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二章 百里珏遇刺

加入書签

霍璟正拍着身上的灰呢,轉頭一看雲舒就在身後,瞬間心安了下來,“夫人下次做任何行動前,能否告知我一聲?你可知道我有多擔心?”

霍璟一時激動竟是將雲舒的肩膀捏得有些生疼,方纔從甬道掉落的瞬間,霍璟甚至想到了他和雲舒也許再也無法相見的情形,好在雲舒就在身後。

雲舒點點頭,看着霍璟這麼着急的樣子,她倒是有些內疚了,“將軍莫要太過着急,我不過是來看看,方纔外邊兒的符文你可看到了?”

霍璟點頭,“但是亂七八糟的,實在是看不明白,難道舒兒看得懂?”

雲舒也搖搖頭,“我也不懂,不過之前皇上借給我的一本前朝的醫書上倒是有類似的符文,我想着是不是就是前朝的皇室文字?”

霍璟緊緊抓起雲舒的手,準備跟她一同探索下去,“既然來了,那不如就去看看吧。”

雲舒也指了指方纔她來過的地兒,“那邊有好幾處密室,還有一個很大的石門。”

二人走到石門前,這石門倒是顯得十分樸素,並未有什麼顯著的需要解題的機關,門前立着一根龍形石柱,霍璟上前用力扭了扭,並未有絲毫變化。

雲舒見狀也想試試,便也跟着上前試了試,誰知她方纔被石子劃破的掌心滴出的血與石柱之間交融在一起,雲舒感覺到異樣後手根本拔不出來,“將軍?”雲舒有些求救的眼神望着霍璟。

霍璟立刻來到雲舒身前,在雲舒面前擋住,“別擔心,有我在。”

石門瞬間被雲舒打開,方纔交融的手也分開了,很快霍璟與雲舒二人就被暗室裏竄出的許多人圍坐一團,這些人穿得與現下截然不同,但也還算體面。

衆人圍成兩圈看着二人,但云舒察覺到他們的眼神裏並未有絲毫惡意,雲舒試探性的問道,“你們是何人?”

爲首的男子直接跪下說道,“還請主人引領我們光復前朝!”男人跪下後,所有人紛紛跪下重複說道。

雲舒十分詫異,雖說前一日剛得知了自己與前朝是有些聯繫在的,但並未確認此事,現在倒好,這些人突然冒出來就說要復前朝,她怎麼接受得了。

霍璟見衆人沒有惡意,倒是很理性沉穩的發問道,“你們爲何要讓我夫人光復前朝?隨隨便便拎個人就這樣?”

爲首的男子起身指了指方纔的石柱,對雲舒解釋道,“這便是證據,這道石門只有前朝皇室的血才能解開封印,裏邊兒便是我們前朝皇室的東西,不信二位可以進去看看。”

“方纔主子將石門打開,便可證明她便是前朝皇室的後人,雖說我看這主子年紀並不算大。”爲首的男子仔細端詳了片刻,又說道,“但只要是我前朝皇室的血脈,定不會差到哪兒去。”

男子又跪下說道,“還請主子帶我們光復前朝!”

雲舒被這突然的衝擊搞得有些不知所措,“你們這太過突然了,我並沒你們想象中那麼有能力,所以還是別指望我一個女人帶你們光復前朝了。”

說到這裏,雲舒又語重心長的說道,“當今皇帝還算是個明君,所以我也沒必要專程去造反,只爲了光復前朝,不過看樣子各位在這地方生活了很多年,我能保證的是可以帶你們重見天日,可好?”

爲首的男子聽着雲舒的發言,越說眉頭皺得越緊,“主子若是不能帶我們光復前朝,那就當今日我們沒見過吧。”

雲舒無奈,但也只能帶霍璟先行離開了,心裏想着日後再來,二人回到天廟後,竟都變得憂心忡忡起來,總感覺那爲首的男子準備在天廟裏對百里珏做些什麼。

雲舒回到天廟後便開始對百里珏躲閃起來,再加之太后的處處阻攔,百里珏也沒什麼機會接觸得到雲舒,但卻依稀能感覺到雲舒的躲閃。

百里珏只能跟霍言熤和其他孩子玩鬧,不知爲何他好像真的很喜歡跟孩子呆在一起,即使是大人眼裏常說的問腿小孩,他也總覺得可愛得很。

太后見狀立刻勸道,“皇帝如此喜歡孩子,何不跟妃嬪自己生個呢,總是抓着別人家的孩子有什麼好玩的?不如自己的孩子來得喜歡,你說是吧?”

太后說話間還一直瞪着霍言熤,嚇得霍言熤將百里珏抓得更緊了,“嗚嗚嗚,老巫婆。”

霍言熤出言不遜惹怒了太后,她立刻吼道,“什麼?你方纔說本宮什麼?”

百里珏立刻打起圓場,“熤兒肯定是看到別的東西嚇到了,母后您就別與小孩子一般計較了,您看這牆上的壁畫,多嚇人啊,定是這東西將孩子嚇到了。”

百里珏說着便拉着霍言熤離開了,走向溫泉池,“熤兒可喜歡泡溫泉吶?”

小傢伙搖頭晃腦的答道,“溫泉吶?可是書中說的那種,一下池子便是熱乎的?爹爹和孃親可從未帶熤兒見過,還是珏哥哥好!”

百里珏牽着小傢伙來到溫泉池邊,這會兒守衛並不算多,百里珏與小傢伙去更衣,誰知竟遇到刺客,小傢伙看到後更是大聲的嗚嗚哭喊着。

很快霍璟身爲此次保護百里珏的領頭,便收到消息立刻與雲舒一同趕往溫泉池。

二人一到便看到那些人的穿着,分明就是前朝人的裝扮,二人對視一眼便默契的將刺客叢密道放走,而此時衆人都接到百里珏遇刺的消息,紛紛趕到溫泉池。

而百里筠也聞言趕到,虛假的故作姿態慰問着,“皇上方纔怎麼了?怎麼就突然遭遇刺客了?”

而最先趕到的便是雲舒霍璟二人,首當其衝便是他們在迴應,“方纔那刺客好像是計劃好的,我們剛趕到便立刻消失了,想來這地方他十分熟悉,也不知具體是何人。”霍璟臨危不亂的答道。

衆人紛紛感到後怕,但緊接着又繼續開始奉承道,“原來如此,皇上真是洪福齊天啊,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

相關閱讀:
  • [都市言情]重生之出人頭地
  • [都市言情]我的傾城女總裁
  • [偵探推理]我的搜查一課
  • [玄幻魔法]星空主宰
  • [武俠修真]長生從金剛寺開始
  • [其他类型]滿級小祖宗下凡後被大佬們寵野了
  • [其他类型]神祕讓我強大
  • [玄幻魔法]咫尺之間人盡敵國
  • [穿越小说]皇后是朕的黑月光
  • [玄幻魔法]戰神狂飆
  • [都市言情]代號修羅
  • [都市言情]我的冰山美女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