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什麼醬?(新書求推薦)

加入書签

筆趣閣最新永久域名:,請大家牢記本域名並相互轉告,謝謝!

薛靈雪的身影消失在黑洞中,

周捕頭走到許舟的身邊,問道:“許小道長,薛仙子她……能搞定嗎?”

經過上午的嬰靈事件,周捕頭似乎對這位道一門仙子的實力有些懷疑。

許舟說道:“要相信道一門高徒的實力。”

說完,便抬起手腕,看着智能探測手錶上的表幕,時刻觀察薛靈雪的情況。表幕上,紅點彷彿靜止了一般,而綠點,則是靠着紅點的方向接近。

時間慢慢流逝,過了差不多十分鐘的樣子,在外面等待的許舟四人,聽見了門口響起腳步聲。

聽到向洞口逼近的腳步聲,周捕頭三人頓時握緊了佩刀,就欲拔出。

許舟抬手製止了,說道:“莫慌,是薛仙子。”

他用手錶一直觀察薛靈雪的動靜,發現薛靈雪接近紅點十米左右的時候,便停下腳步,不再前行,原地站了幾分鐘,然後退出來。

薛靈雪爲什麼不動手?

難道這陰鬼的實力,比薛靈雪強太多,薛靈雪沒有把握?

看來,終究是要出手的啊!

許舟頓時感覺有點無奈,他不想進洞的,雖然洞對於男人來說,有一種莫名的吸引力。

周捕頭等人立即放下了按住佩刀的手。

果然,薛靈雪的身影出現在洞口,來到許舟的面前,臉上帶着一絲不好意思。

“薛仙子,怎麼樣,是陰鬼太強了嗎?”許舟問出自己最關心的問題。

薛靈雪的臉紅彤彤的,郝然說道:“不是的,前輩,這陰鬼頭上的陰氣不重,還沒有上午那隻嬰靈頭上的怨氣粗大呢。只是……”

說到這裏,薛靈雪的聲音低了下來:“剛纔來的路上,灰塵太大了,我用法力驅散灰塵,現在還沒有徹底恢復過來……”

聽到薛靈雪的話,許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不過,也很能理解,畢竟是女孩子嘛,愛美,怕髒。但是,這可是要面對鬼物,沒有法力,豈不是把自身陷入危險境地……

比如他的話,平時可是捨不得一點子彈的,所有的子彈,都要用來對付妖魔鬼怪,一旦他的身上火力不充足,許舟便會感到恐懼,感到不安。

在這個危險的世界,他有火力不足恐懼症,是好事。

想到這裏,許舟無奈嘆氣:“薛仙子不會是剛下山歷練的吧?”

薛靈雪抬起頭,露出一絲無辜的笑意說道:“前輩慧眼如炬。”

免費打工人靠不住,如此看來,還是得自己出手啊……許舟看着薛靈雪,問道:“裏面是什麼情況,我看到你站在陰鬼十米處就停住了?”

果然是前輩,居然能看到洞中的情況……薛靈雪回答:“那陰鬼正在沉睡中,我剛想動手的,但發現自己的法力不是很充足,所以,就立即出來了。”

“在沉睡?”許舟可謂是得到了一個好消息了。

陰鬼正在沉睡,許舟打算,悄悄地進去,悄悄地誅殺陰鬼。

制定好計劃,許舟蹲下身,把加特林從箱子裏拿出來,對薛靈雪說道:“薛仙子,你負責照明,我來誅殺陰鬼。至於周捕頭你們,便在這裏等着吧。”

“好的,前輩。”薛靈雪雀躍道。

“好的,許小道長。”

許舟看着洞口,洞口上面是黑黑的密密的微卷的毛髮一般的長絮植物,裏面幽暗,還有溼氣噴出來,站在洞口片刻,許舟拿着槍,挺身而人。

周捕頭三人在外面等着,不一會兒,他們便聽到“噠噠噠”聲響起,那是許小道長的法器在咆哮。

如無意外,陰鬼會在許小道長的法器下灰飛煙滅。

果不其然,十分鐘後,許小道長和薛仙子便從洞裏走出來,看兩人的表情,就知道陰鬼已經被消滅了。

…………

距離九安縣千里外。

一處陰森的洞府中,洞府裏,鋪滿了人骨,人骨上的縫隙中,長出一株株雜草。

一位黑袍人盤坐在人骨鋪成的牀上,他雙目緊閉,似乎在冥想。

忽然,黑袍人睜開了雙眼,渾身黑氣翻騰,臉色勃然大怒,嘶吼道:“是誰?是誰殺死了我在九安養的陰鬼?可恨啊,就差這一隻陰鬼,我就可以組成百鬼大陣了。”

“功虧一簣,功虧一簣!”

“恨!”

“恨!”

“恨!”

“敢破壞我的百鬼大陣計劃的,不管天涯海角,我黑鬼道人,都誓要追殺到底!”

…………

消滅完陰鬼後,一行人回到了縣衙。

因爲這隻陰鬼路途過遠,一來一回,天色已經差不多黃昏了,此時繼續除妖的話,會天黑。

因此,許舟打算回出雲觀了,等明天再繼續。

“前輩,我跟你回道觀吧。道門子弟,歷練天下,都是會去其他道門的道觀借宿的。”薛靈雪說道。

許舟看着薛靈雪,想了想,她說的話,沒有辦法反駁,同爲道門中人,的確是應該互相幫助,所以,許舟點頭道:“好。不過,我得去買些菜。”

“我陪前輩去買菜。”薛靈雪牽着馬,跟在許舟的身邊。

因爲多了薛靈雪一個人,所以許舟多買了一些菜。買完菜後,許舟跟薛靈雪騎着白雪,回到了出雲觀。

回到出雲觀,太陽已經落山了。

“這就是前輩修持的道觀嗎?果然不簡單啊。”薛靈雪看着出雲觀,說道。

許舟知道薛靈雪是在商業吹捧,因此笑了笑,沒有搭話,而是打開門,帶領着薛靈雪進了道觀後院,也就是許舟生活的地方。

“前輩,這道觀,不會只有前輩一個人吧?”薛靈雪一路走來,都沒有發現道觀有其他人。

“嗯。你先坐着,我去做飯去了。”說完,許舟便不再跟薛靈雪瞎聊,而是進了廚房,開始做晚飯。

薛靈雪坐在後院的石桌上,雙手托腮看着在廚房忙碌的許舟,心裏則在想着這道觀,只有前輩一人,這樣豈不是今晚只有我跟前輩……

一想到這裏,薛靈雪便雙手捂住臉,“嗯嗯啊啊”地搖着頭。

時間很快就過去,院子裏,已掌起了燈,院子的角落裏,也傳來高高低低的昆蟲叫聲。

廚房忙碌的身影,靜坐在院子裏的身影……

“好了,可以開飯了。”許舟端着一道清蒸鱸魚過來,放在桌子上,自己也坐下來,說道。

“前輩真是好厲害啊,還會做飯呢。”薛靈雪眼睛裏閃着小星星。

“忘了拿公筷……”說着,許舟便要站起身。

“不用了,就我跟前輩,用不着公筷。”說着,薛靈雪夾起一筷子面前的菜,喫進嘴裏,頓時發出“唔唔”的聲音。

“前輩,這個小烏醬好好喫啊!”薛靈雪喫完,指着她面前的一小碟黑黑的菜說道。

“你說什麼醬?”許舟差點從凳子上摔下來。

“小烏醬啊!”

薛靈雪笑嘻嘻說道,“這東西烏黑烏黑的,不是叫小烏醬,那叫什麼?”

“這是我做的黑豆豉!”

…………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