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九章 中邪

加入書签

唐龍把勾玉孃的車停在村口停車場。

“村長回來了!”

守着停車場的李家二叔跟唐龍笑呵呵打招呼。村裏人現在都有自己的分工,雖然他們不知道唐龍爲什麼離開,卻知道唐龍在不在村裏。

“剛回來!”

唐龍笑着打了個招呼,走到擺渡車停車點,等着擺渡車過來。

車子不能直接開進村裏去,還真有點不方便,但是規矩是唐龍自己定下來的,能有什麼招。

千算萬算,忘記把自己這個‘特權’階層算進去。

其實他開車進村,估摸着也沒人敢說什麼,可規矩嗎,既然定下來了就得守着,一旦被人打破,那就會有第二個,第三個,往後這規矩就不存在了。

“村長,來來來快上來!”

三十多歲的婦人,村裏外嫁過來的媳婦,不過已經有十來年了,算是那種半老不新的媳婦兒。

村裏實行輪換制度,也就是說不會強制你去做什麼,可必須要做。

比如說你想開一星期,或者半個月的擺渡車,那就要提前進行申請,擺渡車都是電瓶車,最高時速二十五碼,再加上村裏幾乎是沒有車輛的,幾乎只要是成年人都能駕駛。不過村裏規定,擺渡車司機年齡,男不能超過60週歲,女不能超過50週歲,不得小於18歲。

像守停車場,或者去當村監察員等,都沒什麼太大限制!

唐龍和張繡娥的意思,主要是不想讓大家閒着,每個月都要工作最少半個月到二十天,否則年底村裏分紅扣除一半!

“嫂子,這個月換你開擺渡車啊。”

唐龍上車坐到她身後位子上笑着道。婦人姓趙,嫁的人家也姓趙,稱呼她趙家嫂子,整個魚頭村,回來這兩年多,唐龍幾乎都認得全!

趙嫂子笑着說:“對,我替你趙哥頂班,本來是他開的,這不村裏有事兒,讓他去省城了嗎!”

村裏人事調動方面,唐龍不在的時候,都是張繡娥他們在管着。

已經晚上了,擺渡車到晚上十點都有,不過八點鐘之後,車次會減少。

等幾個候車的遊客都上來,趙家嫂子開着電瓶車往村裏行駛,路上神祕兮兮的說:“村長,咱們村裏今天出了個怪事兒!”

“怪事兒?”

唐龍稍微愣下,好奇的問:“啥怪事啊?”

“村南頭老杜家不有三個丫頭嗎,老大在酒店那邊上班,老二去年剛考上大學,出去讀書了,剩下的老三歲數小點,考完試就要去縣裏讀高中了。”趙家嫂子唸叨着。

唐龍點頭,笑着說:“你說的是杜軍哥家的老三杜莎莎吧?”

“對,就是杜軍家的三丫頭……”說道這裏,欲言又止。

唐龍皺眉問:“杜莎莎出啥事兒了嗎?”

“唉!”趙家嫂子先嘆了口氣。“等一會兒遊客們下去,我在跟你說!”

“行!”

唐龍笑了下。

村口停車場距離魚頭村並不遠,走路十分八分就能走到,坐電瓶擺渡車,三分鐘的事兒。

等遊客們都下去,趙家嫂子直接把車子停到了村內停車點。

“今天傍晚上,老杜家三丫頭回來,就有點不對勁兒,聽說是衝着了啥。他爹不是好喝酒嗎,每天晚上都得來點,今天也不例外。

杜家三丫頭可不會喝酒,小孩子家裏大人也不叫她喝酒不是,可傍晚上回來,見她爹在喝酒,她坐她爹對面,嘴上帶着笑,就要酒喝。

杜軍瞪她了眼,罵了她幾句,可到好,她自己把她爹的酒杯搶過去,一口就把杯子裏的酒給喝了個乾淨。

三兩的杯子,她爹每天也就喝那一杯,可這丫頭喝完了,竟然啥事都沒有,嘴角上翹着,有點滑稽的一個勁叫着好喝好喝。

然後趁着她爹不注意,一下子把酒瓶子搶過去,把剩下的大半瓶子白酒仰頭都給喝了。

杜軍兩口子都看傻眼了啊!

連杜軍平常都喝不了一斤酒,三丫頭喝完跟沒事兒人是的,嘴上滑稽詭異笑着,擦了擦嘴角,啥事沒有不說,還讓她爹去給她殺雞。

她說我想嚐嚐你家雞,你去給我殺一隻,燉燉唄?”

唐龍皺了下眉頭,趙家嫂子繼續說:“這一說殺雞給她燉燉,杜軍覺得不對勁起來,就讓三丫媽趕緊出來找人!”

“今晚上的事情?”唐龍問。

趙家嫂子點頭:“對啊,就剛纔不大會兒的事情,我這不是沒下班嗎,現在也準備着過去瞅瞅,看看好了沒!”

“直接開電瓶車去杜軍家!”唐龍道。

“行!”

趙家嫂子啓動電瓶車,朝着村南頭杜軍家開過去。

遠遠的,

就見杜軍家門口圍了不少人。

唐龍看到張繡娥和山貅她們!

張繡娥轉頭見到唐龍也稍微愣了下,微微點了點頭。

唐龍從電瓶擺渡車上下來,走到張繡娥跟前,輕聲問:“怎麼回事?”

張繡娥皺眉搖頭說:“我也不太清楚,剛收到消息,這不還沒進去呢!”

“那進去看看吧!”

唐龍點頭,道:“來,大家讓一下!”

“村長來了!”

“唐龍你回來了啊!”

不少人跟唐龍,以及身後的繡娥支書打招呼。

唐龍點頭,朝杜軍家小院子裏走去,杜軍蹲在門口,眉頭緊鎖,嘴裏叼着支菸蹲在院裏臺階上犯愁呢。

“咋了?”

聽着唐龍的聲音,中年漢子一愣,急忙從石頭上站起來,朝屋裏指了指:“也不知道衝着什麼了,回來就跟中邪了似得,現在吵吵着要燉雞呢!”

唐龍道:“彆着急,我進去瞅瞅!”

說完,抬腿朝屋裏面走去。

一個十五六歲的姑娘,手裏抱着一隻鴨子,正在一根根的拔毛,鴨子還活着,疼的嘎嘎嘎直叫。

這小姑娘就是杜軍家的三閨女杜莎莎。

“別叫別叫,一會毛拔乾淨了就把你燉了,唉,燉只雞怎麼這麼費勁呢,不行就生喫吧,生喫也行!”杜莎莎嘴角掛着那種滑稽詭異的笑容,低聲嘀咕着。

唐龍從牆角一把竹椅子拉過來,放到杜莎莎對面兩米遠的地方,坐了上去。

“怎麼回事兒啊?都追家裏來了,我這妹子招惹到你了?”

唐龍看着杜莎莎平淡問道。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

都市言情相關閱讀:
  • [其他类型]穿越後,我被竹馬拖累成了皇后
  • [都市言情]腦海裏飄來一座廢品收購站
  • [玄幻魔法]女魔頭請自重
  • [其他类型]鬥羅之從抄書開始無敵
  • [武俠修真]詭異修仙:我有一座藏書閣
  • [玄幻魔法]鬥將行
  • [玄幻魔法]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 [玄幻魔法]鼎煉天地
  • [玄幻魔法]丹聖屠神錄
  • [玄幻魔法]從構造技能開始
  • [武俠修真]少林八絕
  • [其他类型]大佬後悔需要叫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