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6章準則

加入書签

原來,那日森羅來到大通天谷之後,確實是在這裏發現了不少煉製法寶的稀世材料,他十分激動的採集了自己想要的東西,來到了整個谷中靈力最爲充沛的地方,並且在這裏建造了一座祭壇,用來吸收天地靈氣,這樣更有助於達成自己的目的。

所有的事情都在森羅的計劃當中有條不紊的進行着,眼看着法寶慢慢形成的過程,森羅心中十分的激動,只要有了這件法寶,自己的修爲就能更上一層,也就能夠離得道成仙更近一步了。

可是事情到了最後,還是不可避免的發生了意外。

就在法寶煉製成功的一瞬間,沒有完全消耗完的靈氣忽然失控,一部分衝上了雲霄形成了一道巨大的光柱,而另外的一部分則是直接炸裂開來,雖然森羅已經努力的控制着這陣炸裂的靈氣,但是還是將祭壇炸了個粉碎,並且波動引起了巨大的地震,這也正是外界遭受災難的原因所在。

這兩種情況交加在一起,終於驚動了神明,原來幫助大通天谷打造禁制的神明現身,他斥責了森羅的行爲。

一介凡人竟然妄想得道成仙,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還私用這裏的靈氣自己打造神器,以至於引起了毀滅性的災害,更是觸犯了神明的準則,原本應該判森羅打入地獄、永不超生的酷刑,但是念在他之前平定亂世有功,而且力量幾乎接近神明的腳踝,所以可以網開一面。

不過死罪可免、活罪難逃,最終森羅被剝奪了肉身,靈體則是被帶到了天界,永世爲天界把守着大門。

森羅傾盡一生的追求最終落得了這樣的下場,他十分的不甘心,所以在行刑之前,他懇求神明給了他一點時間,到外界來交代了一些事情,這纔來到了這空虛黑暗的天界大門。

聽完森羅的敘述,劉芒只感覺到義憤填膺,不禁爲森羅打抱不平:“這是什麼道理嘛,分明就是一種土匪行爲嘛。”

森羅看着劉芒氣氛的樣子,自己卻釋然的笑了,他提醒劉芒道:“這裏可是天界的大門,有些話不要亂說,小心你也像我一樣被留在這裏。

劉芒雖然不服,但是還是收了聲。

森羅又道:“其實我留下的這些東西,那些神明怎麼可能不知道,他們一老早就知道我動了手腳,可是我們在他們的眼裏就像是螻蟻一樣,我當年登頂人界巔峯,到最後還不是落得了個看門狗的下場?所以說這些神明也是在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因爲他們根本不會相信一介凡人能做出撼動神界的事情出來。”

劉芒忽然起身道:“我還就不信了,我非要做出一些什麼東西來讓他們看看不行,我要讓他們知道,凡人也是可以通天的。

森羅看着劉芒的樣子,好像看到了當年的自己一樣,他的眼中不再死氣沉沉,開始重新煥發了光芒,他緊緊的盯着劉芒道:“好,我相信你。

接着,他右手一揮,一個月牙形的奇異武器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這就是我當年煉製的法寶一月光輪,我留着它已經沒有什麼用了,不如就送給你了,只不過以你現在的修爲還不能駕馭它,我也不可能傳授你功法了,所以你回去之後要找赤麟和藍焰教你,等你將我的全部功法都學會了,自然也就能隨意的操控它了。

說着他手一揮,月光輪沒入了劉芒的丹田之中,劉芒驚訝之餘,發現自己的丹田中除了熱乎乎的感覺,在沒有其他異樣,這才放下心來。

接着他又從懷裏摸出一個玉佩交到了劉芒的手上:“你回去之後把這個給他倆看,他倆自然能夠明白我的意思。

劉芒將玉佩接過來,仔細的收進了懷中。

“好了。”森羅忽然道,“我們兩個已經聊了不少了,雖然神明們不會怎麼樣,但是你在這裏時間長了,他們也會不開心的,我現在就送你回去吧

“等等……”劉芒還想要說些什麼,可是森羅並沒有留給他這個機會,他再次將手一揮,劉芒又飛向了空中,並且急速的往下墜落而去

“啊!”強大的失重感讓劉芒感到腦袋中一片空白,暈了過去。

等他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正躺在祭壇的圖案中央,他揉了揉有些發暈的腦袋坐了起來:“難道剛纔是自己做的夢嗎?可是這個夢是如此的真實

他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往自己的懷裏一模,玉佩堅硬的觸感,讓他知道,這根本不是夢,這次的經歷再次打開了劉芒新世界的大門,原來在這個世界上是真的有神明的,而且還曾經有人能夠觸摸到他。

想到這裏,劉芒不禁渾身熱血沸騰起來,他再次找到了人生的目標與動力。

天界。

天帝正側躺在一張華麗的牀上逗着一隻小鳥。

慵懶的身姿讓他看起來根本就不像是一個神明。

在他身邊站了一個筆挺的青年,青年形象十分乾淨歷練,額頭上紅色的火焰標誌證明了他老君的身份。

“天帝,兩個凡人竟敢在您眼皮子底下耍花樣,臣現在就去解決了他們兩個。

“無妨,無妨。

“這麼多年來天界也沒有什麼稀罕事能逗寡人開心,偶爾看螻蟻掙扎也是一件能消磨時光的事情,我倒要看看螻蟻的上限究竟是什麼。

劉芒從禁地回來之後,並沒有再做停留,他拜別了青松和婉晴就踏上了回家的道路。

這大通天谷雖然進來困難,但是出去還是十分容易的,這些禁制好像都是單向性的,劉芒在出去的時候,並沒有遇到任何的阻礙。

回到不算久違的外界,劉芒的心裏總算是踏實了下來,畢竟這纔是真正屬於他的世界。

劉芒按照計劃原路返回,船家拿了他的定金在通天河邊等着他。

往回走的路上,劉芒的心裏充滿了輕鬆愉悅感,他跟船家攀談到深夜才返回了艙內睡覺。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