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工地出事!

加入書签

我指了指椅子,道:“現在,我可以坐下喫飯了嗎?”

任重和王浩面色難堪,一時語塞。

尤其是任重,一直在巴結王浩,結果我簽了這麼大的份合同!他眼神中,甚至流露出了些許恐懼。

我身爲泥菩薩的孫子,是不是被他給小瞧了?

萬一我真留有什麼後手,他的所作所爲,會不會招來災厄?

他深吸了口氣,努力*復自己的情緒,然後擠出笑容,想要來討好我。

這時,王浩開口了:“哈哈哈,這個鄉巴佬,佔了我爺爺的光,還以爲自己多能耐呢?真是搞笑。”

嗯?

不只是我,連任重父女都疑惑了起來。

大家紛紛看向王浩。

結果這小子竟然厚臉皮道:“我爺爺早就對外宣稱,任家要和他聯姻,林氏集團入駐金陵市,不可能沒聽說。”

“小倩跟你一塊去,他們看到是任家後,急急忙忙的簽下了這份合同,目的就是討好我爺爺,碰巧你小子跟在旁邊,這才沾了光。”

“可別真自戀的以爲,是你拿下了訂單。”

任重聽完後,也覺得有道理。

在他眼中,我只不過是一個從鄉下來的窮小子,怎麼可能讓林氏集團,簽下八千萬的訂單?

肯定是如王浩所講,林氏集團看在王鬼的面子上,早已有了跟任家合作的心思,恰好被我趕上了。

是啊,王鬼這種大名鼎鼎的風水師,誰不想巴結?

而且,像林氏集團這種大企業的老總,更信風水。

無論怎麼看,王浩說的,都有理有據。

任重點點頭:“小杰,聽見了沒?你今天能簽下這個合同,全是沾了浩浩爺爺的光。”

任倩生氣道:“爸,小杰哥費了很大的勁兒,他…”

任重擺了下手:“他什麼他?你聽不懂浩浩的話嗎?”

“好了,小杰,怎麼說你跑這一趟也有苦勞,坐下喫頓飯吧。”

“但這一場,可不算你贏啊。”

我看出來了,任重還是不想把女兒嫁給我,王浩的話,恰好給了他臺階下。

任倩咬牙道:“爸!小杰哥簽下了合同,莫非你要我嫁給王浩?”

“這和你在醫院講的,可不一樣啊!”

“你不是常說,要說話算話嗎?怎麼自己出爾反爾?”

任重臉色難看,道:“誰說讓你嫁給浩浩了?小杰能簽下這份合同,顯然是沾了浩浩爺爺的光,所以,你不能嫁給他。”

“至於浩浩,確實也沒來得及去談合作,不算堂堂正正勝出者。”

“我看這樣吧,把第一次合作交給他來負責,若圓滿,這門婚事就定下,不圓滿,再議。”

任倩沒想到她爸這麼不講理,咬牙道:“爸!你…”

任重擺擺手:“你個小孩子,懂個屁!就這麼定了!”

他又轉頭看向王浩:“浩浩,任叔把這次合作的後續事宜交給你,辦妥了,我就同意你和小倩的婚事。”

“不然的話,你就退出,沒意見吧?”

王浩點點頭:“任叔,本來吧,這合同可以簽下,就已經是沾了我爺爺的光,小倩應該嫁給我的,但我不能讓你爲難啊。”

“行,我就委屈一下,等幫你圓滿完成這次跟林氏集團的合作後,再娶小倩。”

兩個人就這麼理直氣壯的把我功勞給抹掉了。

任倩氣的臉色發紫。

我心裏也很不甘。

媽的,這也太欺負人了吧!

王浩指了下門口的座位,這是給小輩們,或則飯桌上最沒地位人坐的,他說:“楊小杰,看在你跑了一趟的份上,坐在那裏吧。”

“想喫什麼隨便點,不用像村子裏那時摳摳搜搜的,咱不差錢。”

任重哈哈大笑:“還不謝謝浩浩?”

我謝他個屁啊!

這合同跟他半毛錢關係沒有,現在他反而成了功臣?我握着拳頭,實在是忍無可忍,正準備說話,手機忽然響了。

我趕緊拿出來看,見到屏幕上來電顯示後,我頓時精神了起來!

這…

我急忙抬頭:“不好意思,接個電話。”

我轉身朝外邊走去。

到門外的時候,還聽見廂房裏面,任重和王浩在嘲笑着我。

“哎,到底是鄉下來的,就是沒禮貌,揭穿他沾了我爺爺的光,竟然一生氣,摔門而出,給誰臉色看呢?”

“就是!這種沒素質的土鱉,我怎麼可能把女兒嫁給他?”

“任叔,你放心吧,我就是爲了小倩,也一定把這次合作,給弄的漂漂亮亮。”

“嗯!浩浩!任叔相信你!不過…任叔的家底你也知道,沒這麼多生*線啊,這可咋辦?”

“哈哈哈,任叔,你看,小家子氣了吧?八千萬的訂單,你要完成了,那得賺多少錢啊!生*線算什麼?投資而已,你去銀行貸個款,再割掉幾個不賺錢的*業鏈,集中資金,加幾條不就行了嗎?”

“好!就聽你的!任叔拼了!浩浩,這事兒,你可得辦好啊!否則任叔就要虧死了!”

“放心!”

我找了個沒人的角落,按下接聽鍵,把手機放在耳朵旁。

那邊,傳來了成昆驚恐的聲音!

“老闆…你在哪呢?出…出…出事了!”

我心猛的一緊!

怕什麼來什麼!

我急忙問道:“怎麼了?”

“是不是和工程有關!”

成昆喘氣道:“沒…沒錯!”

“前天上午…就出事了…只…只不過…我聯繫不上你…”

“我問了申奧…他說你去了金陵市…他也找不到你…我讓他給你打電話…還是打不通…”

“你…你快回來吧…”

“再晚…我怕…”

“我怕這事變的更恐怖!”

我聽他的語態,心裏也變的急切起來,道:“好,我馬上過去!你告訴我一下,具體怎麼了!”

我沒有再去跟任倩他們道別,而是直接跑出酒店,上了一輛停在路邊的出租車,讓司機往成昆他們在的鎮子開。

司機還以爲聽錯了,道:“那麼遠?你確定?”

我直接抽出五百塊錢放在杯架裏,道:“用你最快的速度開!”

司機這才相信,把五百塊錢塞進錢包裏面後,直接地板油駛去!

成昆那邊,他深吸了幾口氣後,儘可能用*緩的語氣,說出了整件事情的經過。

我聽完後,只覺得脊背發涼。

我實在沒有想到,這個工程,會引發出如此毛骨悚然的事件!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