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見習鬼差(10)

加入書签

宋玉山沉默了很久,似乎在想這個買賣是否划算。

思來想去,她真的找不到不合作的理由。

正如彌辭所說,自己殺不了她,而秦璐若是真的一直都想不起來她們之間的前程往事,自己便要在等上一百年。

她等了好多一百年,她真的要等不了了。

宋玉山的面龐在黑暗中晦暗不明。

半晌後。

空曠的地方傳來宋玉山幽怨又帶着執念的聲音。

“那好,彌辭,如果你做成了新的身體,那以後你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

宋玉山能成爲地府往生館的館長,一定經歷了常人難以想象的折磨。

也昭示着她力量的強大。

即便力量強大,她卻仍然沒辦法讓自己心愛的人記起來她們所經歷的一切。

彌辭可信嗎?

宋玉山不知道。

但至少,這是她最後的一點點希望了。

宋玉山消失在了體育館中,那些在體育館中,連同那個喫人年代一起被封存的亡魂此刻都匯聚成了一點點的星星。

在黑暗中,如螢火一般,閃耀着柔和的光澤。

耳邊不再是槍聲和哀嚎。

她聽見了鬧市中賣早點的吆喝,聽見裁縫店裁剪衣服的剪刀聲。

聽見小孩嬉笑打鬧。

聽見女人發現自己懷孕後,一家人的欣喜。

聽見他們說。

“謝謝你啊。”

那個被黑暗籠罩的年代,在螢火散去後,再一次被歷史封塵起來。

體育館不再陰冷了。

宋玉山將這些亡魂全部都帶回了地府中。

自始至終,尋安沒說過幾句話,但是今晚的經歷足夠讓他這輩子都難以忘懷。

他側目看着彌辭,發現她仍然仰着頭,不知道在說什麼,索性自己也不說了,就站在她身邊,悄悄地往那邊挪動了一點,陪着。

“尋安,你放心,秦璐在宋玉山的手上不會有什麼問題的。”彌辭忽然開口。

尋安默默的點了頭。

他不是傻子。

剛纔那個女鬼的態度那麼護着秦璐,再加上秦璐的性取向,不難看出來兩個人的關係。

只是......

“這世界上真的有前世今生?”

“有啊。”彌辭忽然轉頭,笑的很甜,眼中的甜意都有些晃眼。

尋安一時間忘記了撇開自己的眼神,他直愣愣的看着那雙琉璃一樣的眼睛。

然後有些結巴地問:“真...真的嗎?”

彌辭笑出了聲,真的好呆哦,比自己還呆。

“信則有,不信則無,任務完成了,你也看見你的好朋友了,我要去解決我的事情啦,我們回去吧。”

“你的事,你自己好解決嗎?需不需要我...幫忙?”

“唔,如果有需要的地方,我再來麻煩你,可以嗎?哦對,我還沒有問你住在哪裏呢,不然我都找不到你在哪,要不然我們加個聯繫方式吧。”

“啊?”尋安有些愣,倒也不是不想加聯繫方式,但他是人,彌辭現在到底還是個魂體。

這要怎麼加聯繫方式?

但彌辭已經報給他一串數字,尋安的記憶力很好,很快就記住了。

隨後,面前白光一閃。

再次緩過神,他已經站在了學校的外面。

而身邊,彌辭已經消失不見。

尋安嘗試着將剛纔彌辭報的那串數字輸入在搜索欄。

下面真的出現了一個賬號,賬號的頭像還是一隻小兔子。

他忍不住嘴角掛起笑。

倒是附和她的模樣和性格。

隨後,尋安發送了請求添加好友,關上手機,往黑暗中走去。

-

黑夜的上空,彌辭在半空中飄蕩。

她作爲靈魂體,在人類社會生存最重要的就是怕沒辦法和人類溝通聯繫,她倒是可以讓別人看見她,但是一旦看見她在地上沒有影子,亦或是發現她沒辦法觸碰東西,估計正常人都要被嚇死。

但是在人類社會中生存,沒錢肯定不行。

好在有秋秋這個衝浪第一選手,線下不行,那就線上,拓展抓鬼服務,爲人們解除各種鬼帶來的苦惱。

“辭辭,這個你放心,包在我身上,我保證把宣傳做到位,那咱們現在去幹嘛,不和男主待一起嗎?”

“他是軍人呀,我去了幹什麼,我先解決原主的需求嘛,咱們再去嚇一嚇邱樂生,再給原主的好朋友領導託個夢。”

尋安的黑化值下降到了百分之八十三。

一晚上的時間,能下降這麼多已經夠了。

今天晚上發生的事情,足夠讓他重新正式小時候的心理陰影,她暫且不需要再去他面前刷存在感了。

這都第五個世界,彌辭再笨,也瞭解他是個什麼性格的人,即便小世界的性格不甚相同,但是本質上還是差不多的。

要是總是粘着他,那就不對勁了。

還不如先做自己的事情。

上次去了病房之後,邱樂生就一直不停的說自己在彌辭的病房裏看見彌辭的鬼魂了。

整天神神叨叨的。

不過邱樂生這人,一張嘴,活的都能忽悠成死的。

都被彌辭嚇成那樣了,還不忘記自己的表演性人格。

說自己一定是太想彌辭,所以出現幻覺了,領導以此給邱樂生放了一週的假。

這一週的時間。

邱樂生轉頭就看上了另一個妹子。

約人家妹子喫飯,手拉手漫步在公園裏呢。

這不正好製造機會麼。

就在邱樂生和妹子坐在公園的長椅上,雙手觸碰在一起,他準備深情告白的時候。

頭頂明亮的燈光忽然閃爍起來。

病房中燈光閃爍的心理陰影還在,嚇得邱樂生脖子一縮,滿臉害怕,頓時變得猥瑣了不少。

妹子也微微皺起了眉,“怎麼了?只是燈故障了而已。”

“沒...沒事。”邱樂生環視一圈,發現並沒有什麼異樣,這才*復了心情,重新開口,“我喜——”

“砰!——”

頭頂的燈泡直接炸了!

這下妹子也被嚇到了。

緊接着,周圍狂風四起,在狂風中,邱樂生再一次看見了彌辭!

“樂生......你怎麼和別的女人在一起......”

“你不是說,你只喜歡我嗎......”

“你騙我!”

“你在病房裏說的那些話,都是騙我!”

彌辭的聲音圍繞着邱樂生,快要讓他窒息。

然鵝。

旁邊的妹子是看不見彌辭的。

所以妹子就看着邱樂生一個人在原地轉圈,時而驚恐,時而顫抖,跟癲癇一樣渾身抽搐,嘴裏還說什麼對不起之類的。

妹子震驚。

臥槽。

這是個神經病吧??

溜了溜了。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