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7章奪寶

加入書签

“管你他孃的是李家還是姚家,這九轉龍血果老子要了!”

亂欲刀魔獰笑一聲,絲毫不懼李少岸,大步踏出,手中大刀劈下,頃刻間萬千刀芒籠罩!

只見在他的身後,一座聖塔虛影拔地而起,垂落下一道道聖塔之力加持,足有九千米!

見到這一幕,李少岸臉色一凝,知曉這是個勁敵。

聖塔高度並不等於實力,但不管如何,這也意味着亂欲刀魔在踏足聖塔境界不知多少年,肯定弱不到哪裏去。

而他也明白爲何亂欲刀魔爲何硬要起爭端,奪取九轉龍血果了。

在這祕境空間內,至寶無數,但三級中的頂尖至寶,卻還是比較稀少的。

特別是能夠提升悟性的頂尖至寶,更是少之又少。

這亂欲刀魔聖塔九千米,距離領悟法則之力,達到半步法身不遠了!

所以,對方纔會如此執着,哪怕搬出李家的名頭都沒用。

提升悟性、感悟能力的頂尖至寶太少了,如今遇到一個,亂欲刀魔絕對不會錯過!

亂欲刀魔獰笑着,手中的魔刀不斷斬出,紫色刀芒遍佈天地,撕裂空間。

李少岸臉色陰沉,降龍掌神通不斷拍出,一道道聖塔之力化作無數真龍盤旋,磅礴龍威蓋世,碾壓了過去。

嘭!嘭!嘭!

雙方都是聖塔強者,造成的戰鬥規模巨大,周遭的環境當場蒸發湮滅,大地破碎成粉末,虛空中一道道漆黑的裂痕擴散開來。

“受死!此寶必是我的!”亂欲刀魔怒吼着,身軀驟然膨脹數倍,手中魔刀爆發滔天氣焰,狠狠斬去。

一頭頭真龍虛影被斬首,那紫色刀芒在大地和虛空留下深入溝壑般的痕跡,巨大的刀痕硬生生刻在下方,不可抹滅!

他幾乎是動用了全力,狀若瘋狂。

馬上接近聖塔萬米的圓滿之境,即將踏入半步法身,亂欲刀魔不可能會錯過眼前這至寶。

更何況,這類能夠提升悟性的至寶可遇不可求。

一旦他得到九轉龍血果,說不定能夠一舉衝擊萬米聖塔!

屆時,溝通法則之力化爲虛體,成就半步法身。

日後整個聖域看誰敢再通緝和追殺他!

甚至,亂欲刀魔意識到,虛空王朝原本的虛空帝王出了問題,眼下正是空虛之際。

一旦自己成就半步法身,說不定能夠佔領虛空王朝,稱霸聖域!

他一生作惡多端,自己也清楚得罪了不知多少勢力,其中不少都是聖塔強者坐鎮的。

要不是憑藉着自身的一些祕術和手段,未必能夠如此逍遙自在。

如今,只要蒐集到更多提升悟性的至寶,助自己一舉衝破九千米大關,讓聖塔圓滿,便可踏入半步法身。

到時候不管什麼聖塔對手,統統砍死!

轟!

戰鬥激烈,兩人眨眼交手數千招,狂暴的力量激射開來,每次碰撞都猶如星辰爆炸,迸發出無窮光浪卷向周圍。

李瑤三人已經退到遠處,用赤龍火塔才抵抗住戰鬥餘波。

“聖塔強者,本質上依舊還是九劫主宰,但有了聖塔之力的加持後,這股力量未免也太驚人了吧?”李帆看向雙方的戰鬥,面露驚色。

雖然身在李家,聖塔強者接觸過不少,但在這個時候還是感受到自身的渺小感。

只是一個境界的差別,卻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李瑤瞥了眼這傢伙,覺得這李帆沒見過世面。

“這傢伙瘋了,九轉龍血果對他誘惑力太大,還是讓少岸叔暫避鋒芒比較好。”

李瑤輕輕搖頭。

李少岸和亂欲刀魔的實力其實差不多,但一個有所顧忌,另一個卻拼了命。

正是如此,雙方對拼之下,李少岸有些劣勢。

李少岸冷哼一聲,大手探下,聖塔之力在掌指間交織,化作一條條真龍盤旋,捏碎了眼前的紫色刀芒。

他踏着龍行步,轉瞬而至,龍影纏繞,一掌轟在其身上。

亂欲刀魔身軀如流水般,以詭異的姿態側身,原本轟向頭顱的一掌只落在了肩膀上。

饒是如此,那可怕的力量直接將他的半邊身子都給轟碎,血光迸濺。

但亂欲刀魔絲毫不懼,他修有特殊祕術,靈魂強大,不至於受點傷就造成影響。

反正肉身破碎,只要有足夠的力量就能瞬息恢復過來。

“死!!”

亂欲刀魔驟然暴起,手中魔刀迸發出滔天紫光,無盡的刀芒傾瀉。

“欲魔亂舞!”

恐怖的刀芒斬去,那李少岸面露驚色,體內一顆金燦燦的寶珠衝出,陣陣龍威席捲,一道道龍氣盤旋,抵擋這一道刀芒。

這是一件達到頂尖聖器級別的龍珠!

然而,龍珠還是沒能抵擋住其威能,紫色刀芒幾乎快劈開了天穹,斬下李少岸的一條手臂,那刀芒去勢不減,在大地上留下巨大的刀痕。

轟隆隆!

遠處,一片片上面受到刀芒影響,統統化作齏粉,叢林爆碎,被夷爲平地。

其內還有一些先天生靈,當場隕落,連渣都不剩!

“噗!”

李少岸藉着龍珠的力量,抵消了大部分威能,才只是被斬去一條手臂,張口咳血。

他臉色陰沉,聖塔之力凝聚斷臂之處,這條手臂眨眼便重新生長出來。

卻見他的氣息紊亂,起伏不定,表情不斷變幻,時而憤怒,時而狂喜,時而哀傷……

不過頭頂龍珠垂落下一道道龍氣,讓李少岸恢復了狀態,一個激靈,看向亂欲刀魔有些忌憚。

方纔,他被紫色刀芒擊中,受傷程度倒是不算嚴重,但卻有一股特殊的力量滲透靈魂深處。

他不由自主感到無數種情況,在這些情緒中不斷變幻。

此時,李少岸心中已經產生了些許退意。

那九轉龍血果的主要作用是提升悟性,而提升龍血濃度只不過順帶的效果罷了。

這祕境空間內還有其他機緣,犯不着和這亂欲刀魔在這裏死磕。

雖說眼下這顆九轉龍血果他也想要,不光能提升龍血,還可以加快感悟法則的速度。

但爲此與亂欲刀魔拼命,有些不值得。

畢竟自己後面還有三個後輩要照顧,不像是亂欲刀魔這種孤家寡人,毫無顧忌。

“閣下……”李少岸剛想退一步,讓出頂尖至寶。

等到李家其他強者到,再來算賬也不遲!

然而,亂欲刀魔卻忽然轉頭,死死盯着一個方向。

李少岸楞了一下,也朝着那裏看去。

只見前方,一株寶樹之下,一顆血紅色果子晶瑩剔透,散發神霞光輝。

上面九條赤色神龍盤旋,有陣陣漣漪擴散,在虛空蕩漾,傳遞道韻。

穆青趁着兩人戰鬥,悄無聲息地來到此地,大手一揮,將這九轉龍血果連同寶樹一起收入真實宇宙內。

察覺到兩道銳利的目光,穆青回頭一看,發現兩人都盯着自己,於是對他們露出一個笑容。

“混賬!!”

亂欲刀魔暴怒,一道可怕的紫色刀芒傾瀉,能有萬丈大小,橫掃一切。

在這刀芒當中,還蘊含着迷情亂欲,能夠極大程度影響他人的情緒心智。

方纔,就連同爲聖塔級別的李少岸都中招了,可見其威能多麼可怕。

穆青有真實宇宙隔絕這股亂欲之力,並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

哪怕真實宇宙沒有直接顯現出來,依舊能夠發揮一定威能!

他靜靜看着對方斬來,隨後袖袍一揮,封禁神光驟然打出。

這封禁神光在半空中分化萬千,無數神光如暴雨般傾盆而下,猛地一刷!

那一道萬丈的紫色刀芒整個被石化,失去了所有的威能,墜落在地面上,嘭的一聲巨響,砸出個大坑。

那亂欲刀魔見狀,眉頭一皺,這又是一位聖塔強者?

忽然,他回想起來穆青的身份,正是先前在天縱城內,直接出手斬殺巫妖族的那位狠人!

聽聞對方是來自一個名爲生命王庭的勢力。

他產生了一絲忌憚,畢竟,就連他都沒有那麼囂張過,也不敢得罪巫妖族這等存在。

“九轉龍血果對我有大用,閣下可願意與我交易?”方纔狂傲不羈的亂欲刀魔忽然臉色平靜下來。

“哦?”穆青似笑非笑,“將你此行收穫的所有至寶都給我,那麼我便將九轉龍血果交易給你。”

亂欲刀魔臉色驟變,眼底深處殺意縱橫。

他沉默了一下,隨後一咬牙,取出一枚儲物戒指,緩緩來到穆青面前,將其遞過去。

“此物對我至關重要,交易便是!”亂欲刀魔交出儲物戒指,裏面堆積着數萬的至寶,寶光都快要滲透出來,隨意感知一下便可看到。

穆青伸出手,剛想接過儲物戒指。

轟!

一股狂暴的氣浪從面前衝擊而來。

“九轉龍血果本就是老子的!給我受死!!”亂欲刀魔一臉獰色,卻是藉機靠近穆青,欲要偷襲。

他手中魔刀一卷,一息間便是數十萬刀芒宣泄,紫光鋪卷天穹,象徵着慾望的無數符號烙印。

穆青冷笑一聲,對方演技如此拙劣,自己怎會看不清?

嗡!

一萬兩千道魔劍瞬息間凝聚而成,磅礴的誅神劍意從體內爆發,傾注其中。

誅神劍陣眨眼便凝聚而成,輕顫一下,驟然爆發威能,上萬道劍芒洞穿而出。

恐怖的漣漪不斷擴散開來,觸及到的任何事物都化作粉末。

李少岸臉色微變,連連後退,護住李瑤等人。

遠處,安少木和劍心痕亦是在觀戰,這個級別他們可無法插手。

嘭!嘭!嘭!

數十萬道紫色刀芒爆碎,確實根本不敵誅神劍陣的威能,上萬道誅神劍芒的威能更勝一籌,輕易絞碎了一切。

穆青眼疾手快,將那儲物戒指當場收走,隨後體內澎湃力量瘋狂消耗,三道造化分身浮現。

他嘴角露出一絲笑意,真正的戰鬥,纔剛剛開始!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