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千二百四十二章天才對天才

加入書签

“原來,這變故,都是他引起的?”

“這將是何等天賦啊?”

司徒界靈門崩潰,可外人則是驚歎。

這也讓司徒界靈門臉面丟盡。

“若想讓他們活命,我倒是可以幫忙。”

“趁着那小子,在融合靈獸力量,我進去還來得及。”

此時,唐修忽然開口。

唐修知道,司徒界靈門有讓他可以進去的手段,之前不讓他進去,是怕他奪取那些靈獸。

但現在,天才小輩盡在其中生死攸關,必然會讓他進去。

“唐公子,請你務必幫我除掉此子。”

果然,司徒庭野看向唐修,隨後拿出一道令牌遞給唐修,那正是上賓令牌。

唐修也不計較,司徒庭野之前說,這上賓令牌已經沒有了的事情,反而直接接過。

但他並未立即動身,而是道:“但我有一個條件。”

聽聞此話,司徒庭野以及其他人皆是一愣。

“不知唐公子有何條件?”司徒庭野問道。

“若那裏面的靈獸,我能狩獵,那可就都歸我了。”唐修道。

聽聞此話,司徒庭野等人十分不甘。

可他沒有辦法,若是唐修不進去,那些靈獸的力量都將被楚楓所得,他們的天才小輩也都要死,那可是他司徒界靈門的希望。

“只要除掉此子,便都依你。”司徒庭野道。

“放心,我唐修出手,他活不成了。”

唐修話音落下,已是消失不見。

當他再度出現之時,已是靈獸山脈之內。

憑藉上賓邀請令,他順利進入其中,並已極快的速度,向楚楓所在的方向飛掠而去。

楚楓正在吸收靈獸的力量,他必須儘快趕過去,如若不然那力量都被楚楓所得,他殺了楚楓,意義也是不大。

“嗯?”

很快,那些沒有融入楚楓體內的靈獸,竟然又開始恢復成了靈獸的狀態。

這一幕,倒是讓司徒界靈門的衆位小輩不解。

但其實是楚楓主動停止了融合。

他察覺到了有人靠近。

很快,一道身影出現於此處,正是唐修。

“不錯嘛,居然察覺到了我。”

唐修看着楚楓,居然正盯着自己,他也是意識到,楚楓提前發覺了自己的到來。

“居然是你。”

楚楓看到唐修,面露微笑。

但唐修,顯然不知道,楚楓爲何露出這抹笑容,他並沒有意識到危險。

“自己了斷,還是要我出手?”

唐修直接給出了楚楓選擇,他十分自信。

“我與你並無仇怨,你是要替司徒界靈門出頭?”楚楓問道。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唐修盡顯狂妄。

“若是這樣,那便更好。”

楚楓本來就因爲,唐修對聖光道魁的事情而耿耿於懷,想找機會替聖光道魁出頭。

畢竟楚楓與聖谷的關係,實在做不到坐視不理。

楚楓就有這樣一個缺點,護短。

與自己無關倒也還好,既然是自己認識的人,那便不能被別人欺負。

但他與唐修並無仇怨,之前想的,也只是教訓而已。

可看到這樣的唐修,楚楓改變了心意,今日…他要殺了這唐修。

不因別的,只因唐修是爲殺自己而來,便該死。

唰——

楚楓說話間,亮出了太古英雄劍。

“你不打算用結界之術?”

唐修有些意外,他看的出楚楓結界之術很強,便覺得楚楓是專修結界之人。

但亮出尊兵,明顯是要用武力對決了。

“有區別嗎?”

“反正無論是武力,還是結界,你都要敗。”楚楓道。

“哈哈……”

聽聞此話,唐修大笑。

“你以爲我像他們一樣?”

唐修說話間,看向了司徒界靈門衆小輩。

聽到這話,司徒界靈門衆小輩臉色都很不好看。

畢竟這話是在貶低他們啊?

他們怎麼了,他們也是天才。

可是卻也無可奈何,唐修的確比他們強,對唐修,他們是服的。

“對我來說都一樣。”

楚楓道。

“擦,真他孃的狂,但在我面前狂的人都死了。”

唐修終於忍無可忍,說話間便取下背在身後的大刀。

一刀劈斬而下,直接將楚楓佈置的結界斬開巨大的缺口,隨後便提刀攻向了楚楓。

而楚楓也是揮劍應戰。

想近身比拼?

楚楓就沒怕過誰!

“快逃。”

見此機會,司徒界靈門衆小輩,第一反應就是趁機逃離。

嗡——

然而,他們剛來到那被劈開的缺口處,那結界便修復了。

“他…居然一心二用?”

司徒界靈門衆小輩,一個個愁眉苦臉。

因爲這結界,他們無可奈何,根本無法破開。

而眼下,楚楓明明與唐修戰在了一處,怎麼還有心思觀察他們?

但逃脫無望,他們也只得觀看二者戰鬥,畢竟眼下唐修,纔是他們生還的希望。

“這倆傢伙,也太強了吧?”

“唐修,能贏嗎?”

而越是觀察,他們越是不安。

明明他們的戰力,都被壓制到了一品武尊。

可是楚楓與唐修的交手,他們竟有些看不清動作。

楚楓與唐修,沒有施展任何武技,而是純粹的近身交手,比拼的就是實戰。

“大家別慌,唐修是什麼人物,咱們都有所耳聞。”

“這個傢伙,就算用邪門歪道壓制了我們,但不可能是唐修的對手。”

“更何況,唐修最擅長的就是近戰,他居然敢以近戰應對,真是不自量力。”

衆小輩不安之際,司徒景川開口。

而司徒景川的話,則是像是一顆定心丸,讓他們放下心來。

唰——

可在此時,一道身影飛掠而來,狠狠的撞在了結界之上。

力道之強,將那結界牆壁,都撞出了網狀裂痕。

定睛一看,司徒界靈門衆小輩,都傻眼了。

竟是唐修,並且唐修嘴角已有血跡緩緩流出,胸前還有一個腳印。

是被人一腳踹過來的。

回身再看楚楓,竟然毫髮無損。

“就這?”

楚楓對唐修問道。

“擦,再來。”

唐修不服,舞動手中大刀,再度向楚楓衝擊而去。

“太強了,唐修以刀法聞名,竟勝不過他手中的劍?!”

場外,衆人早已沸騰。

場內小輩修爲被壓制,同等戰力下看不清楚楓手段。

但是外面的人,可是看的清清楚楚,雖然楚楓修爲被壓制,但楚楓劍法極爲精妙,看的他們也是讚歎不已。

“此人叫楚楓嗎?”

“如此厲害的天才,怎麼從未聽聞過?”

衆人議論紛紛,都已被楚楓的實力所折服。

“你們當沒聽說過,這可不是你圖騰天河的天才,而是我聖光天河的天才。”

人羣中,聖光道魁聽到人們對楚楓的議論,洋洋得意。

隨後他也是看向楚楓。

“確實太他孃的強了,楚楓小友,你就是我聖光天河的光。”

聖光道魁興奮不已。

因爲就在此時,唐修再度被楚楓一腳踹飛出去,狠狠撞在結界牆壁之上。

但這一次,他還來得及起身,楚楓已是瞬息而至。

噗——

太古英雄劍,直接洞穿了唐修的心臟。

強大的力道,將結界都是一同洞穿。

“這!!!”

衆人驚到失聲,天地陷入詭異的寧靜。

那是致命一擊。

但,那可是唐修啊,名聲赫赫的天才唐修,竟就這樣隕落了?

楚楓確定了唐修的確沒了氣息,便想奪取唐修的乾坤袋。

唰——

可就在此時,唐修猛然一刀揮砍而來。

幸虧楚楓反應很快,急忙向後退去,但還是慢了一點。

楚楓的胸膛,被劃開了一道血淋淋的傷口。

“沒死?”

楚楓詫異,剛剛的一擊命中要害,本該必死無疑。

並且剛剛,唐修明明沒了氣息纔對。

而很快楚楓注意到,唐修的身上有強大的藥力浮現。

“好詭異的藥力,是被藥力保住了性命?”

楚楓猜測着。

“狗崽子,浪費了我師尊給我服用的護命聖丹的藥力。”

此時唐修開口,倒是驗證了楚楓的猜測。

原來是有特殊的丹藥保命,如若不然楚楓那一擊,唐修就已然死了。

但唐修也聰明,他藉助丹藥力量,故意裝死,待楚楓放鬆警惕,才發動偷襲。

只是奈何,楚楓反應極快,躲過了致命攻擊,只是受了皮外傷。

“有一個好師尊就是好啊,居然有這種保命的好東西,但是也只能保你一次吧?”

楚楓道。

“一次足矣。”

唐修自信滿滿,隨後高聲喝道:

“想他們活命,就解除戰力壓制,小爺…要用真本事了。”

唐修這話,是對司徒庭野說的。

而司徒庭野也是聽的清清楚楚。

所以唐修話音剛落,那壓制衆小輩修爲的力量,便立刻解除。

陣法解除,唐修的臉上再度揚起自信。

因爲他的身上,升起了青色的氣焰,隱隱間身後,更是有一隻青色的巨獸浮現。

甚至虛空之上,也是烏雲密佈,異象湧動。

唐修本就是九品武尊,施展天賜神力之後,在武尊巔峯的基礎上,獲得了逆戰一品的戰力。

嗷嗚——

怒吼傳來,唐修身上氣息變化,身後竟有兩隻青色巨獸身影浮現,他已獲得了逆戰二品的戰力。

“好強,不愧是唐修。”

司徒界靈門衆小輩,重拾希望。

外面圍觀之人,也是讚歎連連。

“受死!!!”

唐修說話間,一刀劈砍而下,這一擊不是武技,但卻毫無保留。

雖沒有武技,但卻自信滿滿。

這來源於,他那強大的戰力。

唰——

可只見楚楓太古英雄劍,輕輕一揮。

一刀劍氣浮現,竟直接將唐修的斬擊摧毀。

“誰告訴你,普天之下,只有你有提升的手段的?”

楚楓諷刺一笑。

而仔細一看,衆人更是大驚。

楚楓不僅額頭雷紋浮現,身上雷霆鎧甲奔湧,他的周身還有四隻聖獸虛影。

每一隻神獸的虛影,只從氣勢來看,都比唐修的強大。

楚楓的修爲是八品武尊,能擋下唐修攻勢,正是憑藉這三重手段。

但最主要的是,天雷血脈能同時解開雷紋與雷霆鎧甲已是極爲了得。

楚楓他竟然,還擁有着天賜神力,並且…也可提升一重修爲。

這…可就未免太過逆天了一點。

“此子,到底是怎樣的妖孽啊?”

就連司徒庭野等人,都是被嚇的臉色鐵青。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