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趕緊謝謝你二叔

加入書签

“誰救了你?”

刁青鸞聞言,頓時有些遲疑。

她也不知道,自家弟弟能從監獄出來,究竟是李晟的面子,還是二叔的功勞。

但從心底上講,刁青鸞更傾向於是二叔。

畢竟,縣太爺再對李晟感恩,也不可能就這麼把殺人的弟弟,當天就放回來。

但崔氏就不一樣了,崔氏的能量實在太大了,上至朝廷高。官,下至縣衙吏胥,崔氏都是有人的。

隨便一句話,就能翻手爲雲,覆手爲雨。

把弟弟從縣衙裏撈出來,也並非不可能。

但正是因此,面對崔氏這種龐然大物,刁青鸞就從心底中就有些抗拒。

畢竟,對方無緣無故地幫助自家,不可能是無所求的。

而面對崔氏的索求,極有可能會讓刁家,大傷元氣。

“哎……”

刁青鸞心中嘆息一聲:“如果是李晟出手幫助就好了……”

“這個事情先不急,回頭姐姐會去處理的。”刁青鸞扭頭看了一眼弟弟,含糊其辭的說了一聲,趕緊先拉着弟弟回府。

“小少爺回來了!”

“小少爺回來了!”

一路上,不少刁家的僕人看到刁龍,紛紛驚喜的迎過來。

很快便驚動了刁家的族老們。

刁青鸞本想先帶着弟弟回去休息,但是剛回府沒多久,便有僕人過來傳話:“大小姐,小少爺,二爺傳話,讓小少爺趕緊去祠堂一趟。”

“祠堂?”

刁青鸞聞言,頓時微微皺眉。

二叔現在就讓弟弟過去,很明顯就是在邀功了。

說不定,還要乘此機會,揪住這件事不放,甚至抓住這個機會,取消弟弟刁家繼承人的資格。

刁青鸞嘆息一聲,跟那個傳話的僕人說道:“你回去跟二叔說,小龍剛剛從監獄裏出來,受了些驚嚇,今天需要休息,明天我在帶着他去祠堂,跟諸位族老賠罪。”

“這……”

那僕人頓時臉色有些猶豫,低着頭,有些不知所措。

來之前,二爺可是給他下了死命令的。

“怎麼?我說的話你聽不懂嗎?”

刁青鸞眼見這僕人還站在原地不動,頓時秀眉微蹙,呵斥道。

“姐,我沒事兒,要不咱們先過去吧。”刁龍卻扯扯姐姐的衣袖,開口道。

這僕役明顯只是傳話而已,沒必要跟他爲難。

“今天發生這麼大的事兒,去了祠堂,族老們肯定會訓斥你的。”刁青鸞知道弟弟心軟,便低聲對弟弟解釋道。

“姐,沒事兒的。”

刁龍神色十分輕鬆的一笑:“本來就是我自己闖禍,讓族老們擔心了。”

刁龍這麼一說,頓時讓刁青鸞刮目相看。

換成之前,一聽說要去祠堂挨訓,周龍就會哭着鬧着,怎麼也不去。

但現在卻主動要去面對。

看來,今天的事情,的確讓弟弟觸動很大,也算是一樁好事了。

刁青鸞心中頓時欣慰不少。

“既然你這麼說,那姐姐陪你一塊去。”

刁青鸞拉着弟弟,幾人一同前往祠堂。

夏鈴兒和老管家,依舊被堵在門外。

一進祠堂大門,叫青鸞就聽到祠堂內一陣歡笑之聲。

“二爺,還是您有本事……”

“可不是嗎,這次竟然還搭上了崔氏的路子,這可是咱們刁家的機遇啊!”

“二爺可真是咱們刁家的福星啊!”

一衆刁家人圍着刁長寅,紛紛恭維着。

“噯,都是爲了咱們自家嘛。”

刁二叔擺擺手,一臉享受地樂呵呵道。

正說着,刁青鸞便帶着弟弟進門了。

“哎呦,這不是我大侄子嗎?”

就在此時,正在享受衆人恭維的刁長寅,看到刁青鸞領着弟弟進門,頓時眼前一亮,連忙起身。

他三步並做兩步的跑過來,一臉驚喜地伸手拍拍刁龍的肩膀:“不愧是崔家,這說話就是算話,我這前腳剛回來,你這後腳就跟着回來了。”

刁龍嫌棄地瞅了一眼自家二叔,下意識的閃過二叔拍來的手掌。

“誒,你這小子。”

刁長寅沒有絲毫的尷尬,哈哈笑兩聲,拍拍手掌。

“放肆!怎麼能對你二叔如此無禮?”

一位族老拄着柺杖站起來,呵斥了一聲:“還不趕緊謝謝你二叔。”

“謝他?”

刁龍頓時有些抗拒,不滿的撅着嘴巴道:“我謝他什麼?”

“呵呵,要是沒有你二叔這麼幫你,你早就死在縣衙的大牢裏了!”

旁邊一個族老此時開口,冷笑一聲。

“什麼意思?”

刁龍聞言,頓時微微一愣,趕緊看向身邊的刁青鸞:“姐,他們這是什麼意思?”

“怎麼,青鸞還沒跟你說呢?”

刁長寅聞言,頓時有些不滿,昂着脖子,對刁龍開口道:“小侄子,你知道你爲什麼能這麼快,就從大牢裏出來嗎?”

“爲什麼?當然是因爲我沒殺人啊!”

刁龍理所當然道:“我既然沒殺人,那就只是打架鬥毆而已,所以縣老爺才下令把放出來。”

“什麼?沒殺人?”

刁長寅聞言,就是哈哈大笑,笑的前仰後合,捂着肚子。

“笑什麼?這有什麼好笑的?”

刁龍有些惱怒。

“你這孩子,當真是不懂事理。”

一個族老從旁邊站起來,搖搖頭,訓斥道:“什麼沒殺人,那只是人家給你的託辭而已,你居然還真信了。”

“託辭?”

刁龍聞言,頓時臉色一慌:“這怎麼會是託詞呢?明明是那個袁捕頭,親自跟我說的。”

“愚不可及!”

刁二叔搖搖頭,冷笑道:“既然你覺得是真的,那我問你,你可曾親眼見到張四活着?”

“這……”

刁龍聞言,頓時心中更是慌張,而後頹然的低下頭顱:“我……我沒見到。”

“哼!”

刁長寅頓時胳膊一攤:“這不就結了,你既然沒有看到那人活着,你怎麼會覺得,袁捕頭跟你說的話,是真話而不是託詞呢?”

“這……”

刁龍頓時臉色煞白:“那……那我豈不是真的殺了人?”

“你以爲呢?”

刁長寅再次冷笑:“要不是你二叔我,千方百計的跑到人家崔府求情,請到崔小公子給你說情,你以爲你能這麼快地從大牢出來?”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