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3章 鳳棲原

加入書签

“小兔崽子,長能耐了是吧,多大點事啊!你也至於?!”

“父皇?這……這怎麼就不至於了?”

爲了讓那惴惴不安的江夏王安心,李二陛下也只好將電話打到了南村城。

而他打這電話的意思也就是告誡一番小傢伙,差不多就行了。

嚇唬嚇唬,趕緊收隊吧。

而此時的小傢伙正將全部注意力放在大軍的行動上。

對這突如其來的一句質問,自然是要有些誤會的。

在他想來,自己的老爹不是一向把愛民如子掛在嘴邊嗎?

如今這麼多的小乞丐丟失,難道你就不關心嗎?

還是說在你眼裏,小乞丐就不算是我大唐的百姓了?!

於是乎,小傢伙的迴應不僅理直氣壯。

更是在這份理直氣壯中,充滿了質疑的味道。

而此時李二陛下身前的電話,那可是開着免提的。

也就是說,小傢伙的那句怎麼就不至於了,可是被李道宗聽了個清清楚楚。

“我滴老天爺啊!我這究竟是造的什麼孽啊!”

“好端端的,沒事去招惹那個小禍害幹嘛?”

“不就是一套沙發和茶几嗎?我又不是買不起!幹嘛非要去學那專門坑娃的爹……”

李道以手扶額,那叫個滿臉的懊悔。

“小東西,別讓朕跟你發火!”

“限你一刻鐘之內,讓城衛軍離開曲江池。”

“否則的話,朕要你好看!”

在看到自家堂弟,那一副悔不當初的表情後,李二陛下心裏也不好受啊!

在他想來,不就是一套沙發和茶几嗎?

你小東西也不差那點吧?

怎麼着,非得把你皇叔嚇個半死,你小子才舒坦?!

“父皇,這件事很可能關乎到幾十,甚至幾百孩童的安危。”

“哪怕她們都是乞丐,可她們也同樣是我大唐的子民!”

“如果父皇覺得兒臣此舉有錯,那也請等兒臣救出了那些孩童後,再來責罰兒臣!”

話落,小傢伙直接掛斷了電話。

一張氣呼呼的小臉上,隱隱約約帶上了些許的委屈。

而電話另一頭的李二陛下和江夏王李道宗,則是聽得一臉懵逼。

這是什麼情況?

還有那幾十……幾百個孩童,又是咋個回事?

“陛下,太子搞出這麼大的陣仗,該不會是爲了……”

擔驚受怕了好半天的江夏王李道宗,似乎想到了什麼。

眼前突然就是一亮。

“丟失的那些乞丐女孩!”

李二陛下也是緊隨其後的一拍腦門。

“哎呀!朕枉爲一國之君,竟然……竟然做的還不如個孩子。”

“不!陛下,這件事要說錯,還是臣弟的錯。”

“是臣弟沒有第一時間重視起來此事。”

“如今險些釀成大禍。”

“陛下,臣弟請旨,親自去協助太子殿下,營救那些小……我大唐的子民。”

此刻的李道宗已經站起身形,神情無比凝重。

“不必了,道宗有這份心足以。”

“再說了,兩萬城衛軍,外加一支裝甲營,動靜已經不小了。”

“要是你這刑部再有點動作,明天的朝堂之上,豈不是又要成菜市場了。”

李二陛下之所以拒絕了李道宗的請求……

說實話,他是有一定私信的。

自家大小子火力全開,*乎動用了全部力量去測查此事。

半路你李道宗,卻是想從中分走一杯羹……做夢!

當然,人家李道宗興許也是出於愧疚可好意。

不過!不管你李道宗有沒有那個心思。

總之,自家大小子的功勞,就是一丟丟,也絕對不允許他人染指。

鳳棲原。

一處早已荒廢,就連牌匾都已經破敗不堪的古廟前。

兩萬城衛軍,以及十數名墨衛中的輕功高手,已經在這鳳棲原上,進行了一個多時辰的地毯式搜索。

如果眼前的這處古廟依舊一無所獲的話……

很可能,他們的這次搜捕行動,就要以失敗告終。

“該死!一定是你!是你把唐軍引到這裏來的!”

“不可能!我走的是密道。而唐軍是從山腳下包圍上來的。”

“一定是你們,不小心暴露了馬腳。”

“好了,小聲一點!”

“萬一被外面的唐軍聽到,我們的腦袋,統統滴保不住!”

破廟內,一件原本用來倉儲事物的地下室。

兩名身高均在一米四以下的黑衣人,都是目光猙獰的,怒視這對方。

一個時辰之前,其中一名黑衣男子通過密道,將藥師惠日的信函送到此處。

而信函中的內容也是相當明確,命令駐守在這裏的黑衣人,將所有偷拐回來的女孩,立即轉移出長安境內。

而黑衣人們也是立即照做。

只可惜,裝甲營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

而這些黑衣人又是點背得很,險些與這裝甲營,來上一場臉對臉的這面接觸。

無奈之下,他們只好另尋出路。

只不過,讓他們做夢都想不到的是……

爭分奪秒下的小傢伙,可是給每一名城衛軍都配備了戰馬。

也就是說,在裝甲營抵達的片刻後,鋪天蓋地的兩萬輕騎,便是緊隨而至。

無奈之下,一衆黑衣人只好再次返回了這處破廟。

希望可以順利躲,過眼前這滅頂之災。

“怎麼樣李將軍,有發現嗎?”

古廟正門前,小倩的身影一閃而至。

要說今晚出力最多的,自然是城衛軍無疑。

但最爲辛苦的,卻是這蘭若寺的第一鬼妹,小倩。

一個時辰的時間,她幾乎跑遍了整座的鳳棲原。

此時再次出現時,那張精緻的小臉上,已經滿是疲憊。

“還在搜索,再等等吧。”

此處古廟雖然殘破不堪,但其佔地面積,卻也有着三千多個*方。

而且此時已經是深夜,想要徹底搜索個遍,多少也要花費上些許時間。

“小倩,李將軍,快過來,這後院有發現。”

隨着一聲高呼,龐萬斤的身影,出現在二人的視野當中。

別看這龐萬斤身形,胖的跟個球似的。

但在墨衛當中,這龐胖子的輕功,絕對能排進前五。

“你是……你是莫栓的手下?”

古廟後院,一口枯井的旁邊,一名灰頭土臉,甚至連面貌都有些看不清的男子,正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

要不是那身龍影衛的制服還算看得清楚,小倩甚至都要懷疑,此人是不是那傳說中的摸金校尉,專門跑到這鳳棲原來,盜墓尋寶。

“小倩……是我……馬老三。”

“你……馬三哥……?”

“你怎麼會在這裏?”

馬三猛,當年蘭若寺五虎將之一。

之前一直都跟在熊大身邊。

直至組建了龍影衛後,這馬老三才去給莫栓做了副手。

而之前在安德坊追入密道的那名龍影衛,自然不是別人。

正是這馬三猛,馬老三是也!

“密道……這枯井……就是通往安德坊的……密道。”

馬老三有氣無力的伸了伸手,告知了一件今晚最爲重要的信息。

先不管衆人鎖定的這最後一處古廟,是不是他們的最終目標。

單憑這枯井就是密道出口,衆人就有理由,將這古廟挖地三尺。

當然,此時的衆人還是有件事情,十分好奇的。

按理說,這馬三猛可是兩個時辰前追進這密道的。

如今這鳳棲原都快被衆人搜索遍了……

爲什麼這馬三猛卻纔從這枯井中鑽出來。

而且此時仔細看去,這馬三猛也足以稱得上是遍體鱗傷了。

尤其是他的雙手與雙膝,直到此刻,依舊向外滲這鮮紅的血水。

“馬三哥,你這一身傷……莫非是在密道中與人交手了?”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