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6章 我說,我不在乎

加入書签

白綾稚猛地就想起了三皇子和冥華。

“可行,但我們需要更周密的計劃。”

裴凌辰小心點頭:“你放心,我不會貿然行事。”

蘇楮墨這纔開口:“等你生辰宴結束,再商量對策。”

白綾稚回到府裏的時候,白幼淵正在和雲晴練劍。

見他們回來,他歡歡喜喜的收起木劍,這才撲過來:“孃親!蠱蟲解得還順利嗎?”

就在昨日,他還和白綾稚說,懷疑安貴妃他們會動手腳。

白綾稚點了點他的鼻子:“我們淵兒可真聰明呀!”

白幼淵得意洋洋的朝着蘇楮墨吐了吐舌頭。

“我爹爹是不是沒用?”

蘇楮墨:“???”

這臭小子,怎麼一天到晚,張口閉口就要挑釁他?

白綾稚快被笑死了,連忙把人抱進屋裏。

蘇楮墨一腳踏進去之後,這才輕哼:“今日分明是我去救了你孃親!”

小糰子吐吐舌頭,不理他。

白綾稚緊繃的神經終於徹底放鬆下來。

她親了親白幼淵的臉蛋:“這兩日都在看什麼書呀?有沒有研究有意思的東西?”

白幼淵脆生生的應着:“當然有!我在研究,這些蠱蟲到底是怎起作用的。如果能直接切斷起作用的這個點,是不是所有蠱蟲,都沒用了?”

白綾稚愣住。

這倒是……有意思的想法。

只是她很清楚這東西需要花費多少心力。

於是她揉了揉白幼淵的小腦袋:“慢慢來,不着急。”

等夜色漸深,白幼淵睡去,蘇楮墨才終於坐在白綾稚身旁。

“上次是我不對,貿然提起那種事。”

白綾稚愣住。

他……低頭了?

她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分明她的目的,是趕緊把人逼走,而不是讓蘇楮墨的底線越來越低。

白綾稚臉色沉了又沉:“你不必道歉。”

她想站起來離開,把人推得遠遠地。

可在伸手的時候,卻猛地發現了蘇楮墨手臂上……

她臉色猛地變了:“你去凌雲閣了?”

“我疼的時候咬的是你的胳膊?!”

她只覺得腦子裏炸開。

那也就是說,蘇楮墨應該猜到她爲什麼……

她只覺得更難受了。

“所以你既然什麼都知道,那就更該遠離我。”

她狠狠心,想要將人推開,卻被蘇楮墨再次摟入懷裏。

“白綾稚,我說了,我不在乎!”

他盯着她。

可白綾稚卻扭過頭去。

她不能心軟。

如果她的父母。真的喪心病狂,誰知道他們會把蘇楮墨連累成什麼樣?

他應該是高高在上的瑞王,而不是現在這個要在她面前苦苦哀求的人。

所以她抬腳要走。

蘇楮墨卻在這個時候直接將人束縛住,隨後低下頭,發狠了似的親她。

很快就有血腥氣在口腔蔓延。

可蘇楮墨不肯鬆手。

一直等到女人劇烈掙扎,他才移開:“稚兒,我再說一遍,我不在乎!”

他深深地望進了她的眼眸:“不管真相是什麼,不管最後到底是誰做的,目的是什麼,我都不在乎!”

“就算把命分給你一半,我也甘之如飴!”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

相關閱讀:
  • []醫學生真沉靜
  • [歷史軍事]逍遙小閒人
  • [玄幻魔法]神御萬界
  • [科幻小說]超新人
  • [都市言情]我的極品老婆
  • [玄幻魔法]法武封聖
  • [都市言情]天降醫婿
  • [玄幻魔法]不死戰神
  • [其他类型]魔方諸天
  • [武俠修真]從殺豬到殺神
  • [玄幻魔法]星空主宰
  • [都市言情]華娛之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