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任家的藏寶庫

加入書签

電影裏,直到任老太爺回魂,任婷婷都是在九叔家裏啊。

這怎麼天快亮了,一個人出來了?

九叔他們也沒陪着?

想到這。

葉晨再次扭頭看着任婷婷。

只見任婷婷遠遠走過後,徑直向前方跑去。

上次九叔他們也是往那個方向。

不出意外,那裏就是任家。

一旁,蘇晴再次盯着葉晨。

這一次,葉晨眼中雖然褪去了那一絲欣賞,可只要葉晨盯着那女人,蘇晴心裏就不高興!

“吼。”

葉晨低聲吼了一句,示意蘇晴先回去。

隨後,葉晨轉身跳了出去。

一步跳出好幾米,直接翻過了院牆。

跟上了任婷婷離開的方向。

雖然隔着牆看不見,但任婷婷的氣味一直在葉晨捕捉中,保證不會跟丟。

而蘇晴見葉晨直接跳走了。

立刻。

那一張臉冰冷如蛇蠍。

雙眼中閃爍着滲人的寒光,死死的盯着任婷婷的背影。

不過最終,蘇晴還是轉身走了。

若是葉晨在這,定是會覺得遍體生寒。

蘇晴的性格就是冷漠孤傲,那眼中既然出現了殺機,就斷然不會放過。

可最後,蘇晴還是走了,這絕對不是好事!

蘇晴的離去,絕對就是爲了下一次周全的報復。

另外一邊。

葉晨跟着任婷婷身後,直到東方天色漸白。

前方。

一棟小洋樓出現在了葉晨的眼中。

“果然。”

葉晨看着任婷婷走進洋樓。

抬頭看了看天空,日出前的那種炙熱感,已經讓葉晨有些承受不住了。

幾步跳過去。

葉晨翻進院牆,找了一個暗處鑽了進去。

同時,他還是在捕捉任婷婷的氣息。

只見任婷婷回到樓裏,估計前後就一分鐘便重新下了樓。

隨即向後院走去。

葉晨躲在陰暗裏,見任婷婷不耽誤,他也是鬆了一口氣。

若是任婷婷只是回來休息一下,那葉晨這一次就難搞了。

因爲一到白天,葉晨就會陷入沉睡中。

若是這關頭被人發現,那一切都完蛋了。

跳出小樓,一路跟着任婷婷。

任婷婷長得絕美,不過此時心事重重,手裏正拿着一把鑰匙。

突然。

身後隱隱有風聲襲來。

任婷婷立刻回頭看去,可仔細看了看,又找不到風聲的來源。

也沒多想。

任婷婷便一路往前走。

一直來到了一處老院子。

老院子不大,看起來已經荒廢有幾年了。

任婷婷左右看了看。

經過之前任老爺的事情,任家現在的下人都全跑了。

畢竟在事情沒解決前,任婷婷也不敢讓他們留下來,怕被牽連到。

確認了沒人跟着自己後。

任婷婷走進院子,推開了一個老屋的房門。

細看老屋裏遍地深灰,顯然早就沒人居住了。

身後。

葉晨看着任婷婷的背影。

這麼一座老院子修在洋樓後,要說沒有什麼不對勁,那就見了鬼了。

果不其然。

任婷婷目光環顧一圈後,走進了臥室。

葉晨立刻跟了上去,從門口往臥室裏一看,任婷婷居然不見了。

“嗯?”

葉晨眉頭一皺。

現在任婷婷的氣息還在。

不是殘留的氣息,而是任婷婷本身的氣息。

也就是說。

“任婷婷藏在了一個自己看不見的地方?”

葉晨第一反應是任婷婷發現了自己。

可馬上,他就甩開了這個念頭。

如果任婷婷看見了自己,那幹嘛還要往外跑。

而且現在,任婷婷藏的位置葉晨能聞見,而且是越來越淡了,似乎正在離去?

想到這,葉晨立刻衝着那味道傳來的地方尋去。

正是一個老坑牀。

走到牀邊。

葉晨伸手摸了摸,指尖立刻劃到了一個凹陷處。

五指猛地用力。

一塊木板便被掀了起來,露出了一個斜坡似的地洞。

這木板外面畫着花紋,就和涼蓆一模一樣。

如果不是親自上手摸,怕是常人根本發現不了。

“倒是讓我發現了一個好地方啊。”

葉晨對着洞口深吸了一口氣,立刻捕捉了任婷婷的氣息。

就是從這裏進去的。

想到這,葉晨跳上了牀,旋即從斜坡滑了進去。

約莫一兩米的高度。

等葉晨落地。

入目便是一個地下隧道,剛好能容納兩個人行走。

“果然,任家作爲任家鎮的富賈,換做以前就是地主老財,大戶土皇帝,電影裏雖然沒有描寫,但在以前,能起家的肯定都有些不爲人知的地方在。”

葉晨掃了一眼,繼續往前跳。

很快。

前方傳來了幽幽火星。

葉晨加速跳過去,就看見任婷婷手裏舉着火摺子,正捧着一步步往前走。

這一走。

便是接*十來分鐘。

直到。

一團火光沖天而起。

葉晨抬頭看去。

任婷婷點燃了一盞鑲嵌在牆壁上的油燈。

那火光正是油燈照射而出的。

而前方。

出現了一個地下洞穴。

整個地下洞穴接*五六十個*方。

四周山壁上,放着一塊塊靈位。

上面寫的都是任家人的名字。

而地上,一個個木頭箱子裏全是黃金白銀,還有一些珠寶玉石。

葉晨看到這一幕,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氣。

好傢伙。

任家是真的大戶啊。

像是電影裏,任家作爲首富,一點也沒展示出多有錢來。

可畢竟任家鎮也是一個容納上萬人的大鎮。

此時看着地上這些物件,葉晨才明白什麼叫做財大氣粗。

不過任婷婷偷摸來這裏,應該不是炫富來的吧。

正想着的時候。

任婷婷突然跪在了一個墓碑面前。

葉晨定睛掃了一眼。

墓碑上正寫着幾個字。

“茅山弟子任天成之墓。”

茅山弟子?

葉晨一看名字頓時心裏一咯噔,這什麼情況?

繼續看去。

只見任婷婷在墓碑面前三拜九叩,旋即伸出手在地上刨了刨。

不多時。

一塊木頭箱子被任婷婷挖了出來。

那箱子放了不知道多少年頭了,表面的顏色早已看不清楚。

可任婷婷在看見這箱子時,眼中明顯出現了一絲激動。

一旁。

葉晨看到這一幕,緩緩的開始後退。

既然這裏面埋葬着一個道士,那這一切顯然都不能按照電影劇情來看了。

再說,不管任婷婷手裏的箱子是什麼。

現在天色快亮了,這裏絕對不能久留!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

玄幻魔法相關閱讀:
  • [都市言情]重生之出人頭地
  • []報告南少,夫人又在虐渣啦
  • [都市言情]我的傾城女總裁
  • [偵探推理]我的搜查一課
  • [玄幻魔法]星空主宰
  • [玄幻魔法]劍來
  • [都市言情]龍神戰婿
  • [武俠修真]長生從金剛寺開始
  • [其他类型]滿級小祖宗下凡後被大佬們寵野了
  • [其他类型]神祕讓我強大
  • [玄幻魔法]咫尺之間人盡敵國
  • [穿越小说]皇后是朕的黑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