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生小說 >> 快穿:開局滿級金鐘罩 >> 第二十二章天子駕六,共乘之(求票)

第二十二章天子駕六,共乘之(求票)

简体版 · 繁體版

筆趣閣最新永久域名:,請大家牢記本域名並相互轉告,謝謝!

軍隊的氣勢是變好了嗎?

並沒有,反到是變弱了,他們挾天威而來,卻一再的被常威削去銳氣。

更在之後看到常威與秦始皇並肩而出,猶如信仰被利器砍去一段,自然沒了之前的氣勢。

臨江村裏,短暫的告別很快就結束,這場告別之中常威並不是主角,但最耀眼的卻是他。

自此臨江村出了位大人物,得秦始皇重用,將要入咸陽爲官的消息傳遍天下。

但去咸陽做什麼官,幹什麼,沒有人知道。

只當臨江出了仙,是爲臨江仙。

常威自來到這個世界一年後,終於走出了臨江村。

身爲長物,僅帶走了八人。

平靜的江面上船舶劈水而行,常威與江明海八人站在船尾看着越來越遠的臨江村,心中思緒複雜難明。

江明海八人想的是什麼時候能回來,常威卻知道,他可能不會再回來了。

江邊對岸,上千甲士列陣周圍,只在出行的路上不設兵士。

而秦始皇的御駕正停在路中央,天子駕六,也就是六匹馬拉的馬車,個個神駿無比,統一的黑色毛髮油光鋥亮,要是六匹劣馬,怎能配得上秦始皇的身份。

蒙恬自然是騎馬來的,可沒有坐馬車的待遇。

因爲常威他們的關係,馬匹也就多準備了一些。

“國師,路途甚遠,一路難免顛簸,不如與朕同乘如何。”

常威沒想到秦始皇竟會讓自己上他的馬車,他都已經做好騎馬的準備了。

天子座駕那豈是誰想坐就能坐的,哪怕是一些重臣,在帝王開口相邀時也只會拒絕。

重臣再重也重不過帝王,邀其同乘或許是一種恩賜,但也可能是大禍臨頭的象徵。

就算帝王真心想叫其去坐,誰又敢坐。

但這不包括常威。

相比騎馬的一路風塵而言,坐古代馬車或許也不算多好的選擇,可至少能擋風吹日曬啊。

“多謝陛下相邀,陛下先請。”

常威可不知道什麼叫拒絕,伸手一禮示意秦始皇先上去。

見到這一幕,江明海八人表現的是與有榮焉。

蒙恬則不同,他想到的是秦始皇對他說過的話。

“世俗法理無法約束他,皇權君臣的關係他也不放在眼裏。”

儘管之前他就已經明白了這句話的意思,更是在常威好似無意的與秦始皇並肩而行時明白得很徹底。

但當看到現在的情形時,蒙恬還是免不了心緒萬千。

這還真的是不把陛下當帝王看待,恐怕這天下再有權勢,再有地位的人,在這位國師眼中都如同普通人一般。

最多高看一眼,但絕不會有敬畏之心。

果是非常之人行非常之事。

始皇34年2月。

常威入天子御駕,同乘而行。

這要傳出去也不知又該引起多大的風波。

天下人或許會覺得秦始皇恩德如山,但大秦文武百官可不會這麼想。

冒犯天顏,下民之身乘六駕車攆,莫說並無官身爵位,就算有官身爵位他又如何能乘六駕。

莫非他以爲自己是皇帝,自比身份不弱始皇陛下不成。

這是什麼性質,是叛逆,誅十族的死罪。

眼下消息還沒有傳出,就算是傳到咸陽也需要不少的時間,文武百官還沒收到這個消息。

就算他們知道了,想要做些什麼常威也不會去在意。

秦始皇都只是他要藉助的跳板,視爲合作對象罷了。

餘者,皆不入眼。

馬車在馳道上行駛,速度一點都不慢,就是舒適性一言難盡。

在馬車前方是蒙恬與常威手下的八大金剛帶路,馬蹄踏踏帶起些微塵土。

身後有披甲之士跟隨,氣勢浩大盡展其鋒。

馳道,是古代版的高速公路,可稱爲便民之路,但它最大的作用卻是用來打仗。

無論是行軍還是運糧,馳道的作用都不容小覷。

如此前行半月有餘,常威看到了秦朝的權力中心,大秦最繁華的咸陽城外。

高大的城牆自不必多說,作爲秦朝的國都所在,巍峨高大的城牆自是世界上最雄偉的存在。

天子座駕入咸陽,披堅執銳的大秦士卒早早的清理道路。

以紅色爲底的玄鳥旗在風中獵獵作響,數不清的百姓自座駕入城開始就已跪倒在地,全場鴉雀無聲。

馬車穿過外城,進入內城之時,文武百官早就在此等候多時。

“臣等拜見陛下,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常威掀開車簾看向大秦的文武百官,也只是看看,反正他誰也不認識。

“國師,與朕會見羣臣如何?”

“當然,正有此意。”

有太監來到車駕前掀開簾子,常威與秦始皇一前一後從中走出。

這次常威沒與秦始皇並肩而立,人都是好面子的嘛,更何況是秦始皇。

身爲讀書人的常威,不懂禮貌怎麼行。

“衆愛卿平身。”

“謝陛下。”

當衆人起身時,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與秦始皇一同下車的常威身上。

那樣子恨不得生吃了他。

常威當然知道是怎麼回事,但他泰然自若,完全沒有理會。

“這位就是常威,所著《三字經》爲萬民啓蒙之書,土豆,番薯,玉米皆是出自他之手,讓大秦百姓免受飢餓之苦,諸位當有耳聞。”

“原來是臨江仙,常聖賢,李斯見過常先生。”

聽到李斯說出世人給他安上的稱號,常威自己多少是有些尷尬的。

但他沒有表現出來,畢竟只要自己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別人。

“下民常威見過李丞相,下民可當不得仙人聖賢之稱。”

原本就是一句謙虛的話,但令常威沒想到的是,李斯的反應竟出奇的大。

“即是下民之身,緣何敢與陛下齊肩而行,又怎敢入天子座駕與陛下同乘,斯以爲常威借名生逆,目無王法皇權,如此不忠不法叛逆之輩,按大秦律當斬之。”

“臣等附議,討旨請斬常威。”

就像是商量好的一樣,文武百官又跪了下去,爲的只是定常威的罪,要他的命。

常威當然明白他們說的都沒有錯,他自己做的這些事,在這個皇權社會,都夠他死一百次的了。

可他是常威啊,所有人,包括秦始皇都低估了他。

不管這些人是出於什麼目的,爲大秦着想也好,爲帝王威嚴也好,爲大秦律法正名也好,剷除威脅也好,不想頭上多出另一片天也好。

那都不是他們想要自己命的理由。

他沒有聽到秦始皇說話,沒有聽到蒙恬說話,或許他們是沒想好怎麼說,又或是壓根不想說。

常威都不在乎。

他面無表情的揚起右手,處於後方的江明海八人猛然衝到常威身邊。

眼神兇狠,直欲喫人。

快穿:開局滿級金鐘罩最新章節 - 快穿:開局滿級金鐘罩全文閱讀 - 快穿:開局滿級金鐘罩txt下載 - 紅翻天的全部小說 - 快穿:開局滿級金鐘罩 書生小說

最近更新: 吞噬星空簽到三萬年   我會敲奇觀   黑霧之下   全民魔女1994   我的治癒系遊戲   敬我爲神明   我在外星人面前耍大刀   廢土特產供應商   諸天盜夢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