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九十一章 你想多了

加入書签

“龍神大人該是到了我們出手的機會來看見眼前發生的種種討論,我們在這個時候還是無動於衷的話,那麼要不了多久時間,這場戰鬥的結果可能會發生很大的變化。眼下小兵已經被困入到了這個陣法當中,這傢伙竟然是已經在這之前安排瞭如此之久的時間,必然不會讓林羽輕易的從中脫離出來,我們必須要改變這場戰鬥的結果,通過其他的方式將這個局面給扭轉過來。”肖成吉在這個時候還是非常擔心的。

在經歷瞭如此之多的事情之後,他自然也擔心接下來會有可能將整個局面給完全的帶向一個不同的方向,所以便是希望能夠在這個時候跟龍神道人一起出手,將林羽給拯救下來。

而在這個時候的龍神大人卻並不是這樣去思考這個問題的,他當然也看得出來,此刻的林羽被困入這個陣法當中的確是有些被動,但是這卻不代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當中並沒有任何的辦法了。

只要他有這個想法,在這之後依舊是能夠很快速的將整個局勢給扭轉過來。所以他並沒有準備在這個時候選擇去幫助林羽相反一就是對於整個情況有着自己的瞭解。

“如果我們在這個時候出手了,就承認我們對林羽還是沒有信心的,如此以來的話又怎麼可能讓我們在這之後的一系列的戰爭當中得以勝利呢?你應該清楚的明白我們的對手到底是怎樣的,他們的發揮跟我們的想象是完全不同的一個概念,所以在這個時候我們必然是要將整個局勢給完全扭轉而言,而眼下或許對我們而言就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了。”

如果說之前對於這些事情還有什麼其他的考慮的話,那麼到了今天這種地步的話,也已經是在這件事情上面有了不同的認知,誰也不知道接下來等待自己的將會是怎樣的一個場面。

也許整個就是都能夠輕而易舉的解決掉,但是也有可能不能這個問題在這之後變得更加麻煩。

不過現在這樣的狀態之下,他們也的確是沒有什麼好擔心的。

無論林羽在這之後是否能夠將整個局勢給扭轉過來,他們現在唯一要做的便是快速的將整個局勢給控制下來。

相信林羽的能力,在這時候必然是可以很快速的將整個問題給解決掉,這纔是最重要的一點。

“可是就目前的情況來看,林羽已經是完全落落到了敵人的圈套當中,他們從開始的時候便已經開始計劃林羽了,所以在這樣的狀態之下,即便是林羽的實力非常強,但又怎麼可能突破這樣的困境呢?”

“你們兩個都是在這之前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一起合作,一起攜手並肩才能夠從各種各樣的麻煩當中脫身出來,所以你應該比我更加清楚的知道接下來等待自己的將會是怎樣的一個狀況。何必還要在這個時候這般擔心的,你只需要相信自己一邊,可以在這之後很快的將整個局勢控制下來。”

和肖成吉的想法是不一樣的,此時此刻的龍神卻對於這樣的情況興之洞明,他當然知道在這樣的狀態之下,林羽很難將整個局勢完全掌控。現在也並不是擔心這個年輕人接下來是否能夠從這個地方解脫出來。

他相信這個年輕人一定會有着自己的想法跟考量。在這之後也必然會對自己有一個很好的交代。

兩個人在這個問題上面各執己見都有着不同的看法,但這接下來具體會發生怎樣的變化,自然還是要靠他們自己來說了。

此刻肖成吉看着陣法當中已經不見蹤影的林羽,臉上的表情也逐漸變得更加凝重。

希望這個傢伙真的能夠解決掉眼前這個麻煩,不要在這個時候出現什麼特別讓人困擾的事情,他說如此的話,自己還是真的很難接受這發生的一系列的問題。

不過就目前而言的話,似乎問題還真的沒有到了那個地步,眼下林羽依舊能夠很快速的從這個地方脫離出來,只要他有這個本事的話,他們就可以完全信任這個男人。

薩爾本以爲自己通過這樣的一番話之後便能夠讓人類陣營當中正好受困擾,他們就會在這個時候選擇承認自己的失敗的事情,萬萬沒有想到這樣的結果。

跟他想象當中的是完全不同一個概念,這些傢伙竟然是絲毫不動,似乎在這一場戰鬥當中有了別樣的想法,所以說在這個狀況之下便只能是有完全不同的一個看法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在陣法當中忽然間出現了一個男人的聲音,讓此刻的薩爾感到非常意外。這林羽的聲音,這個傢伙竟然沒有被自己困於此地,似乎在這一剎那間已經完全發生了轉變。

“我承認你設計的這個陷阱非常精妙,甚至已經在這之前隱瞞過了我。如果你繼續這般下去的話,我會很快的落入到你的當中,只是非常可惜。這個陷阱雖然說是你花費了很長時間限制出來的一個東西,但是卻不能夠給我帶來怎樣的麻煩,以我現在這樣的狀態可以很快速的就將整個戰鬥給扭轉過來。”說到底也只是薩爾認爲自己的實力非常強大,能夠戰勝眼前的林羽。但事實的情況卻跟他們之前想象當中是完全不同的一個概念。

僅憑藉這個傢伙所在這個時候展現出來的這點本事,根本沒有辦法讓林羽感到非常困擾。這就是他們兩個人當下最大的差別了,此時此刻的林羽對於這一類的一場戰鬥非常清楚的掌控了整個局面。

而看到從自己的陣法當中突破出來的林羽此時此刻的薩爾臉上的表情,可謂是非常驚訝的。

他根本無法想象到這個年輕人到底是怎樣做到這樣的一件事情的。

原本在這樣的一個陣法當中,所有的一切都應該是按部就班設計好的,這個年輕人肯定是無法從這裏突破出來的。

但是影像所發生的種種卻已經是清楚的告訴了他自己的想法,在這個時候已經完全失去了作用,甭管眼前這個年輕人到底是怎麼做到的,但他現在就是這樣從這裏出來了,讓人不得不感慨這個情況的尷尬。(未完待續)

divclass=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