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折騰了一天

加入書签

早在她從樓梯上摔下來那一刻起,她們維持在表面的那一層窗戶紙早就已經被捅破了。

“江意歡,我有意要跟你交好,你是個聰明人,聰明人都會做最正確的選擇,對你來說離開南城,離開鶴辭就是最好的結局。”慕卿卿笑得累了,停了下來。

她們兩個人,誰強誰弱一目瞭然。

江意歡跟她,根本沒有任何一點可以比的地方,偏偏是這樣一個人成爲了鶴辭的妻子。

鶴海波的眼睛真是瞎了。

“結局?”

江意歡總覺得從慕卿卿嘴裏說出的這兩個字有點不對勁。

“是啊,離開或者是留下你自己權衡利弊。”

一側,張媽帶着慕卿卿要的水果走到了病牀邊上。

“外面能買到的不如家裏的好。”

慕卿卿眯着眼睛笑道:“意歡幫我削個蘋果吧,阿辭說了,在我沒有徹底的好之前,你應該要負責任。”

別人不知道但慕卿卿可對自己做的事情門清,不過那又如何。

有了鶴辭的撐腰,江意歡在怎麼委屈還不是要乖乖在自己的牀前服侍着。

“意歡,接下來我們相處的時間還長,你確定一開始就要這樣?”

見着江意歡半天沒動,慕卿卿皺眉提醒道。

“慕小姐還是不要叫的這麼親密了。”江意歡伸手從張媽剛剛放好的水果籃裏面的蘋果,纖細的手指輕輕勾了勾桌面上泛着冷光的刀刃:“這種稱呼你叫着不舒服,我聽着也很不舒服。”

說着,她便拉過一旁的椅子坐在病牀邊上一點點削着鮮紅色的蘋果,隨着刀刃的移動速度的加快,白嫩的果肉也逐漸出現。

慕卿卿看着那果肉一點點被劃在果盤上,心底的恐慌被放大。

可她有什麼好恐慌的?

該害怕的人是江意歡纔對。

慕卿卿本來就是一個極有手段的人,她最擅長的就是不動聲色的折磨人。

江意歡落在她的手裏,自然是要受罪一番。

這一天下來,她藉着各種由頭讓她在烈日下來回奔走。

不是文件掉了,就是合作商的東西落在工作室。

結果這一番來回找,送過來的東西卻又沒那麼重要。

任是誰在經過這麼一番折騰以後一定會有脾氣,但江意歡卻始終保持着同樣的神情。

彷彿折磨的不是她自己。

臨*夜晚,醫院來探病的人少了很多,長廊安靜了許多。

江意歡坐在門口的鐵製長椅上,額頭沁出冷汗越來越密集。

“少夫人,不如您先回去吧,慕小姐這邊還有我在。”

饒是不想參和到她們之間的張媽在看到江意歡如此蒼白的臉色時還是忍不住開了口。

這一天她倒是看在眼裏,慕小姐雖然沒說什麼很過分的話,但是個人都架不住這樣來回奔波數十趟,如今她又說什麼怕半夜傷口發炎,非要少夫人守在門口。

這可是在醫院,要是有半點不舒服不會喊醫生嗎?

想到這,張媽心裏開始替江意歡抱不*了。

以前的慕小姐可是個善良的人。

張媽嘆了口氣,搖了搖頭。

“我沒事,你先回去休息吧,這裏一個人就夠了。”

江意歡側頭看了一眼病房內說道。

慕卿卿不會這麼輕易的就放過她,張媽年紀大了,沒必要在捲進來。

“這……我還是留下看着點,能幫着搭把手。”

張媽看了一樣江意歡蒼白的臉色,好不猶豫的留了下來。

“你回去好好休息明天在來換我,要是兩個人都休息不好,明天怕是誰都沒有精力了。”

江意歡說的句句在理,張媽也找不到反駁的地方。

最終她點了點頭,回了玫瑰苑。

慕卿卿眯了一會,睜開眼時見正對着門口坐着的江意歡脣角得意的揚了揚。

她伸手拿過一旁手機。

看到微信上鶴辭發來的消息眉色飛揚。

阿辭七點要來。

慕卿卿看了一眼牆上的掛鐘。

還有半個小時阿辭就到了。

“江意歡,給你半個小時的時間,去瑞思打包晚飯,菜單我發你手機上了。”

慕卿卿看了一眼門口的人吩咐道。

江意歡低頭,機械的起身朝着門外走去。

半個小時來回,怎麼夠。

想着她邊加快了速度,剛走出醫院,腦袋一陣暈眩。

怎麼會這麼暈。

她走了兩步便停在了下來,眼前清明的一切忽然變得模糊,彷彿被一層黑紗籠罩着。

就這樣的情況,她恐怕沒辦法做到了。

想着她往前邁了一步,腳步剛落下整個人像是失去了控制,身子一軟。

忽然一道冷風從身邊拂過。

身上的燥熱感褪去了不少,那陣風只在她的身旁拂過一剎那。

癱軟的身體失去了控制,但落在雙臂的那兩隻手強壯有力,就這樣撐着她的身體,這纔沒讓她倒下。

身後,男人熟悉的氣息逆着風逐漸鑽入鼻腔。

她知道,是鶴辭。

“沒用。”

男人眉頭緊皺,彎腰將她打橫抱起。

不過是一天的時間,就把自己折騰成這個模樣。

江意歡張了張嘴,想說她沒事,能正常走路。

但渾身上下的力氣就像是被瞬間抽空了似的,除此之外渾身痠痛。

難受,熱。痠痛。

各種症狀都在告訴她,自己可能發燒了。

算了。

她要保證自己的體力好讓醫生不要給她用藥。

她順勢靠在鶴辭的胸膛前,臉上覆蓋着的那一層冷霜也已消失不見。

此時的她,脆弱的讓人想要把她保護着。

鶴辭抱着她直接衝到主任醫生的辦公室。

剛下班準備走人的醫生見着突然闖進來的人臉色變了變,但看見是鶴辭時,立馬收起了那一陣不耐煩:“鶴先生,這是?”

“在醫院門口昏迷了,馬上檢查。”

男人動作輕柔的把江意歡放在一旁的小牀上。

主任醫生靠*,見她滿臉漲紅,隨後拿出了體溫計。

“三十九度,發高燒了。”

“醫生。”

迷濛間聽着醫生聲音,江意歡緩緩掀起眼皮:“我沒事,稍微休息一下就可以了。”

她懷孕的事情不能讓鶴辭知道,但懷孕的時候不能隨意用藥。

“先給你用物理降溫,有效果的話就不用藥。”

江意歡點了點頭,微眯着眼睛靠在一旁。

她真的只是想休息一下。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