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7章 沒有名分也沒關係

加入書签

白綾稚不說話了。

她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蘇楮墨的癡情遠遠超出了她的想象。

她甚至生出幾分愧疚感,覺得自己有些對不住他。

蘇楮墨強迫她抬起頭來:“稚兒,你看着我。”

“你不必有任何愧疚,也不需要覺得對不起誰。”

“這是我自願的,只要是你,不管做什麼我都心甘情願。”

白綾稚腦子裏“轟”的一聲,一片空白。

蘇楮墨卻趁機低下頭,輕輕的吻她。

“稚兒,你不能再推開我。就算不復合也沒關係,沒有名分也沒關係。”

他細細的親吻她的眉眼。

“稚兒,只要能見到你,待在你身邊,什麼都無所謂。”

白綾稚覺得自己可能是瘋了。

她竟然有一時衝動,想什麼都不顧了。

蘇楮墨將她托起,神色溫和,似乎在等一個答案。

白綾稚張張嘴,卻又覺得自己不該那麼自私。

可蘇楮墨有足夠的耐心等她。

他輕輕廝磨她的耳廓,輕輕的低下來親吻她的脖頸。

溫熱的呼吸打在她臉上,一下,又一下。

“稚兒,可以嗎?”

她不說話,蘇楮墨就又吻上來。

從最開始的溫柔,到逐漸有了幾分撩撥。

他太瞭解她了,輕易就讓她丟盔棄甲。

“稚兒,回答我。”

白綾稚整個人已經站不住了。

她軟軟的靠在蘇楮墨的懷裏,最終,還是點了頭。

蘇楮墨緊緊抱着她,將人放在榻上。

“可以嗎?”

他眸子亮的出奇,白綾稚竟沒由來的紅了臉。

然後,再次點頭。

這一晚,雲晴直接遣散了一直守在白綾稚門口的那些護衛。

然後,自己也忙不迭的離開。

牀幔搖晃着,最後一隻纖細的手伸出來,似乎想要抓住什麼。

卻被另一隻指節分明的大手握住,再次扯了回去。

低壓的嗓音在屋內迴盪。

“跑?稚兒,你該知道的,在這種事上,我從不會憐惜你。”

他吻去她的淚。

“不給我名分,總該給些補償吧?”

白綾稚連半句話都說不出,就被吻去了那些脆弱的破碎聲。

一直到日上三竿,白綾稚爬起來的時候,才後知後覺。

“生辰宴!”

她慌忙爬起來,卻看蘇楮墨已經收拾整齊準備出發了。

等女人收拾妥當,兩人匆匆趕去將軍府,才發現時間剛剛好。

裴凌辰笑着接過兩人的禮物。

整個生辰宴都進行的十分順利,可就在白綾稚起身的時候,忽然一陣猛烈地疼痛席捲而來!

她疼的要倒下去。

蘇楮墨臉色一沉,迅速反應過來將人抱住。

有人好奇的往這邊看,蘇楮墨知道不能露餡,只能朝着裴凌辰笑:“許是昨日太累,還沒休息好。麻煩小少爺給稚兒找一間客房。”

裴凌辰直覺不對,卻按捺住慌張,朝着賓客笑笑:“你們好奇什麼,小心長針眼!”

這下,衆人都不說話了,反而迅速低下頭。

害,看來是昨晚……太晚了唄。

裴凌辰壓下這些人的懷疑,這才連忙帶路。

等蘇楮墨把人放下的時候,才驚恐的發現,他身上全是血!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