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確定要和我飆車?

加入書签

“老爺,這裏有一封請帖”老管家敲門後走入了周父的書房。

周父不管發呆的女兒,走向一遍打開請帖看了下內容

原來是市長千金舉辦了晚會,邀請各大家族的同輩子弟出席。

周父看完後把請帖放在了一邊,市長家族也開始發出了自己的聲音了,拉城看來更加熱鬧了。

“父親,家族裏面的事一切有我,我還是拒絕嫁給向縱橫”周若寒沉思良久後斬釘截鐵的望着父親。

“你考慮好了嗎?”周父一改嚴厲的語氣,溫和的說道。

周若寒詫異於父親態度的變化,還是點了點頭。

“那好,不嫁就不嫁”周父認可了女兒的說法。

“父親?”

“當父親的人怎麼會害自己的女兒呢?”

“你若是真的不願意,我又怎麼會逼你呢”周父意興闌珊的說道。

“父親”周若寒心裏一堵,男人都是這樣嗎?心裏忽然間想起了秦壽。

“這裏有封請帖,你看看”周父把麥*妮的請帖遞給了女兒。

“我就不去了”周若寒看完後對着父親說道“我想和父親坐着聊天,像小時候一樣”

“好!像小時候一樣”周父心情也忽然愉悅了起來。

“管家,給我們弄點喫的喝的過來,我要和女兒好好說說話”周父吩咐道。。

“好的老爺”管家喜滋滋的轉身離去,這有多久沒見着這對父女其樂融融的場景了?

周父望了一眼臉帶笑容的周若寒,心裏慚愧異常

若寒,你別怪父親,周家真的到了生死存亡的階段了,只希望你儘可能的多快樂幾天吧

“秦壽,你等下和我們一起去赴市長千金邀請”周寒冰風塵僕僕的從門外走了進來

一身皮衣勁裝,把身段勾勒的淋漓盡致。

“我去?若寒呢”

“她在家陪陪父母聊天不可以嗎?”周寒冰不耐煩的說道“沒點男人的樣子,男主外女主內不明白嗎?”

“去就去吧”秦壽摸了摸鼻頭,這算是坐實了周家女婿的身份?

“寒冰姐,秦壽什麼身份還代表周家二代?”向縱橫不悅的說道。

“市長千金點名要求他必須出席”周寒冰撇了一眼向縱橫

之前請求自己去華夏帶回周若寒的時候,他可不是這個表情與自己說話

自從自己沒帶回若寒後,這傢伙就一改往日親熱的臉色,真是一個變色龍。

“喲呵,我的魅力都延伸到拉斯維加斯來了?”秦壽若無其事的說道:

“那就走吧,耽誤什麼呢”秦壽站起身大踏步的向着門外走去。

向縱橫跟在後面望着秦壽的背影露出了陰謀得逞的笑容,麥當妮對付秦壽的計劃他也瞭解一二

只是不知道秦壽遠在華夏是怎麼招惹上拉城市長千金的?這不搭界啊。

市長的府邸並沒有民衆想象中的高貴奢華,雖然佔地廣闊,但是一切裝飾都是以簡約爲主

但是依然展現出了一種大氣磅礴的風格,想必市長拉城第一人的地位,給了莊園檔次的加成。

秦壽站在市長莊園的門口,看着來來往往衣着華麗的賓客

一部部奢華至極的豪車,感慨道,資本主義的生活還真是腐敗啊……

“寒冰姐,縱橫哥,你們來了”麥當妮站在門口招呼賓客,看見結伴而來的秦壽幾人,趕緊迎了上來。

秦壽看見麥當妮後久久沒有回神,這個化着淡妝,面容精緻的白人小女孩兒怎麼就這麼眼熟?

“秦先生,好久不見”麥當妮似笑非笑的望着秦壽。好小子,你終於來了。

“啊,你是刁蠻空姐?”秦壽恍然大悟的望着她。

“刁蠻空姐?”麥當妮嘀咕了一聲秦壽的形容詞,隨即變臉,這個惡棍,調戲了自己吃了自己豆腐,到頭來還說自己刁蠻?

“秦先生,我的晚會,也有一個規矩,不知道你聽過沒有?”麥當妮壓下怒容面無表情的說道。

周寒冰驚異的望着秦壽,這個傢伙還真是個惹事的祖宗

自己和向縱橫與他的舊恨都還沒處理呢,就竄出來市長千金這個新仇了。

秦壽上下打量了一下穿着華麗晚禮服的麥當妮

繞着她的身姿轉了一個圈後悄悄的對着她的耳朵說道“也是三下?”

“混蛋”麥當妮勃然大怒,這個傢伙太囂張了,到了自己的地盤居然也不知道收斂。

“秦先生,是這樣的,當妮小姐喜愛飆車,每個她真心想要結交的朋友,都會與她去拉明山賽上一場加深友誼,這是規矩”

向縱橫趕忙給秦壽解釋着昨日和麥當妮對好的說辭。

“喔?有這事兒,當妮小姐也發現了我的絕對風姿,忍不住的想要結交一番,深入瞭解?”秦壽怪笑的說道。

“恩是的,我想要和秦壽先生深入瞭解”麥當妮不懂華夏語的博大精深,也順着秦壽說道。

周寒冰和向縱橫聽的滿臉黑線。

秦壽忍俊不禁的望着麥當妮“那好吧,你帶路,既然當妮小姐如此想要和我深入瞭解,我們現在就去吧?是在酒店嗎?”

“酒店?NONO,飆車是在郊外山上”麥當妮雖然覺得秦壽的表情怪怪的,但是毫不介意

只要答應和自己比賽,之後就由不得他了。

“隨意,帶路”秦壽紳士的伸出一隻手作了一個請的手勢。

麥當妮高傲的轉身向自己的法拉利走去,上車打火,一腳油門,絕塵而去

秦壽看的眼睛一眯,整個動作行雲流水

這刁蠻空姐還真是一個玩車的行家啊,難怪要和自己賽車。

秦壽坐着周寒冰的奔馳轎車一直跟着麥當妮開上了拉明山的山頂

上面有一個大大的空壩,各種賽車*匯聚於此,熱鬧非凡。

麥當妮駕駛着火紅色的法拉利到了此地後,一個漂亮的飄逸掃尾,便霸道的停到了比賽開始線的前面。

衆人詫異的望着這臺囂張的跑車

整個*壩的所有跑車都規規矩矩的停放在四周,衆人按着先來後到的順序,依次發車比賽,可沒有一人敢插隊,這可是規矩。

地下賽車莊家也發現了這邊的情況,帶着幾個助理殺氣騰騰的走了過來

莊家粗暴的敲打着法拉利的車窗,麥當妮輕蔑的掃了他一眼

對他的喝罵毫不理會,這種小人物可還夠不上市長千金的檯盤。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