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南無加特林菩薩(新書求收藏求推薦)

加入書签

筆趣閣最新永久域名:,請大家牢記本域名並相互轉告,謝謝!

大衍。

南巖郡。九安縣。

午時,烈日高懸,無情炙烤人間。亦是一天中陽氣最重的時候。

這個時間點,最適合除妖。

身穿青色道袍的年輕道士手裏提着一個黑色的大皮箱,走在名叫嘜頭街的街道上。

街道無人,熾烈的陽光灑在年輕道士那張俊朗的不像話的臉上,細膩白皙的臉上,沁出一層細密的汗珠。

在他的身旁,是一位大腹便便身穿綠色官服的中年男子,他是九安縣的父母官,林縣令。而林縣令的身旁,是長相猥瑣如鼠的師爺。

一臉正氣腰間挎刀的周捕頭,帶着一衆捕快跟在年輕道士和自家大人的身後,隨時準備着一遇到危險就挺身而出。

“許舟小道長,這隻女鬼,就交給你了。”

林縣令一邊走一邊向年輕道士講述女鬼情況的時候,長相猥瑣如鼠的師爺,則是帶着一臉諂媚之色追隨着自家大人的腳步,爲其扇風,全然不顧自己已然熱成狗。

“嗯。”聽了林縣令的話,名叫許舟的年輕道士淡淡地迴應了一聲,然後微微抬頭,一滴綠豆大小的晶瑩汗珠從他挺拔的鼻頭落下,他的臉上,閃過一絲微不可察的不滿。

不知道他是不滿天氣太熱,還是不滿林縣令在他的稱呼里加了一個‘小’字。

或者,兩者有之,誰知道呢。

天氣是真的熱,現在是夏季,一年中最毒的天兒,衆人都恨不得把舌頭伸出來解熱。

但作爲人,可以這麼做,至少不應該。

這個女鬼真是太不安分,一到晚上就出來害人。短短一個月下來,已經是害了五個九安縣百姓,兩個縣衙捕快,還有七個縣衙請的法師。

簡直是肆無忌憚。

倘若女鬼能學縣內的其他鬼物一樣本分地守着自己的一畝三分鬼地就好了,不主動出來戕害百姓,縣衙只消在女鬼所在地插上告示牌。

——此處有鬼!禁止通行!

如此,百姓見了,自會繞道而行。

縣衙也省事省錢。

只可惜,女鬼不是個安分鬼,不消滅她,九安縣就會接連死人,林縣令,就很可能在年尾的吏部考覈中不合格。

所以,九安縣,有女鬼就沒林縣令,有林縣令就沒女鬼。

想到這裏……

林縣令偷偷打量着許舟。

雖說,眼前這個年輕的小道士,容貌世間無有,猶如謫仙。

但,降服女鬼,靠的是一身道法本事,而不是無雙的容貌。

希望,這個小道長敢揭榜,也是個身懷大本事的人吧。可林縣令全然忘了,之前的七個法師也是敢於揭榜,然後,六個葬身在女鬼的手裏。只有一個逃出來。

就在林縣令思索的時候,長相猥瑣如鼠的師爺忽然叫道:“大人,許小道長,到了。”

在他們面前,是一座荒廢了的小院。

小院裏,一座簡單破舊的茅草屋,門窗緊閉,裏面靜悄悄的,沒有一點聲音。

女鬼白天就在茅草屋裏。

靠近女鬼的藏身點,衆人停了下來,周捕頭和一衆九安縣捕快,臉色緊張地握住了腰間的佩刀,腦海中,不由自主地閃現出恐怖的畫面。

“就是這裏了,許小道長,接下來,就拜託你了。”

雖說是白日,鬼物懼怕陽光,不輕易現行,但離廢棄小院這麼近的距離,林縣令心底還是有點慌,不過常年官身的修養沒有令他失態。

“這裏嘛!”許舟看着面前的廢棄小院,似在自語,自語完,轉頭看向了身邊的林縣令,問道:“林大人,據你所述,第一個進去的道長,沒有死,而是一身鮮血出來。”

“是這樣的。”林縣令回答。

“果然只有第一個進入探索的勇士,才能得到紅標。”許舟忽然說道。

“嗯?”林縣令一臉懵逼,不太明白許小道長爲何忽然迸出一句似乎不對勁的話來。

“不說了,開始吧!”

許舟把箱子放在地上,蹲下身,掀開左手的衣袖,露出一塊圓形手錶,右手輕觸手錶,手錶屏幕頓時亮了,屏幕裏的圓形指針旋轉起來。

指針範圍內,有一些聚集的綠點,不遠處,還有一個紅點,紅點就在茅草屋內。

綠點代表人類,紅點代表非人。

“許小道長,這……這是法器嗎?”林縣令看着年輕道士手腕上的東西,頓時好奇問道。

“是尋妖盤。”

許舟一本正經地說道。

回答完,許舟似乎是想到了什麼,轉頭看着林縣令,問道:“林大人,消滅這個女鬼,懸賞金額五十兩銀子對嗎?”

“不錯。”林縣令點頭,心裏則在想,前面有七個都沒有成功拿走這五十兩賞銀。

許舟露出一臉‘那我就放心了’的表情,然後雙手放到了黑色箱子上,開始撥動密碼鎖。

“這裏面,也是法器嗎?”林縣令再度問道。

“可以這麼理解。”對於林縣令的問題,許舟很有耐心。

又是法器!

林縣令心裏一驚,或許,眼前這個帥氣得不像話的小道長,可以拿走那五十兩也說不定。

密碼正確,箱子傳來‘啪嗒’一聲。

許舟打開箱子,從箱子裏面拿出一架金黃色的物體。

是黃金加特林!

“這法器長得好生尊貴啊……”林縣令看着黃金加特林,忍不住讚歎道。

“許公子,這是什麼法器?”

許舟想了想,說道:“南無加特林菩薩。”

“啊!原來是佛門法器。本官就說嘛,只有佛門,纔有這麼大的本錢,連法器也鍍上了金身。”林縣令一臉恍然大悟說完,似乎是想到了什麼,看着年輕道士的一身青色道袍,驚疑道:“可是,許小道長不是道門出身的嘛?”

“佛本是道!”

許舟給出解釋。

林縣令語氣爲之一噻。

“好了,林大人,我要開始了。”

許舟打住閒聊,雙手持着黃金加特林,對準了面前的小院,毫不猶豫,開火。

“噠噠噠——”

瞬間,

藍色的火光在高速旋轉的六根槍管上冒出,

如密雨一般的子彈向着面前的荒廢小院傾泄而去。

子彈殼丁零丁零向側邊拋飛。

小院內的茅草屋,頓時千瘡百孔,火焰燃起,一聲淒厲不似人的慘叫,突兀響起。

“轟隆!”

一聲巨響,茅草屋,終是在一秒六千發的彈雨中,轟然倒塌。

於此同時,一個幽靈一般的白色身影,從茅草屋的房頂衝出來,她披頭散髮,面容猙獰,身上是密密麻麻的透亮孔洞。

是年輕道士射的。

“啊啊啊——我要你死!”

淒厲的聲音響起,女鬼,衝向了那個向她射擊的年輕道士,然後,女鬼看到了年輕道士的臉,動作爲之一滯。

‘好帥啊,我怎麼可以向他出手呢?’愧疚的情緒在女鬼的內心深處升起。

下一瞬,女鬼看到了帥氣的年輕道士微微一笑,向着自己調轉槍口。

“噠噠噠——”

密集的彈雨,向着女鬼覆蓋下來,女鬼想起剛纔那世間無有的笑容,自己也不禁裂開嘴笑了,或許,死在這般世間無雙的男人手裏,亦是鬼生巔峯了吧?

帶着這種念頭,女鬼的身形,在彈雨中,緩緩消散。

女鬼消散,許舟壓槍,繼續對着廢棄小院掃射。

“噠——”

最後一發彈殼彈出。

許舟呼出一口氣,眼前,什麼小院,什麼茅草屋,什麼女鬼。

都不存在了。

有的,只是一片焦土。

“五十兩,林大人,多謝了!”

許舟轉頭,對着還在發愣的林縣令,露出了笑容。

……

求那兩個圓圓的東西???????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