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 讓你先行退婚

加入書签

“做事情太過優柔寡斷纔會壞事。”

“既然長痛不如短痛,我自當早點杜絕更多的牽扯纔是。”

許景之的話讓他不由得想到之前孩子丟失的事情。

若是他足夠果斷,也不會造成夫人得了瘋病這般久。

理智上是這個道理,可感情裏他覺得許景之的做法不對。

“話雖如此,可小王爺一旦做出此事,袁小姐會因爲被退婚一事受人指指點點。”

“尤其是被你退婚後,她再難找到夫家。”

許景之沉默沒接嘴,他不覺得這是問題。

只要退婚奏摺上再添一筆是自己之錯,那她的名聲加上身份不會受太大委屈。

至於其他要受的,也是她該的。

來束城短短時日,便鬧出不少血雨腥風,因此該付出一定代價。

“再者,別人會說王小姐不是,覺得她狐媚了你。”

“你一個決定同時辱了兩個人,這樣你還覺得值嗎?”

說到王小悅,許景之總算有了反應。

都說衆口鑠金,她要是尋常女子藏於閨房裏,閒雜話傷她心多些。

可她還是個商人,因此影響很大。

“我知道該怎麼處理了,多謝侯爺今日的肺腑之言。”

經過他的勸解,他確實不會上奏,但不代表爲了袁家二小姐的名聲選擇娶了她。

“罷了,本侯觀小王爺是個有主見的。”

“今日能聽進這麼多,也算是給本侯面子了,接下來想做什麼就去做吧。”

定遠侯感覺到,他們的婚約還是要退的,至於怎麼個退法,就不是他該問的了。

“袁小姐現在在哪兒?”

“回主子話,這個時辰應該在院內!”侍衛站在一側畢恭畢敬回答。

“把這份奏摺毀了,另外備好馬匹,準備充足的食物,我們稍後就出發。”

定遠侯沒有阻攔,出了上京城即是朝廷的人,也是江湖兒女。

分別乃是常事,自然習以爲常,小有難捨難分。

“對了,聽聞柳大夫還在府內?”他沒想到小悅自己走了,把柳川姑姑留下了。

“是內人還有不適,所以柳大夫暫不離開。”

“但今早下人傳話來說柳大夫也打算在午後離開了。”

侯爺如實說。

“先去柳大夫那裏,”他打算寫一封解釋的書信,讓她代爲轉達,先*息她的怒氣。

之後再見解釋起來,該會容易點吧?

柳川姑姑接到他的請求,一開始是拒絕的,但挨不住他一再乞求,心軟答應幫他一次。

“先說好了,這書信我送到,但她接不接、看不看,我可不敢保證啊!”

“沒事,柳大夫幫到的足夠多了。”許景之得到回答,欣喜若狂。

送走柳川姑姑後,他纔去尋袁家二小姐。

對方見她來,不禁喜上眉梢。

她就知道,只有王家那個小賤人走了,他纔會明白她的好,這不、開始主動來找她了。

“小王爺,您今日怎麼有空來了?”心裏雖是高興的,但又不敢相信。

“今日來尋你,是爲了婚約之事,我本想上奏退婚,但對你名聲有害。”

“所以今日來找你,是想讓你退婚,這樣就可保住你的聲譽。”

袁家二小姐纔剛剛生出喜悅,嬌羞之情。

轉眼就被要求退婚,如遭晴天霹靂,半天沒回過神來。

“您說什麼?”緊接着便是尖銳的質問聲。

她可是心心念念盼着和他成婚。

他怎能爲了一個低賤的人羞辱她!一想到這裏,她不禁紅了雙眼。

“我說讓你自己去退婚!”許景之依舊是那副冷若冰霜的態度。

“爲什麼?難道我比不上她嗎?爲何你就非她不可呢!”

她無法相信,看他如同看一個着魔了的人。

許景之垂下眸,回憶起過往種種,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因爲她的哪一個優點而愛上她的。

可就是沒有原因,他才愈發執着,想要探明真相,卻在試探下越陷越深。

“拋開袁小姐在酒樓做的事,你很好。”

“但感情的事情,從來都沒有道理,所以回去退婚吧!”

袁家二小姐卻只覺得好笑,這麼久以來,他還是第一次用這般*和的語氣和她說話。

但話裏的內容,卻讓她如墜冰窖。

“絕不可能!”

“這事是陛下欽定,難道小王爺要將它當做玩笑,隨意更改嗎?陛下是不會同意的!”

許景之淡然望向她:“這不是和你商量,是通知一聲,我不會娶你爲妻,請你自行離開。”

“另外爲了你的面子,可以讓你先行退婚。”

“能給的僅此而已,你若是不答應就別怪我無情。”

冰冷的聲音如同冰刀子,一把一把插入她的胸膛,讓她不寒而慄。

“我絕不讓步!”身爲貴女的最後倔強,她也回以同樣強韌的態度。

許景之並未因爲她拒絕而惱羞成怒,就像剛剛說的,他只是通知一聲。

若是她拒不配合,磨滅他的耐心,代價是她支付不起的。

“來人,把袁小姐安全送回去,路上別讓任何人靠*她,也別讓她離開馬車!”

既然她不想好好商議,他便強行讓她回去。

至於她會不會退婚,他不抱太大希望,看來還得另想法子了。

“小王爺,您不能這樣對您的未婚妻,爹爹和陛下會生氣的!”

被架着的袁家二小姐奮力掙扎,卻只是徒勞,只能由兩隻腿在空中彈跳,撲打空氣。

沒有徹底處理好,許景之心裏始終存着不安,這一鬧就又耽擱了不少時間。

柳川姑姑卻不負他託,日夜兼程,在下一個城鎮追上了王小悅等人。

“這城裏這般大,我該在何處尋得她們?”等進了城,她也犯了難。

知道她在這裏,是連日來密不可分的書信來往。

但因爲位置移動,沒有交代寫信時暫居何處?

所以她是知道王小悅在這裏,可找不到她,更有可能錯過她。

“這位夫人,你可知最*的客棧走那條路?”

按照常理,一路奔波後,迫切找個客棧休息,離城門最*的是最佳選擇。

“這邊。”

“多謝。”

正準備離開的王小悅就這麼和找來的柳川姑姑對上,二人皆是欣喜若狂。

“沒想到你這麼快就到了!”

而柳川姑姑相較於熱情,更熱衷於完成責任。

“這是許景之讓我帶給你的書信,”她從行囊裏找出信封交給她。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