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0章 陷仙劍,逃出生天

加入書签

甘淵深處。

火繭如一輪發光的太陽越來越膨脹,羲和正在爲火繭灌輸神力。火繭下是鴻蒙火陣,甘淵遺蹟的力量幾乎要被抽盡了,隨着堪輿的流逝,這座烘爐煮雪的神宮也在凋零。

氣運消散,光芒黯然。

羲和能感覺到甘淵之上,陸壓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挑戰,這可能是她一場浩劫,但也可能是一次機遇。

羲和沒有出手,她也沒有辦法出手。

通天教主出現在她的眼前。

眼前的通天教主身材偉岸,高大,但卻不是凡間那種高大,就像是天般不可仰望。“混沌開闢,一氣三清,衍化五行……鴻蒙五種雖然是極其強大的神名,被天道所厚愛,但是你應該知道……我們並不在乎。”通天教主的聲音很空靈,彷彿着天道的意志,每一個字給人極大壓力。

“所有的滅亡都源於輕蔑……很好。”羲和*靜的道,當年的通天教主在她眼前不過是名不經傳的小人物,即使現在獲得洪荒最高的身份和境界,再她面前亦是當年如初。

“太古龍族已經是過去式,東皇太一便是神名再次孕育亦不是當年的太一,洪荒也不是當年的洪荒了。”通天教主無悲無喜說道,她的神態已經在告訴羲和,太古龍族無論怎麼樣都不可能再復當年。

“萬物終有休止,唯有天道永恆。”

“那你爲何要阻止本後?不是怕了嗎?”羲和冷笑。

通天教主的眼睛射出一道空靈的光,一個畫面出現在兩人眼前,正是甘淵之上戰鬥的場景。

但是陸壓也好,萬仙也好,截教也好這一切都不入通天教主的眼簾。

畫面只有幾個置身事外的人。

“嗯?”羲和覺得有趣。

“那個男人才是此次紀元的劫數。”通天教主說。

齊麟?

羲和黛眉一蹙,這個回答讓她萬萬沒有料到。“那個男人竟然會讓你們在意,真是太好笑了。洪荒萬千神名,居然是一個男人被聖人認作劫數。”

日和的臉上寫滿嘲諷。

通天教主並不在意:“吾教是有教無類,爭一線天機。就算你是太古龍族,只要你願意,吾教也歡迎你加入。你若加入吾教,封神紀元必然讓你的名字載入紀元,比你這苦心經營,重蹈覆轍不知如何。”

“上清,你要麼就出手,要麼閉嘴吧。本後豈會聽從於你。”羲和拂袖,架起雲煙火焰。

“既然不聽本座的好言相勸,本座也言盡於此了。”通天教主掌心一開,升出一把寶劍。

這劍綻起一片虹光,璀璨刺眼,看似尋常,卻有一種無可名狀的恐怖之威。

“陷仙劍。”羲和看着四周,如臨大敵。

“誅仙陣,此次只有這陷仙劍,你儘管放心。三教聖人還不會再人界幹這以大欺小的勾當,壞了自己名聲。”通天教主淡淡的說。

羲和以爲她想破壞火繭,急忙全力去護。可這通天教主看都不看一眼,便將劍虛空一拋,她的目光只有畫面中的那個人。

“陸壓大限已至,下一個就是你日後羲和。”

通天教主聲音未落,已經消失在了甘淵之中。

羲和望去甘淵之上,嘆了口氣。

……

火光從空間裏爆發,陸壓也是無比的強悍,竟是憑着無窮神力強行突破了混元金斗的束縛,小小玲瓏火靈吞出神火,焚天大道再次展開。

“十祖陸壓的確厲害,要不是我們有備而來,還真的不好對付。”金靈聖母誇讚道,先天法寶龍虎如意再次投擲過去,一龍一虎射了出來。

龍虎相爭,天地變色。

萬仙王朝,截教衆人對陸壓不遺餘力使出了神通,只見大陣之中,陸壓的大道也漸漸式微。

“宙階天命:墮滅長生!!”

陸壓終於使出了自己宙階天命。

那玲瓏火靈朝着四面八方射出了一條條太古存在的怪物,似龍似蛇,張牙舞爪,所有的虛空被打破,時間被打碎,混沌都被絞殺,萬物萬生一切的存在都要灰飛煙滅。

萬仙陣中搖搖欲墜,無數的陣中之陣,仙中之仙都扛不住她的天命神力。

碧霄娘娘的混元金斗能收法寶也能收天命,混元金斗祭出的白光一罩,試圖捲走陸壓的神力,但只是片刻就有些支撐不住。

這天命比先天法寶還要厲害。

“聖母。”碧霄娘娘驚呼一聲。

金靈聖母沉着臉:“不用慌,一切都在預料。”

陸壓的墮滅長生還在源源不斷往外吐息,試圖吞噬一切古老的存在,任何力量都難以對抗。可就在此時,一柄寶劍從虛空出現,落於上方。

一見此劍,金靈聖母頓時大喜過望。

“陸壓,你在劫難逃。”金靈聖母抓起寶劍,驚雷一喝,天地作響。

“陷仙劍!!”

滿朝人仙,千萬神將跪地驚呼。

陸壓一見陷仙劍頓時驚恐不已。

“陸壓受死,十祖是本聖母的了。”金靈聖母欣喜若狂,將陷仙劍祭出。

碧霄娘娘混元金斗射出坍塌空間控住陸壓的遁逃,萬仙王朝人仙神通壓制她的大道,讓陸壓四處受阻。

陷仙劍是誅仙陣四大仙劍之一,四劍合併的誅仙陣號稱洪荒第一陣可以斬殺聖人,現在就是一把也足夠讓陸壓灰飛煙滅了。

陷仙劍射出滿地紅光,這紅色劍光把陸壓的天命全部破了,陷仙劍落在了陸壓的頭頂,當頭劈下。

陸壓捱了陷仙劍一劍竟是沒死,女人強硬的撐住了。

就見陸壓化爲了之前形態,抓起造化葫蘆倒出一口玉液,天地間升起陰陽,全身火光隱現,突然萬仙王朝的所有法力都休止了。

女人面目越來越紅潤,醉態頻顯,可是強大的神力卻越來越不可思議的充斥各個空間。

“這是要使出宇階?”金靈聖母豈能讓她使出最後的天命,再次祭出陷仙劍。

這一次毫無保留,那劍光如驚虹一般誕生在天地初開。

突然這時,聽到天地初開的一道聲音。“聖母大人,我來助你殺了陸壓。”

齊麟按耐不住出手,竟是使出六陰六陽,提起翠光兩儀燈朝着陸壓殺去。

兩儀燈顛倒兩儀陰陽,讓周圍所有的力量都如露水一散。

“陸壓,你受死。”齊麟打出兩儀印。

陰陽造化體和那陸壓的陰陽融合,兩股力量匯聚一塊形成一個虛無空間,竟是露出一線生機。

“不好。”金靈聖母尖叫。

陸壓看見這道虛無又看了男人一眼,毫不猶豫化作長虹遁入虛無之中。

陸壓的長虹遁法洪荒第一,聖人都難以抓住,這是這次着了金靈聖母的大道才被步步緊逼,做籠之中鳥,現在看到有人利用陰陽造化之氣打開了一絲破綻,她哪裏還會再猶豫。

頃刻就消失不見,那陰陽圖案在虛空一轉一散,像兩條鯉魚在陰陽河流裏遊動,隨即消散。

“啊?”齊麟大喫一驚,“我這是陰差陽錯幫她了?”

金靈聖母氣不打一處來,冷笑連連。

“陰差陽錯?你這是陽奉陰違吧。”

萬仙頓時怒目。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