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大意了啊(求收藏求推薦)

加入書签

筆趣閣最新永久域名:,請大家牢記本域名並相互轉告,謝謝!

“物理超度?”

沈萬通不解何爲物理,轉念一想,這可能是仙門中人的專業用詞,他一個普通人,不懂也不奇怪。

不過,許舟嘴裏越是說出他不懂的詞語,他越覺得許舟是個靠譜的道士。

以前,他請的那些個道士和尚,一個個都裝出大本事的模樣,知道他作爲九安縣首富的身份,獅子大開口。

其實錢對於沈萬通只是一個數字罷了,他不喜歡錢,也從來沒碰過錢,那些道士和尚能把香蘭化作的怨魂消滅,多少錢對於他來說都沒問題。

只可惜,那些自傲的傢伙,全部都成了香蘭提升道行的養料。

也許,這位英俊的小道長,可以把香蘭消滅……時隔多年,沈萬通的心裏,又燃起了新的希望。

“等下你就知道了。”許舟把箱子放在地上,蹲下來,開始轉動密碼鎖。

“哼,沈萬通,你怎地如此地絕情,如此地無義,又請了法師來害我。你已經害死了我了,難道,連鬼也不讓我做成嗎?俗話說,一日夫妻百日恩,仔細說來,我們也有百日了吧,這百日裏,我把你伺候的舒舒服服,你就不念一點舊情嗎?”

就在這個時候,小閣樓裏,傳出一陣魅惑的、軟軟無力的、又似藏着無限委屈的聲音,這聲音一響起,便好似那貓爪兒一般,撓刺在每一個人的心理,酥酥麻麻的……

周捕頭、王浩、陳波、沈萬通四人,瞬間臉色一變,不自然地合併着雙腿。

不過,對於專注於轉動密碼的許舟來說,這聲音,一點都不殺,他前世,可是聽過不下於一百個老師的聲音,早已是麻木了。

“你閉嘴,到底是誰無情,誰無義?明明就是你無情,你無義。”沈萬通臉上露出怒色,張口對着閣樓罵道。

“就是你無情,你無義。如果你不無情,不無義,總會念着一點夫妻情分,怎忍心將我吊死在房間。待我死後,還要想着再害死我。”香蘭軟糯的聲音又響起。

“你說我不念着一點夫妻情分,你纔是對我們的夫妻情分置之不理,如果你念着的話,又怎麼會偷人,讓我變成一個笑話。”沈萬通感覺自己已經憋不住想要衝進去再吊死一次香蘭了。

“萬通……”忽然,那個聲音變得慼慼哀哀起來,似乎是藏着滿腹委屈:“萬通,偷人並不是我喜歡去做的,可是,我控制不住我的身體啊,你滿足不了我,還不能讓別的男人滿足我嗎?”

“萬通,你沒有資格說我,你只是戴上了一頂綠帽子,而我,失去的可是我一生的性福啊!”

話音剛落,周捕頭三人立即向沈萬通投去異樣的目光,原來這裏面還有着這麼一層故事啊。

“你?賤人,恬不知恥!”自己不行的事被香蘭爆出,沈萬通怒不可遏,對着許舟說道:“許小道長,請務必要殺死這個賤人。”

“請放心,這是我的職責。”許舟打開箱子,拿出黃金加特林,對準了小閣樓,至於沈萬通這種豪門高牆裏的風流趣事,許舟不感興趣。

“哼哼哼,我倒要看看,你這次又請了什麼花拳繡腿來?”

小閣樓裏的聲音剛落,驟然間,大白日裏一陣陰風飄過,閣樓外的五人,霎時感覺全身如墜冰窖,汗毛豎起,眼花繚亂間,一道白影閃過,就已經是到了衆人的面前。

看到白影,周捕頭,王浩,陳勃三人,毫不猶豫地躲到了許舟的背後。

沈萬通一驚,渾身打着擺子,顫顫巍巍地指着面前的怨魂香蘭說道:“你……你怎麼出來了?”

要知道,大白日的,怨魂最是懼怕陽光,平日裏,香蘭只能躲在陰暗的小閣樓裏。

“驚喜嗎?意外嗎?我能出來,還是多虧了萬通你,這幾年時不時就給我送來幾個道士和尚……”因爲香蘭是被吊死的,因此她化作的冤魂雙目如魚眼瞪出,舌頭也是露在外面,但她說話卻吐字清晰,不似從嘴裏說出的。

“今天,這裏的人都要死。”香蘭看着面色驚懼,渾身發抖的沈萬通,笑嘻嘻說道。

然後,她轉身,說道:“我倒要看看這次的法師長得英俊不,前面你請的,都是些糟老頭子,沒勁……啊,好英俊的小道長……糟了,奴家沒化妝呢……”

看到了許舟的面容,香蘭頓時用雙手捂住的臉,似乎回到了當時年少,她在夕陽下快樂地奔跑的時光。

“…………”看到香蘭的這幅害羞的樣子,周捕頭沈萬通等人瞬間懵逼了。

怨魂也會害羞?

但是,不同於其他人的心思,許舟自香蘭出現在他面前時,他心中就一跳,糟糕,碰上一個強大的怨魂,居然不懼怕陽光,大白天也行動自如……

大意了啊,

還是不夠謹慎啊,

一絲危機感縈繞在許舟的心中。

就算他手裏拿着加特林,也不敢妄動,他怕自己稍有動作,就被怨魂發覺,直接殺死自己。

非人的能力,素來可怕。

但是,事情好像有轉機,看着面前的怨魂香蘭捂着臉的嬌羞模樣,許舟瞬間明白,自己是被自己這張臉救了一命。

因此,許舟強自鎮定地說道:“不,你這樣子就很美了。”

“是嗎?”香蘭一臉喜色地放下雙手,然後,她看到了熾烈的火光……

“噠噠噠——”

抓住機會,許舟當然毫不猶豫地就開火了。

密如細雨的子彈,在冒着藍色火焰的槍管中噴湧而出,全部打在蘭香的身上,怨魂並沒有形體,就算周捕頭等人拿刀砍也傷害不到蘭香。

不過,許舟的加特林子彈可以傷害到,他的系統的設定就是這樣的。

在一息三千六百轉的轉速下,蘭香頃刻被打成篩子。

蘭香的臉色,怔住了,她不明白,這位英俊的小道長,爲什麼都不通知一聲,就偷襲,難道是因爲他年輕,就可以不講武德……

感受着魂體以一種極速的方式在虛弱,香蘭知道,自己這次必死無疑,她大意了,看着英俊的小道士手裏的法器,還在噴射着令人發燙虛弱的東西,香蘭的臉色,露出了一絲笑容。

她最後留戀地看了一眼許舟的臉,然後轉頭,對着沈萬通說道:“萬通,要是你有小道長法器的半點本事,我也不至於偷人的……”

話音剛落,香蘭的怨魂之體,緩緩消散在空氣中。

…………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