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意外的一個吻

加入書签

厲之衍正要回答她,低頭一看書奈緊閉着眼睛,睫毛害怕的亂顫。

這明顯不是在問聲音,是怕鬼了吧。

厲之衍有些好笑,抬手在她頭上輕落了一下:“別怕,沒什麼東西。”

書奈睫毛輕顫,被這動作自然的一下輕拍搞得有些無措起來,不自覺後退了一步。

身後腳下的土地沾染了水汽,鬆軟又潮溼。

書奈一是猝不及防,一腳踩進了淤泥。

原本就怕得頭昏眼花,踩進淤泥的那一瞬她大腦頓時一空,抓着厲之衍的手下意識的就鬆開了。

就連驚慌的一聲尖叫都沒能發出,她一下子失重的往下倒。

厲之衍瞳孔緊縮,第一時間去拉她,沒拉住,反而也因爲腳下踩空,被和書奈一起掉了下去。

身體在窒息般的失重中找不到一點方向,他只來得及把重心下壓,趕在書奈後腦勺着地之前用胳膊護住。

一切發生的很快,書奈後腦勺被墊上了什麼,沒砸上致命的石頭,耳邊淙淙淌水的水流聲更甚。

她後背砸進了一片溼濡中,在水的浮力下極大的緩和了衝力。

書奈驚魂未定的大腦剛剛感受到身體的存在,就同時感受到了身上壓着的沉重的肉體。

急促的呼吸之中,她恍若陷進了厲之衍滿是清冷雪松味的懷裏——

不,不是好似!

“厲之衍——!”

書奈懸空中的記憶回籠,驚慌短促的叫了一聲。

厲之衍體型比她高出不少,下落時又是下意識的繃緊着身體,渾身繃緊的肌肉砸在書奈身體上的重量超乎預想。

從空中跌落聽着是兇險,但還好兩人只是跌進了一個可以稱得上是捕獸神地的地方,現在這個捕獸神地捕捉到的是書奈和厲之衍這兩隻兩腳獸。

兩人都是落在溪水裏,書奈除了不可避免地疼痛之外,目前還沒發現其他傷勢。

她驚慌厲之衍的情況,倉促的掙脫着抬起些抬頭來:“厲之衍,你怎麼樣??!”

厲之衍下落的時候是刻意護住她的,下落的時間太短,沒來得及當成她的肉墊,但也是護住了最關鍵的後腦,整個人已經儘量不往書奈身上趟。

書奈*安無事,他卻能感覺到他護在書奈後腦的整隻手都是刺痛的,也不知都有沒有傷到骨頭。

“……我沒事。”

厲之衍咳了一聲,原本就因爲感冒沙啞的嗓子更啞了,說話時噴出的熱汽全落在書奈的脖頸。

書奈生理性的起了一層雞皮疙瘩,掙扎着抬起身子想把被她壓着的厲之衍的手扯出來。

不知道是不是她剛剛被摔傻了,似乎聽到一些不太妙的響動。

厲之衍費力的抬起身子,正要躺*,正在這時,突然聽到從空中落下來的動靜。

他來不及反應,下意識的側身護在書奈身上,從‘洞穴’邊際突然下落的土塊砸在他後背肩胛骨上在——

本就此刺痛的肩胛骨更是一下脫力,後背僵硬,身體突然一重。

猝不及防,猛地一下往身下人的身上撞去,重重的砸在書奈臉上。

“——啊!”

書奈剛撐起些身體,一下又被厲之衍重重砸了回去,陰差陽錯的竟然雙脣想碰。

厲之衍的嘴脣削薄,像是他這個人似的,幾乎沒什麼溫度。

碰在書奈脣上的力道幾乎可以用‘砸’來形容——

那一瞬間書奈只覺得嘴脣刺痛的厲害,像是被人生生咬下來一塊肉似的!

“疼……”書奈抖着嘴脣,聲音都帶上了難以自控的哭腔。

她這人不好哭,但怕疼。

“書……”厲之衍嘴脣也疼,疼得全麻了。

他伸出舌尖舔砥鈍痛的嘴脣,毫不意外的嚐到了鮮血的鐵腥味兒。

天色太暗了,沒有光照,根本看不清書奈嘴上的傷勢。

鼻腔之間除了潮溼的空氣就只有讓人反胃的鐵腥味兒。

他後背沉重的感知不到力道,像是被一塊巨石壓着似的,動彈不得。

被壓在身下的書奈還無意識的不住低聲哭哼着。

厲之衍眉頭跳了跳,幾不可察的嘆了口氣,支着顫抖的手肘,低頭輕輕隔着距離在書奈脣上輕吹了口氣。

不知道是空氣涼,還是厲之衍身上的涼氣。

書奈疼痛麻木的嘴脣被突然來的涼氣鎮住了,她不禁淚眼婆娑的睜開眼睛。

夜色降臨。

兩人待的位置地勢太低了,月光直到這會兒才姍姍來遲。

照進洞穴的月華映進厲之衍的那雙沉靜的黑眼睛,原是清冷如孤月,不知道是不是她蒙着層淚水的眼睛太過模糊,竟然從中看到了某種*乎攝人心魂的溫柔。

書奈無意識抽泣的聲音都緩緩停了下來,呆愣愣的看着他:“……”

厲之衍似乎是被這種目光捕獲似的,緩緩傾下身,一言不發的與書奈對視。

周圍靜謐的只剩下淙淙流水聲,兩道逐漸交錯起的呼吸聲,隱隱約約能聽到兩道交錯在一起的心跳聲……

兩人湊得很*,書奈都能感覺都厲之衍落在她身上的炙熱呼吸,她下意識的打了個哆嗦。

兩道相織的視線恍若帶着某種一觸即發的遲疑的試探,發麻的胸口隱隱約約帶着燒心灼肺的反應,點點星火帶着足以燎原般蔓延開來的慾望。

厲之衍呼吸粗重,忍不住想書奈湊*,呼吸*在咫尺般交融。

恰到好處的氛圍。

厲之衍筆直的長睫微闔,傾身向書奈的脣角。

本該是兩個各自帶着鮮血和傷口的脣角的相碰,卻在呼吸更*的時候,被書奈顫抖着手推開。

她力氣小,大腦一片空白中也沒有用力。

原本該是不可能推開的,然而她手伸過去阻擋的時候,厲之衍被她推開一瞬,別過臉去。

該是發乎於情的觸碰,止乎以理的停滯下氣氛變得有些怪異起來。

空氣冷悶焦灼,書奈胸口發悶。

她短促的呼吸兩下,強硬的轉移話題:“其他人會不會發現我們丟了?”

話說出去她都後悔——

他們兩個大活人消失了這麼久,怎麼可能不被發現?

那些人現在都沒找過來,只能說是這個天然而成的洞穴太過隱蔽的原因。

掉進來都是意外,指望着他們一寸一寸的摸過來,怕是要等到明天了。

這樣一想,書奈突然有些沮喪。

“沒事。”

一片安靜的月色中,厲之衍嗓音沙啞,輕咳了一聲,“厲沉會找過來的。”

“嗯?”

厲之衍嗓子不舒服,像是在整個喉腔悶了一腔鐵腥的血似的。

他刻意避開書奈的視線,滾了滾喉結才說到:“秋明山沒開發出來之前,厲沉一小就在這裏跑,這個地方,他肯定能找來。”

“……”書奈鬆了口氣,悶悶的點了點頭,沒再出聲。

原本該順着話題延下去,但是剛剛的事兒還哽在書奈心頭。

上不去,又順不下來。

厲之衍傾身下來的時候,無法否認,書奈心裏沒升起一絲的反感。

只是當年的事給她的陰影太大,況且……厲之衍也是有未婚妻的人。

想到這裏,書奈不禁渾身僵硬,還沒等她有進一步的反應,厲之衍像是塊木板一樣悶悶的倒在她身上。

堅硬的胸膛沒半點兒緩衝,砸壓在她柔軟的胸上,都已經幾乎被疼痛麻木掉的身體再度開發了新一處的疼痛。

書奈頓時只有吐氣的勁兒,她抬手扶在厲之衍肩膀:“厲……”

“讓我躺會兒,沒力氣了。”

厲之衍嗓音中已經是難掩疲憊,說話吐氣間的炙熱呼吸全噴灑在書奈赤裸的脖頸上。

——她本來也沒想着要趕他走。

書奈身體緊繃,一點兒不敢亂動彈,呼吸都刻意的放緩:“好……”

雖然月光淺淡看不清實況,但厲之衍一直在護着她,身上的傷肯定比她身上要重的多!

在呼吸都顯得突兀的寂靜中,厲之衍突然開口:“你這幾天爲什麼躲我?”

一句話殺得正在心裏胡思亂想的書奈呆愣起來:“……什、什麼?”

“你在躲我。”

厲之衍的話是淡淡的陳述句,說話間的氣息更加深了這話對書奈的壓迫力。

“我……沒有。”書奈瞥開視線,又長又濃密的睫毛遮住眼睛。

“沒有嗎?”厲之衍的聲音還是很淺,要是仔細聽去,似乎帶這些淡淡的委屈在裏邊,“爲什麼不回我的消息,爲什麼見到我不打招呼?”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