相關閱讀:
  • [都市言情]腦海裏飄來一座廢品收購站
  • [武俠修真]少林八絕
  • [玄幻魔法]女魔頭請自重
  • [其他类型]鬥羅之從抄書開始無敵
  • [武俠修真]詭異修仙:我有一座藏書閣
  • [玄幻魔法]鬥將行
  • [玄幻魔法]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 [玄幻魔法]鼎煉天地
  • [玄幻魔法]丹聖屠神錄
  • [玄幻魔法]從構造技能開始
  • [其他类型]大佬後悔需要叫爸爸
  • [都市言情]萌寶來襲:畫家媽咪很大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