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四十五章萌寶篇雲海下的叫聲

加入書签

這一股灰色力量。

是白凌收集的連城靈力,這幾年來,白凌一直都在試圖窺破這靈力內部的祕密。

可一直都沒有任何反應。

可容九跟白凌怎麼也沒有想到,第一次讓這一股灰色力量產生反應的,居然是神界之門。

即便眼前的大門,是否通往神界還有待商榷。

可這上面的力量與紋路,卻絕對與神界脫離不了干係。

容九的心不由自主地揪緊。

白凌似乎也感覺到了她的心情,回頭與容九對視,兩個人目光對視之間,都看到了同樣的默契。

連城一定在裏面。

金燦把臉都快趴進水幕內部了,問:“打開了嗎?裏頭是什麼東西?能不能進去。”

軒轅晟回:“進是可以進,但不知道里頭有什麼。”

白凌淡聲道:“我與阿九進去看看,你們在此地等我。”

軒轅晟若有所思,“不多叫幾個人嗎?”

白凌道:“不用,白衣極有可能也在內,你就告訴流域一聲,生命神樹跟靈魂樹阿九帶走了,讓他時刻觀察冥界變化,風池,”白凌看向了風池,對他點了下頭,“神界,交給你了。”

風池明白,“有任何消息,我都會來通報。”

軒轅晟嘆氣,失落地敲着扇子,“阿凌,你怎麼不安排我。”

白凌望着看不到深處的大門,“通靈石進了其中想來是用不了,還需要你在此地佈一個通訊法陣,有任何問題,我還需要你幫……”

軒轅晟禁不住笑道:“阿凌呀,你這句‘我還需要你’,可真是叫我久等了。”

衆人扶額,夠了。

白凌嘴角也一抽。

容九揉了揉眉心,“我們先走了。”

軒轅晟搖扇衝兩人揮了揮,“去吧,空靈海我會給你們看好了,就是這虛空境究竟是什麼東西,你們得給我們弄清楚了。”軒轅晟雖然笑着,可眼中不見一點笑意,精芒湧動間有着凜冽殺機,“如果是什麼危險的東西,那咱們還是早做準備。”

空靈海如今的安定來之不易。

是無數條性命換來的。

他們不容許有任何的差錯與威脅出現。

金燦跟姬素素、池冬之、木景澄跟水玲瓏等人亦是同樣的心思,今日的和平來之不易,他們願意賭上自己的性命去守護。

如果這個虛空境真的會給他們帶來危機,那他們不惜一切代價也會去毀掉。

只求,天下太平。

容九讀出了他們心中的堅定,定聲道:“好。”

容九跟着白凌一起進了虛空境大門,兩個人身影逐漸消失在門內,軒轅晟跟風池目送着他們遠去,風池低聲問:“我們現在該做什麼。”

軒轅晟敲着扇子,一下又一下,堅定而隨意,“尋人,打地基,它不是藏在深海不想被人發現嗎,那我就把這一座門,給供起來,讓世人瞻仰。”

金燦驚訝地問:“你的意思是?”

“駐兵看守,這天上都能有空島,在海底造一座龍宮,應當不難吧,我上次聽小連城說,鮫人族的島嶼就在海底。”軒轅晟邊說,便開始計劃。

他笑道:“看來得去找一下荒火跟相逐問問,若要在海底布一座陣法,難度得多大。”

金燦等人越聽,越覺得不可思議。

可軒轅晟說出來的話,大家又覺得他會做到的。

軒轅晟對此的做法十分簡單,既然發現了危險,那就把這個危險時刻堅守在眼皮底下,派兵輪流看守,以及召集各靈族能手開會。

得知此事,無價表示:“費用地下聯盟可以出。”

銀族銀澗:“我們一族可以出動人手跟材料。”

其他各族也站出來願意貢獻自己的一分力量,只要經歷過燕歸之難的人,對如今的安定都無比珍惜,而對這個即將出現又不安定的虛空境,每個人都給予最大的戒備。

因爲他們賭不起了。

“如果那裏頭藏着的人真的是主神……一旦他想要干涉空靈海,那他們還有活路嗎?”每個人都不敢往下想,血淚的教訓告訴他們,永遠不要把希望寄託在這些神界出來的神身上。

他們,視人族爲螻蟻。

更視之無物。

對此,大家只能一起團結起來,擰成一股繩。

軒轅晟望着大門,低聲喃喃:“希望你們帶來的能是好消息。”

……

虛空境。

白凌跟容九走過神界之門,就抵達了一片雲海,雲海浩瀚,盡頭似有祥雲仙鶴,映得那方天地紅霞漫天,祥瑞萬兆。

一切祥和安定。

透過雲海,似乎能夠看到那一頭殿宇無數,樓臺亭閣,月中宮殿,神祕無比。一切都充滿着與世無爭、超凡脫俗的安定之氣。

而在雲海的岸上,居然還停靠着一艘雲船。

容九不由看向了白凌,“阿凌?”

白凌牽着她的手,道:“我們過去看看。”

兩個人上了雲船,往雲海另一頭使去,容九情不自禁地低頭看向了雲海深處,雲海的另一端是神界宮殿。

那這雲海之下呢。

是什麼?

容九好奇地問着白凌。

白凌也低頭望去,可穿過雲層之後,只感覺到一片虛無,容九若有所思地敲着船板。

她突然有個念頭,很想下去看看。

可在容九有所行動時,雲海上方有人影浮現,有年輕神使踏雲而來,恭敬地對白凌作揖。

“靈界來客,主人有請。”

容九眉頭微挑,就見這個神使對着白凌恭恭敬敬,而對自己,視而不見,目光輕掠過容九時,帶着輕慢。

白凌眼神一冷,容九反抓住了他的手指,不在意地笑道:“還請神使帶路。”

神使冷冷地睨了一眼容九,可似乎是察覺到白凌情緒不佳,便也沒有出聲責難,而是在前引路。

容九望着這個人高高在上的背影,脣角微勾,“真有意思。”

白凌冷笑:“狗眼看人低。”

神使背脊微僵,眼底閃過了一道怒色,可背對着白凌跟容九兩個人,並沒有被他們發現。

只見他手指微動,雲海沸騰,引得雲船顛簸,他正要回頭解釋,可就見容九跟白凌兩個人站得好好的,並沒有露出一絲狼狽,表情也有些訕訕,“今日雲海有些顛簸,兩位請注意。”

容九脣角微勾,“那可真是勞煩神使提醒了。”

如神使所說,容九他們走了不過一會,雲海又再次沸騰,不過這一次容九跟白凌都看出來並非眼前神使所爲。

因爲他也十分喫驚。

伴隨雲海沸騰,雲海深處,似乎有淒厲的叫聲,透過厚重的雲層,上達天聽。那絕望的聲音,透着哀慼與痛苦。

還有無盡的悲傷。

容九聽了眉頭皺緊,禁不住就望向了深海,“這下面,是關着什麼東西嗎?”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

相關閱讀:
  • []醫學生真沉靜
  • [科幻小說]超新人
  • [玄幻魔法]神御萬界
  • [歷史軍事]逍遙小閒人
  • [玄幻魔法]千層寶塔修煉系統秒升999級
  • [都市言情]我的極品老婆
  • [都市言情]天降醫婿
  • [玄幻魔法]法武封聖
  • [其他类型]魔方諸天
  • [武俠修真]從殺豬到殺神
  • [都市言情]華娛之昊
  • [恐怖靈異]直播點評鬼片,竟然一切都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