碾壓

加入書签

幾個富二代震驚間,韓塵已經走進了會所。

會所內部裝修得非常豪華,負責在大廳接待的迎賓都是前凸後翹膚白如雪的美女,就連大廳經理都是一等一的美女。

那美女經理一看有客人進來,立馬熱情地迎了上來。

“客人,請問您有預約麼?”

韓塵目光如劍般橫掃整個大廳,冷冰冰地問道:“李耀林在哪?”

“您找我們老闆?”

美女經理察覺到一絲不對勁,露出戒備的神色來。

卻在此時,一羣會所安保接到監控室的警報,烏泱泱地衝了過來。

“這逼是闖進來的!!”

美女經理趕忙從韓塵身旁退開。

“草擬嗎的,敢來砸我們青龍商會的場子,不知死活。”

安保頭頭是個一米八多的大塊頭,第一個衝了上來。

不過他來得快,回去更快。

韓塵一腳踹在了他的胸口上,他整個人像是一發炮彈般倒射而回,砸倒了一片安保。

“艹,給我弄死他!!”

安保頭頭感覺自己的肋骨斷了好幾根,半天都沒爬起來。

其他安保小弟一窩蜂地撲向了韓塵。

面對這麼多人的圍攻,韓塵面色毫無波瀾,不退反進。

明明情況很危險,可旁人看去時,他就像是閒庭漫步般穿梭在一羣安保中間。

都還沒看清怎麼回事,一羣安保就躺在了地上,疼得滿地打滾。

解決完一羣小嘍囉,韓塵一把抓起了安保頭頭的衣領,雙目宛如兩柄利刃冷厲。

“李耀林在哪?”

“去你m的!!”

安保頭頭摸出一把短刀朝着韓塵砍去。

韓塵面無表情地捏斷了他的手腕。

啊!!!

安保頭頭疼得厲聲慘叫。

“李耀林在哪?”

韓塵目光淡漠。

旋即像是耐心消耗殆盡,沒等安保頭頭回答,他就抬腳踩斷了安保頭頭的右腿。

啊——!!!

安保頭頭髮出更加悽慘的尖叫來。

韓塵面無表情,一字一句:

“人、在、哪?”

迎着韓塵冰冷徹骨的目光,安保頭頭感覺自己好像在面對一頭來自地獄的惡神,隨時都有可能丟掉自己的小命。

“在三樓!!在三樓包間!!”

安保頭頭終於扛不住心理和身體的雙重壓力,大喊着說出了李耀林的所在。

韓塵看向了年輕靚麗的美女經理。

“帶我去!”

美女經理根本不敢違抗韓塵的命令,趕忙帶着韓塵上了三樓,最後停在了一個名叫將軍府的包間門外。

“就……就在這兒!!”

美女經理俏臉上滿是驚恐。

轟!

韓塵一腳踹開了包間大門。

此時包間內,正坐着兩幫人馬。

一幫是以李耀林爲首,另一幫則是不知名的人物。

兩幫人馬似乎正在做什麼交易,桌子上放着五箱滿滿當當的刀樂。

他們誰也沒想到這個時候會有人踹開包間大門闖了進來,一時間都是高度緊張。

“誰叫李耀林?”

韓塵目光冷冽地橫掃包間,他根本不在乎這幫子人在搞什麼齷齪事。

“老子就是李耀林,你特麼誰啊?”

李耀林從沙發底下,掏出一把手槍,面色凶煞地站了起來。

下一刻,韓塵身形一晃,忽然就到了李耀林跟前。

“艹!!”

李耀林抬手開槍,可不知怎麼的,槍已經到了韓塵的手裏。

“人在哪?”

韓塵雙目泛着一絲冷冽的寒光,槍口對準了李耀林的腦袋。

“艹擬嗎的!!”

李耀林到底是個狠人,絲毫不懼。

嘭!

韓塵一槍打在了李耀林的左腿膝蓋上。

“艹!!”

李耀林疼得臭罵起來。

嘭!

韓塵第二槍打在了李耀林的右腿膝蓋上。

李耀林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膝蓋沁出一大片血水來。

嘭!

第三槍。

第一句沒有得到回答,韓塵就沒有再問,只是面無表情地開槍,似乎要開到李耀林回答爲止!!

第三槍打在了李耀林的左臂上。

啊!!

李耀林就算再狠,也不由地害怕起來。

就問了一句,連開三槍。

而且照韓塵這麼果斷的開槍,他要是不回答,身上可能還會多出無數個槍眼,最後不是疼死,就是流血流死!

“都特麼看着幹嘛,殺了他啊!!”

李耀林雙目通紅地怒吼。

能跟在李耀林身邊的,自然都是干將。

只是韓塵出手太快太猛,一時間所有人都被嚇壞了。

李耀林一聲怒吼後,這些人終於反應過來,一個個朝着韓塵撲了上來。

韓塵隨手提起身旁兩百多斤的鋼化玻璃酒桌掄了一圈。

李耀林的衆多幹將瞬間全軍覆沒,但凡碰着鋼化玻璃酒桌的,不是頭破血流,就是皮開肉綻

“矛韋!!”

卻在此時,李耀林一聲大喝。

從剛剛就蜷縮在包間一角的中年男子無奈地搖了搖頭,旋即宛如一道脫弦的利箭般朝着韓塵狂飆而來。

他顯然是個武者,雙目陰冷狠辣,內力醇厚澎湃。

青龍商會的歷史,甚至比某些武學世家的還要長。

能發展至今屹立不倒,不單單是因爲他們有着嚴明的規矩,還因爲他們擁有可以不斷培養武者的祕藥,因此青龍商會的武者數量並不少。

所以凡是市級別的分會,總會都要下派武者駐紮。

分會頭目負責賺黑錢,武者則負責清掃阻礙分會發展的敵人。

先前李耀林身邊的武者名爲陰倉,但陰倉被韓塵在大雁崖殺掉了,矛韋是總會下派的第二個武者。

和先前的陰倉一樣,矛韋也是一個內力高手。

武者的厲害,李耀林自然心知肚明。

看矛韋瞬間掠至韓塵跟前,而韓塵還傻兮兮地站在原地,他嘴角不由盪開一絲陰毒的冷笑來。

而矛韋看韓塵呆若木雞的樣子,臉上同樣綻出一抹獰笑來。

武者高手殺普通人,就跟捏死一隻螞蟻般容易。

他最喜歡看的,就是這些人死之前那種不解而又震驚的目光。

下一瞬,矛韋的手掌宛如毒蛇的蛇信般,朝着韓塵的喉結斬去。

“死!!”

咔!!

骨頭斷裂的聲音清脆入耳。

韓塵淡漠地看着矛韋,毫髮無傷。

而矛韋看着自己眼中變形的手指,滿面的難以置信。

不可能!!

“你也試試這招!”

韓塵嘴角揚起一抹冷笑,手掌快如殘影,瞬間便打碎了矛韋的喉結。

咳咳咳!

矛韋嘴角流出血沫子,捂着自己的喉嚨連連後退。

太快了,他甚至都沒看清韓塵是怎麼出的手!

這人不是普通人,而是實力遠在他之上的武道高手!

寒意從矛韋腳底竄起,他驚恐地盯着韓塵,最後無力地扶着牆壁緩緩坐在了地上。

窒息感越來越強,可他毫無辦法,只能任由生命流逝。

原來死亡是這麼痛苦的一件事!!

原來那些被他殺掉的人,在死之前竟是如此絕望無力!

李耀林這傢伙到底做了什麼,竟然惹怒了這樣一位高手。

可恨!!

該死!!

矛韋眼中的光彩宛如燃盡的木炭般,緩緩熄滅。

李耀林親眼看着自己最大的底牌被韓塵輕易擊潰,這才明白自己攤上了大事。

嘭!

又是一槍。

啊!!

李耀林從劇烈的疼痛中清醒過來。

“我抓得人很多,你說的到底是哪個?”

李耀林知道自己要是再不說,恐怕以後再也機會張嘴了。

韓塵蹲下身來,盯着李耀林的眼睛,冷聲提醒:

“金華縣!”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