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七章 多虧你幫忙

加入書签

秦俊強面目猙獰,怒火中燒,但又不敢再刺激蕭毅。

畢竟這一槍下來,他就是真的死了。

到時候,還談什麼報仇!

蕭毅又用槍口戳了戳秦俊強的腦門,冷聲道:“不想死,就立刻給夏雨荷道歉,否則的話,我就打爆你的腦袋。”

聽到這話,秦俊強死死的捏住拳頭。

蕭毅竟然讓他給夏雨荷道歉?

這簡直就是在羞辱他。

“你不肯道歉?”

蕭毅冷冷的說道:“信不信我馬上就打死你。”

話音剛落,蕭毅突然感受到了一股殺意。

在人羣中,一對老年夫婦眼神凌厲的看着這一邊。

老頭死死的盯着蕭毅,而老婦則是鎖定了夏雨荷。

只要稍有不慎,他們就會立刻出手。

蕭毅能夠感受到,他們的實力不凡。

不過蕭毅還是裝作不在意的樣子,又戳了一下秦俊強的腦門:“我最後說一遍,道歉!”

“夏小姐,剛纔多有得罪,對不起!”

最終,秦俊強也只能屈服,向夏雨荷鞠躬道歉。

比起面子,對他來說,還是命更重要,不然被蕭毅這種愣頭青一換一,自己就虧死了。

他必須活着,只有活着,才能報復蕭毅和夏雨荷。

夏雨荷喝斥一聲:“滾,看見你我都覺得噁心。”

“全部不準動,把槍放下!”

就在這時,十幾個身穿制服的男子跑了過來,舉起手中的槍,對準了蕭毅這邊。

蕭毅雙手一舉,把槍扔在了地上。

一羣制服男子走上來,把蕭毅給拷走了。

最終,蕭毅被關在局子裏一天。

不過蕭毅也找到了關係,在局子裏也能觀看法院的開庭直播。

秦俊河戴着手銬走出來,即便是在法庭上,但他的臉上還是充滿了跋扈。

他看了一眼坐在證人席上的夏雨荷,眼神裏冒出威脅的殺意,好像恨不得把夏雨荷給弄死一般。

最終,在夏雨荷的作證下,秦俊河被判處死刑,緩期一年執行!

如果沒什麼意外,一年後,秦俊河就必死無疑了。

現場的觀衆沒有表態,顯然,對於緩期一年執行,還是頗有不滿的。

對此,秦俊河沒有任何恐懼,反而大笑起來,還挑釁的看了夏雨荷一眼。

只要不是立即死刑,在他看來,以秦家的實力,早晚能夠把他給撈出去。

秦俊強也沒有在法庭上停留,轉身就離去了。

“蕭先生,我們已經交了保釋金,你可以走了。”

沒多久,一個身穿白色裙子的女子來見蕭毅,臉上帶着淡淡的笑意。

蕭毅看着眼前的女子,笑道:“李小姐,這次給你添麻煩了。”

不管怎麼說,他在法院門口當衆開槍,影響極其惡劣,只能找李菲兒幫忙了。

“蕭先生,以後你還是叫我菲兒吧,這樣顯得不那麼生分。”

李菲兒說道:“而且我欠了你的恩情,爲你做事,那都是我該做的。”

蕭毅心裏很清楚,如果沒有李菲兒來親自保釋他,他可沒有那麼容易就能出去。

蕭毅活動了一下筋骨:“我在法院門口當衆開槍,你會不會認爲我太沖動了?”

李菲兒笑着搖搖頭:“不會,這麼做反而有好處。”

“哦?”

蕭毅輕笑一聲:“我造成了這麼惡劣的影響,若是沒有你,我最起碼要被關五年,這還叫有好處?”

“在別人看來,蕭哥這麼做,或許是不理智。”

李菲兒說道:“但我卻知道,蕭哥是故意這麼做的。”

蕭毅眉頭一挑:“是嗎?那你說說我這麼做的原因。”

“很簡單,你故意把事情鬧大,警方就會追究調查,秦俊強威脅證人的事情就會敗露。”

“法庭知道此事後,會對秦俊河更加厭惡,同時夏雨荷也會備受矚目。”

李菲兒不緊不慢地說道:“這樣一來,秦俊強想要對夏雨荷動手,可就沒那麼容易了。”

“這次秦俊強來龍都,自然不會讓夏雨荷活着離開,所以必定派了很多人手。”

“而你不知道秦俊強找來的人手實力如何,就要利用這次機會好好試探。”

“現在看蕭哥這麼淡然,想必也應該知道了一些有用的信息了。”

李菲兒似笑非笑的看着蕭毅道:“蕭哥,我說的對嗎?”

蕭毅笑了:“不愧是商界女強人啊,一眼就看穿了我的目的,佩服佩服!”

“蕭哥說笑了。”

李菲兒謙虛道:“我能慧眼如炬,那也是多虧了蕭哥的教誨。”

“什麼教誨不教誨,這是你自己的能力。”

蕭毅說道:“你保釋我出去,也找了不少關係吧,這份恩情,我記下了。”

“蕭哥不用客氣。”

李菲兒連忙說道:“我能有今天,離不開蕭哥的幫助,我欠蕭哥的恩情,永遠都還不清。”

“行,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就不跟你客氣了。”

蕭毅起身往外走;“沒什麼事,我就先走了,改天把秦俊強這個麻煩解決了,我再去跟你好好敘敘舊。”

李菲兒欣然一笑:“好,那我等蕭哥約我。”

來到外面,就看到夏雨荷正在焦急地等待,郭採彤和於文文他們在後面等待。

“夏總,你們來的也太快了吧。”

蕭毅笑了笑,夏雨荷從法庭出來後,肯定就立刻趕來警局了。

“雨荷,你看到了吧,我就說李先生有關係,你還不信。”

看見蕭毅走出來,郭採彤尖叫起來:“我找了這麼多關係都沒用,李先生打一個電話,這還不到十分鐘,蕭毅就能出來了。”

“李先生,真是謝謝你了。”

郭採彤發現自己徹底愛慕上李天輝了:“這次又多虧了你幫忙。”

李天輝沒有說話,只是眼神複雜的看着蕭毅。

“你沒事了嗎?”

夏雨荷一臉擔憂,如果是在省城,或者是北江,她是一點都不會擔心。

但這裏是龍都,她覺得蕭毅想出來並不容易,也只好請求郭採彤幫忙了。

“沒事了。”

蕭毅輕鬆的笑道。

“既然沒事了,那還不快過來給李先生道謝。”

郭採彤冷着臉瞪着蕭毅,喝斥道:“要不是有李先生找關係撈你,你能這麼快出來嗎?”

“要不是看在雨荷的份上,我們才懶得幫你。”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