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我可以摸摸你的槍嗎?(求推薦)

加入書签

筆趣閣最新永久域名:,請大家牢記本域名並相互轉告,謝謝!

許舟也感覺到了一絲冷意。

但沒有周捕頭三人那麼誇張,冷到倒吸一口涼氣的地步。

薛靈雪看了一眼周捕頭三人,罕見地解釋道:“嬰靈在這片荒村待的時間久了,自身的氣機便會影響周圍的環境,讓環境變得更契合自身生存。”

原來如此,很合理……許舟心道,果然,正統仙門出身就是不一樣,比師父這個假道士懂得多了。

“其實怨靈鬼物所處之地,人待的久了,會影響身體,從而多病多災。所以,家中有邪祟的,一般都是事兒多,不是疾病就是人禍。”說到這裏,薛靈雪手腕一翻轉,四張黃符出現在手中。

對於薛靈雪這般憑空生物的本事,周捕頭三人都是瞪大了眼睛,這種神奇,可是他們人生中第一次見。

許舟眼底閃過一絲羨慕,他其實不難猜測,這個世界,應該有空間寶物,從薛靈雪手中多出的長劍,還有黃符就能看出,她必然身懷空間寶物。

爲什麼我的系統就沒有空間呢?

要是有的話,翻手就是一架加特林,多帥啊。

不過,這般想來,有點不科學,所以系統纔沒有空間之類的吧。

“這四張符,你們貼在身上,便不會受到嬰靈的氣機影響。”薛靈雪把手中的黃符分發下去。

四人貼在身上,頓時感覺一道暖流流進身體裏,讓人忍不住發出一聲舒服的呻吟聲。

當然,許舟自制力很好,依舊是面色如常。

是周捕頭三人不爭氣,在薛靈雪面前放開了本性。

“薛仙子,這太神奇了,我感覺身體暖暖的,再也沒有那種冷颼颼的感覺。”周捕頭驚訝說道。

“哼,自然。”薛靈雪說道。

很快,五人來到了四方禁靈陣的面前,淡黃色的光幕裏,是被困住的小女孩嬰靈。

許舟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果然看見了紅點在房子裏。

“嬰靈就被我困在裏面,已是到了引頸就戮的地步。你們在外面稍等片刻鐘,我進去就出來。”薛靈雪看着許舟等人,驕傲地昂起白皙的脖子,用驕傲的語氣說道。

說完,也不待許舟他們回覆,便手握長劍,踏進光幕。

“不愧是奉仙司的人,這份自信,一般人可學不來。”周捕頭看着薛靈雪的背影,忍不住贊聲道。

許舟點點頭,同意周捕頭的話,這位薛仙子的確是膽色足,敢於直面怨靈,如果是他來對付的話,他一定不敢進屋的,他只敢躲在外面掃射。

一番比較之下,許舟對這位薛仙子,內心之中是極爲佩服的。

“對了,王浩,陳勃,你們怎麼都不說話?”許舟忽然說道。

周捕頭一聽此言,頓時感覺有了黃符在身,也渾身冷颼颼的,對啊,自己的兩個手下,爲什麼一路上都不說話,難道,是被怨靈附身了?

周捕頭豁然一驚,膽顫地扭過脖子,看着身旁的兩人。

被自家頭兒異樣的眼神看來,王浩和陳勃,一臉無辜之色,委屈說道:“有頭兒你在,我們還說些什麼呢,一切儘管你做主,我們聽從吩咐就行。”

“我明白了,你們兩個是龍套。”許舟恍然。

“我們是龍套?”王浩陳勃不明所以。

就在這時,薛靈雪一腳踹開門,閃身進去了嬰靈所在的房間,留在外面的四人,立即不再說話,眼神專注地看着房間裏面。

但薛靈雪一進去,房間門忽然自動關閉。

這下啥也看不見了,只能聽聽動靜。

“大姐姐,你騙囡囡……騙了囡囡的人,都要永遠跟囡囡在一起……”一個稚嫩的聲音響起,聽在人的耳朵裏,忍不住起雞皮疙瘩。

“六道輪迴劍陣!”

這是薛靈雪在喊招式的名字,如此看來,薛靈雪不是個墨跡的人,一上來就直接亮殺招。

而且,聽這個名字,這個殺招是非常厲害的,六道輪迴劍陣,一劍出,如輪迴,在薛靈雪的劍下,嬰靈應該不出意外的,會入輪迴。

驟然間,許舟等人聽見了交手的聲音,還有腳步騰挪的聲音。

刺啦!

一道劍芒劃破茅草屋的房頂,如流星一般消失在半空。

許舟看的目眩神馳。

有點羨慕!

忽然,只聽‘砰’的一聲,門戶大開,一道嬌軀倒飛出來,正是薛靈雪,她雙腳作剎車,在許舟等人的身後停住。

這一幕,太快了!

一分鐘都沒有,堂堂堂堂道一門的高徒,居然被嬰靈打出來了,四人都有些不敢相信看着薛靈雪。

薛靈雪都被打出來,由此可見,這嬰靈有點強,許舟心中,更爲謹慎起來。

因爲,薛靈雪沒有誅殺,還是要輪到他出手的。

薛靈雪看着這四雙異樣的眸子,頓時感覺臉面有些掛不住,臉頰瞬時爬上紅暈,梗着脖子,支支吾吾道:“這……這個嬰靈,的確是有一點強。本仙子承認,是小覷她了。但是,本仙子剛纔亦是削弱了她的一些怨氣,假以時日,她定會死在本仙子的手裏。”

“假以時日?”周捕頭懷疑地看着她。

“一個月……不,十天……”薛靈雪拍着胸膛保證道。

周捕頭沒有說話,而是對許舟說道:“許小道長,還是要交給你了!”

“嗯,沒問題。”許舟點頭。

薛靈雪現在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說好要啪啪啪打臉他們,沒想到卻被啪啪啪打臉自己了。

好羞恥啊!

特別是在好看的小道士面前。

薛靈雪感覺自己已經社死了。

許舟沒有去時間去看薛靈雪,而是開始準備除妖工作,其實,薛靈雪也並非沒有建樹,她佈下了陣法,困住了嬰靈,就是給了許舟最大的忙了。

這樣,他便可以從容地擊殺嬰靈了。

許舟放下加特林箱子,撥到正確的密碼,打開箱子,從箱子裏拿出一雙獐子精皮手套,戴好,纔拿起黃金加特林。

薛靈雪把長劍放回壺天手鐲,雙手捧着臉,看着許舟的一舉一動,她看到許舟拿出那個金黃色的東西,沒有法力波動,不是法器。

他不會是想用這個東西消滅嬰靈吧?

開玩笑的吧!

就在薛靈雪疑惑的目光中,許舟對着前方的土胚房子,開火了。

藍色的火焰在高速旋轉的槍管上綻放,

密集的金光向着房子裏電射而去,

金色的子彈殼從側邊丁零丁零地拋飛……

房子裏,響起慘叫聲。

一分鐘後,許舟停火,說道:“好了,嬰靈已經被消滅了。”

“嬰靈真的死了?”薛靈雪難以置信。

“是的,薛仙子,可以去查驗一翻。”許舟微笑着說道。

薛靈雪看着已經成爲一片廢墟的房子,踏進光幕,感應了一翻,再也感應不到嬰靈的存在,她臉上帶着驚訝,返回許舟身前,盯着黃金加特林,說道:“這到底是什麼?”

“這是槍!”

“我可以摸摸你的槍嗎?”薛靈雪看着許舟,一臉期待的說道。

…………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