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 你還是回自己的家

加入書签

“爺爺,這是我特意爲你買的,排了好久的隊呢。”鬱曉雯抓着盒子,一臉討好地說。

鬱寒走到南笙的身邊,一臉不爽地看着鬱曉雯演戲。

鬱老爺子冷漠地看了一眼她手上的盒子,開口說:“糕點記,不就在長勝街?你從醫院過去,也不過十來分鐘。況且它家糕點,現在已經沒有以前那麼火熱了,不用排隊。”

他如此不給鬱曉雯面子,將她的謊話拆穿,讓鬱曉雯的表情頓時尷尬異常。

“曉雯,這就是你在乎我的做法?我住着醫院,你跑去逛一天的街,我給你打十幾通電話不接,你哥哥給你打電話,你直接關機?”鬱老爺子繼續問。

鬱曉雯一副做錯事情的樣子:“我手機是沒電關機了的……這些東西都是朋友幫我付賬的。”

“你從沒有想過關心別人,你只在乎自己的利益。你若是不想來照顧,跟你大哥說一聲就是,你要照顧我,又跑出去一天,電話都不接,如果沒有你三哥,我今天在醫院出事,也沒有人知道。”鬱老爺子看着鬱曉雯,臉色嚴厲。

“爺爺,我不是故意的……況且笙笙姐也沒來管你啊,你爲什麼就只說我?”鬱曉雯紅着眼睛給自己找藉口。

“我的孩子今天要開家長會,我早跟爺爺說過了,你少來攀咬我。”南笙冷着臉,滿臉不悅地說。

“你也不是第一次做這種事情了,之前媽媽在醫院,你也是關機,不接電話。逛街是不是比你親人的命都重要?”鬱寒口氣不善地質問鬱曉雯。

鬱曉雯紅着眼睛說:“要你管?!”

“不用你哥管,你想要誰管?曉雯,我已經通知了你爸媽,讓你爸媽今天就帶你回去。你以後的零花錢,鬱家也會給你的,但你現在必須回自己的家裏去。”鬱老爺子冷着臉,眼神也銳利異常。

鬱曉雯愣了一下,隨後哭着去抓鬱老爺子的手。

然而鬱老爺子卻用力甩開她:“這次你哭也沒用!鬱家的親人於你而言,連逛街都比不上,你何不回家?家裏總歸沒有人約束你!”

鬱曉雯眼淚稀里嘩啦的,她哽咽着道:“爺爺,你真的不要我了?”

“是我不要你?是你不要鬱家的人!你媽媽受傷,你逛街不接電話,我受傷,你也是這樣,你還要誰要你?”鬱老爺子的聲音裏滿是冰冷。

鬱曉雯拼命搖頭:“爺爺……我這次真的錯了。”

“我給你的機會太多了,你從來都沒有珍惜過。”鬱老爺子一臉失望地看着她,“這次你就是自殺,也與我鬱家無關。我們能救得了你一次,可救不了你第二次。”

鬱曉雯不斷搖頭,她哭得梨花帶雨的:“爺爺……你別拋棄我,我保證會——”

“你從來都沒有在意過親情這種東西,你保證什麼?你保證不了。感情這種東西是日久天長相處才擁有的,我們鬱家和你想處二十三年,你都沒有把我們當回事,看來是根本不在意我們。”鬱老爺子淡淡說道。

這次鬱曉雯再怎麼發瘋,他都不會心軟的。

“也不想想,爺爺是因爲誰而受傷的。你非但不愧疚,還理所當然的跑出去逛街,把一個老人丟在醫院,你可真有心!”鬱寒想想她的行徑就覺得生氣。

哪裏有她這樣沒心沒肺的東西?

鬱曉雯哭得上氣不接下氣的。

鬱楚來的時候,她像是找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上前剛要說話,鬱楚就抽了她一耳光:“爺爺一個人在醫院,你連跟我們說都不說一聲,就跑出去逛街。打你電話不接,還關機,你這麼喜歡逛街就出去繼續逛好了,你回來做什麼?!”

鬱曉雯的哭聲都停止了,她呆愣在原地,不敢相信,他們最溫和最和善的大哥打了她。

鬱老爺子和鬱寒也都呆住了。

南笙更是詫異。

“你知道打點滴沒有人照顧是多危險的事情?我之前說給爺爺找護工,你不肯,非要攬下這活兒,結果就這樣?!如果血管裏進了空氣,你知道是什麼後果嗎?!”鬱楚怒聲發問。

病房裏鴉雀無聲。

沈逢時站在一邊,看鬱曉雯還挺不服氣的,他淡淡說道:“鬱老爺子年紀這麼大,點滴裏的藥物本就有安眠成分,沒有人照看,點滴打完,空氣進入血管裏,會讓他失去生命。”

“你把你最親最疼愛你的人的命拿來當兒戲,我今天打你一耳光真是便宜你了!”鬱楚說完,就深吸一口氣走向了鬱老爺子。

鬱曉雯默默哭着,眼淚在眼眶裏打轉。

“就因爲南笙回來,我做什麼都是錯的……”半響,鬱曉雯哭着說道。

“這跟南笙有什麼關係?”鬱老爺子板着臉說。

“以前你們都不會這樣的!”鬱曉雯哭着大叫。

“因爲以前你沒鬧出這些事情來,而且我們一直把你當最疼愛的妹妹,從來都是護着你的,誰知道讓你照顧人,你就暴露出自己的本性來!”鬱楚冷冰冰地說。

鬱曉雯還要說話,鬱寒卻不冷不熱地說:“你本質就是自私自利,作爲你的哥哥,我在住院期間,你可真是沒給我訂一次晚餐呢。笙笙那麼忙,都會時不時送飯給我喫,你有多忙啊?你有兩個孩子的媽媽忙嗎?”

鬱曉雯捂着臉,低聲哽咽。

“不用跟他說了,等她父母過來,把她接回去。”鬱老爺子根本不想跟鬱曉雯多說。

他已經徹底對鬱曉雯失望了,也不會再對她有任何的期待。

鬱曉雯沒想到,自己就是和曾經一樣……卻落到這樣的下場。

一定是南笙在背後挑撥離間的。

她紅着眼睛看向南笙:“一定是你的錯……你在爺爺面前說我壞話!”

“我媽媽今天一直都在學校,你不要污衊她!”小葡萄立即把南笙護在身後,一臉憤怒地瞪着鬱曉雯。

“做錯事情承認錯誤,是很難的事情嗎?”西瓜也仰頭,一臉疑惑地看着鬱曉雯說。

鬱曉雯紅着眼睛怒聲吼道:“要你管?!你們兩個小雜種有什麼資格管我的事情?!”

“曉雯你說什麼?!”鬱老爺子頓時氣得一巴掌拍到牀頭的桌子上。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