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章 池瑤躲她?

加入書签

傅?!

如果她沒記錯的話,李博士曾提到過,給首都提供藥劑的人是傅院士,該不會傅先生也和傅澤有關係吧?!

想到這,顧夭夭皺起眉,“傅先生的全名叫什麼?和南豐基地代理基地長傅澤之間有沒有關係?”

“少奶奶你可能還不太瞭解七里香。”許家旺搖頭,將一開始剛戴好的就摘下的墨鏡隨手揣兜裏,單手握緊方向盤,“基地內住着不少權貴,基本末世爆發前都得罪過不少人。”

“爲了保證他們的安全,全名只有上層的人才知道,就連進入那片區域都需要特製的磁卡纔行,而我目前還沒達到那資格。”

想了想,許家旺補充一句,“不過,或許十三可以,少奶奶不妨讓他試試。”

沒等顧夭夭回話,看眼炙熱刺眼的光線,許家旺伸手從副駕駛座上拿起一把摺疊傘遞過去,“你和小姐談話,大概不希望被外人打擾,所以我就不送少奶奶上去了。”

聽到這話,顧夭夭不由地多看許家旺兩眼。

不愧是跟在池奎身邊的人,這麼有眼力勁,但是光憑這些事情,還不足以讓顧夭夭信任他。

就連十三,顧夭夭只不過信了三分。

接過遞過來的傘,顧夭夭勾了勾脣角,眼中閃過一抹精光,“停好車後,幫我把樓梯堵住樓梯,如果阿瑤在家的話,恐怕傅先生的人還在來找她,我不希望我們還沒說清楚就有人來打擾。”

許家旺再次通過後視鏡看了眼打車車門準備下車的顧夭夭,這個看似矜貴嬌弱惹人憐愛的少女,卻多次被池奎提及,甚至以一己之力攪亂了池奎在南豐基地的計劃。

再後來,又陸陸續續從不同戰隊口中得知少女的各種事跡,以及她和池樹的關係。

許家旺就知道自己的機會來了。

野心那麼大的池奎,是不可能會輕易放過這麼一個優秀的人,更別說少女還是池家繼承人池樹的未婚妻了。

他相信,池奎會不擇手段地把那叫顧夭夭的少女,逼來七里香基地。

對此一無所知的顧夭夭剛下車,就感覺滾燙的熱氣撲面而來,她撐着傘看眼已經移到保安亭裏的守衛,心裏十分清楚,目前的氣溫不過是開胃菜,再過一兩個月氣溫將會拔高一個新高度。

見他們走出來準備阻止她往前走,而此刻許家旺去停車了,顧夭夭直接將傘柄轉了一圈,露出上面雕刻的“池”字,端着槍的幾人當即低下頭,恭敬地側身讓出路。

莫名的,顧夭夭覺得在七里香,掛着個池家少奶奶的頭銜,能獲取不少便利。

興許,許家旺所提到的權貴區,她可以去碰碰運氣。

不過現在最要緊的是,得弄清楚,池奎究竟對池瑤做了什麼。

帶着疑惑,顧夭夭收起傘走上臺階,快速來到四樓敲了敲房門,“阿瑤,是我夭夭。”

屋內沒有任何的動靜。

生怕池瑤出事,顧夭夭直接操控精神力掃了掃,沒有任何的波動,池瑤確實不在屋裏。

眉頭緊鎖,顧夭夭不願直接離開,就這麼站在門外,試圖等着池瑤回來。

她們兩人必須得談一談。

沒過多久,一陣腳步聲從下向上傳來,顧夭夭心頭一喜,但細聽之後又滿臉的失落。

這腳步聲不是池瑤的。

感應到熟悉的精神力,顧夭夭抿緊嘴脣看向出現在走廊上的許家旺,心情不是很好的用眼神示意他有話快說。

“少奶奶,我剛纔打聽過了,傅先生今天並沒有找小姐。”許家旺走*,有意壓低聲音,“但有人看到小姐今天一大早就出門了,具體去哪他也不清楚。”

聽到這話,顧夭夭心頭一震。

她明白了,池瑤這是在躲她。

究竟是出了什麼事,讓池瑤這麼害怕她知道。

神色逐漸變得凝重,顧夭夭努力剋制住心頭湧上的不安,“把你知道有關於阿瑤的事情,統統和我說一遍,不要遺漏任何細節。”

許家旺點頭,依舊壓着聲音,“老闆一直都知道小姐和少爺的行蹤,這次讓小姐提前回來,主要是爲的是你。”

爲了她?

難道池奎也是想要那張磁卡嗎?

顧夭夭皺眉追問,“陪同阿瑤來七里香基地的,是不是一男一女?”

以她對男主陳讓的瞭解,是絕對不可能讓池瑤深陷危險之中,卻始終沒有現身的。

可出乎顧夭夭的預料,許家旺搖了搖頭,“只有周靜陪小姐來七里香。”

“你確定?”顧夭夭問。

許家旺很肯定的點頭,“我確定,因爲那天是我親自接的人。”

這幾天想的事情太多,顧夭夭覺得腦袋有些漲疼,抬手用力揉按眉心,“繼續說下去。”

“那天我把她們直接送到池家大宅,也是全程陪同,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許家旺努力回憶當天的情況,突然拍了拍腦袋,“不過後面老闆讓我們全部人都出去,只留下小姐一人。”

“之後小姐就一直住在池家大宅,沒過幾天就搬了出來。”許家旺邊說邊看顧夭夭,“至於周靜,老闆說她活不了多久,就安排到專門負責清理喪屍的部門了。”

提到周靜時,許家旺的語氣有些奇怪。

顧夭夭也不打算拆穿他口中的什麼清理喪屍,只是冷漠點了點頭,就轉身往樓下走。

池瑤有意躲着她,就算她蹲在這裏一整天都無濟於事。

今晚的宴會,她一定要把握好。

到時候不管是傅先生的真實身份,還是池瑤爲什麼受限於池奎,她都要弄清楚。

“今晚的宴會,幫我安排個人進去。”在經過許家旺時,顧夭夭停下腳步,眼神犀利地瞥了眼許家旺,“如果這件事你辦好了,我就相信你是真心要和我合作的。”

“請說。”許家旺果斷詢問。

時間不等人,顧夭夭沒耐心等林致遠心動,直截了當地說,“把林致遠安排進去,宴會結束之後,我希望以後他也算是池家的人。”

說着,顧夭夭把傘扔進許家旺懷裏,“到時候,你和他說是我讓你這麼做的,他就清楚是怎麼回事了。”

“明白了。”許家旺露出自信的笑容,“你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