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不是四個而是五個

加入書签

卓一凡和李十一很幸運地分到了‘十三’號大棚。

聽着只是一間,但其實是由南至北的整整一列,十間大棚。

不知道是哪位天才想出了這樣的命名法,反正卓一凡此時正蹲在地上望棚興嘆。他自小在城裏長大,對於農耕的認識,僅限於電視上演的那種面朝黃土背朝天的景象。

眼前的一切,卻徹底顛覆了他的認知。

雲場這地方如果對外界開放的話,那麼來的人肯定會驚歎不已。

因爲這地方完全是自成體系,將之成爲沙漠中的綠洲,也不爲過。除去那些鬱鬱蔥蔥,長勢旺盛的各種蔬菜瓜果,現代化的耕種設備也讓卓一凡眼花繚亂。

除去最先進的播種機,收割機,灌溉器等設備,雲場裏還配有各種越野車,甚至還有自己的小型直升機。

但別以爲有了這些東西,他們就無事可做了。相反,除了不用播種之外,爲莊稼澆水,施肥,除草等農活都要靠他們這些被送進來‘勞動改造’的人來完成。

澆水用的井是現成的,沒一個大棚裏都有。即便如此,只是一間大棚,就花掉了卓一凡將*一個小時的時間。

這讓從來沒有做過農活的卓一凡有些欲哭無淚,他現在算是真正認識到雲場的‘兇狠’之處了。想必那些從小含着金鑰匙長大的二世祖們被送進來之後,一開始估計想死的心都有了。

李十一則是從小跟着奶奶就在山野生活,對於農活並不陌生,反而乾的十分氣勁。

“凡哥,你要是累了,就休息一會兒,看我的。”

卓一凡摸了摸還裹着紗布的頭問道:“昨天晚上,你怎麼沒追住那人?”

李十一扔下了手裏澆水用的水桶,有些沮喪道:“那傢伙打架不行,跑起來比兔子真是快,再加上我對地形不熟,天又黑,所以纔沒抓到。”

他對昨天的事多少有些怨氣,“還有一點是我擔心你出事,就沒敢發力去追。結果等我回來的時候,你還是出事了。”

卓一凡哦了一聲,“說說看?”

少年想了想,“是丁姨先找到你的,我發現你的時候,她就站在你身邊,那個偷襲你的人被她嚇跑了。”

卓一凡眯起了眼睛,“你相信她?”

“那是當然了,”李十一瞪大了眼睛,“要不是她,你昨天還不知道會被人家打成什麼樣呢。”

卓一凡便閉上了嘴。

他昨天在丁姨的身上聞到了一股很奇特的香水味,雖然不淡雅,但與陳意涵,丁玲她們用的都不一樣。

這股香水味,他在遇襲的前一刻,也曾經聞到過。

雖然不能百分之百確定丁姨就是昨天偷襲他的人,但卓一凡很肯定她一定就在不遠的地方。

昨晚發生的事情,稱得上是詭異了。

先是鄒雲龍偷偷摸摸地去了一個晚上依然有人住的大棚,然後便是神祕人的突然出現,緊接着又有一個人把卓一凡打暈了。

這一連串的事情看起來像是偶然,但絕非想象的那麼簡單。

卓一凡想了半天,也沒能想出個頭緒,便站起身,衝着李十一說了一聲,“趕緊澆地,不然咱兩中午也沒飯喫。”

李十一趕忙飛身而去,在他的心裏,沒飯喫可是比找出昨天晚上的真相還要重要的頭等大事。

卓一凡走出了大棚,辨認了一下方向,便向着最南邊的大棚溜達了過去。

雲場的分配很人性化,每個人負責的大棚就在宿舍的對面。

十三號大棚位於雲場的最東面,而鄒雲龍的七號大棚則位於中段。卓一凡靠着記憶,很快便找到了昨天晚上鄒文龍去過的那間大棚。

讓人失望的是,那間大棚上上了鎖,看樣子在經歷了昨天晚上那麼一鬧之後,棚子裏的人已經離開了。

他抬頭看了看牌子,上邊寫着幾個字,‘草藥重地,閒人勿進!’也就是說這間大棚不同於別的大棚,是專門種植草藥的地方。

卓一凡皺起了眉頭,正在思索,一陣細碎的腳步聲傳了過來,抬頭看看,卻是一個七八歲大,梳着兩根羊角小辮的小女孩滿頭大汗地跑了過來。

“哥哥,你看見我媽媽了嗎?”小女孩見了卓一凡也不認生,張口便問。

卓一凡有些疑惑,“你媽媽是……?”

“我媽媽是這裏的醫生,”小女孩一臉的驕傲,“大家都叫她丁姨。”

原來這個小女孩是丁姨的女兒,卓一凡看着那張稚氣未脫的小臉,忍不住笑了起來,“你媽媽真厲害,昨天還救了我的命。”

他說着指了指頭上的紗布給小女孩看,小女孩做出一副老氣橫秋的樣子道:“你們這些城裏來的孩子什麼都不會,就知道打架鬧事,以後不許再胡鬧了。”

卓一凡忍住笑,正色道:“你教訓的對,以後我會注意的。”

小女孩探頭看了看那間草藥大棚,“怎麼大伯也不在嗎?”

卓一凡心裏一動,“你是說這間草藥大棚是你大伯的?”

“這裏的大棚都是雲場的,”小女孩一本正經道:“大伯只是管理一下而已。”

“我猜你大伯的名字應該叫丁承東,對不對?”卓一凡蹲下了身子,和顏悅色地說道。

小女孩瞪大了眼睛,“你怎麼知道的?這裏的人都叫他老丁頭兒,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名字的。”

場長叫丁承南,那個長相兇悍的巨人叫丁承北。

卓一凡原本只是猜測兩人是親兄弟,後來覺得如果這樣起名的話,很有可能他們兄弟有四個,名字裏各佔了一個方位。

小女孩的媽媽被人們叫成是丁姨,那麼也應該和他們是兄妹關係纔對。

“我猜你媽媽的名字是不是叫丁承西?”卓一凡繼續套話。

小女孩撇了撇嘴,“纔不是呢,丁承西是我三叔,我媽媽叫丁承中。”

得,原來他們不是兄弟四人,而是兄妹五人。

‘東西南北中’各佔了一個字,這要是還有兩個的話,加上‘發’和‘白’,就趕上打麻將了。

卓一凡還想再問,忽然有個蒼老的聲音傳了過來,“曉曉,你怎麼來了?”

丁曉曉便歡叫着撲進迎面走來的一個老人的懷裏,“大伯,您去哪兒了?”

身子有些佝僂的丁承東變魔法一樣的從懷裏掏出一隻兔子,不無得意地說道:“當然是去給曉曉捉兔子去了。”

丁曉曉高興地不得了,立即從老人手裏接過了兔子,“謝謝大伯。”

丁承東揉了揉孩子的頭,這才把視線落在了卓一凡的身上,眯起的眼睛裏射出兩道寒光,“墨家的鉅子親自登門,我們丁家榮幸之至。”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