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他絕非私生子

加入書签

李宏之嚇得心肝欲裂。

幾乎要當場暴斃而亡。

他痛不欲生的瞪大雙目,眼睛都要裂開般。

洪承疇則輕描淡寫的無視那驚懼萬分的劉志賢,走到李宏之面前。

李宏之瑟瑟發抖,根本不敢舉目去跟洪承疇對視。

至於洪承疇,則仍然面色冷淡。

“難道,本大人是真的看錯了?”

李宏之嚎啕大哭,情緒崩潰。

“沒,沒有!”

“大人,您沒有看錯,您真的沒有看錯。”

“的確是小人撕毀了那兩封文書,的確是小人撕毀的……”

“大,大人,大人……”

洪承疇點點頭,轉而掃視劉志賢,雙目冰冷。

“如此說來,劉縣令,口口聲聲的一字一句,都在欺瞞本大人。”

“本大人最容不得他人欺瞞。”

“現如今,你倒是說說,本大人該拿你如何是好?”

劉志賢同樣嚇得大哭。

跪拜在地。

磕頭不起。

“洪大人,都是小人的錯。”

“現在發生的一切,都是小人的錯,小人的錯。”

“下官……不,小,小人願意自責一百棍!”

洪承疇點點頭。

“倒是不錯。”

劉志賢根本不敢再說話!

他驚恐的從地上爬起來,自己自覺的爬在地上,並且對周圍的衙役使眼色。

衙役們根本不敢動手!

誰敢打縣令?!

那不是找死嗎?

然而,隨着洪承疇的一聲咳嗽,朱昊也隨之發出冷笑。

“現在不打他,你們的縣令,恐怕就不止是捱打這般簡單了。”

“還不趕快動手?”

那些方纔還對朱昊怒氣衝衝的衙役,驚恐之下,急忙拿起殺威棒。

對準劉志賢的屁股,就狠狠的砸了下去!

一時之間,打得劉志賢接連的發出慘叫。

每一次落棒,都讓李宏之的心快碎了。

李宏之呆呆的看着慘遭痛毆的劉志賢,身體顫抖得愈發厲害。

洪承疇則故意不去跟朱昊多話,以免讓人意識到朱昊的身份異常。

他轉身就走。

李宏之鬆了口氣。

不過,洪承疇離開前的一句話,卻讓李宏之如墜冰窟。

“至於那李宏之,無視大明律法,竟敢當衆撕毀官府文書。”

“剝去他的全部家*,降爲庶民,押入大牢看守半年。”

“半年之內,不得有人探視。”

李宏之嚇得當場陷入昏迷。

身體還隨之劇烈的抽搐起來。

朱昊冷笑一聲,緊隨洪承疇而去。

而縣衙之內,劉志賢的慘叫,仍然斷斷續續。

來到縣衙門外,洪承疇繞路之後,方纔跟朱昊再次接觸。

他一臉的慚愧之色,無奈的對朱昊低下頭顱。

“朱大人親自下令,讓人將那商鋪給你。”

“而我,則是負責此事的其中一人。”

“怎料,我竟然並未將後事處理好。”

“小朱啊,我,我這心裏,實在有愧。”

“讓你遭受如此大的麻煩,還好我的下人,及時探知到此事。”

朱昊怎麼可能明面上對洪承疇高高在上,滿臉笑容。

“此事還多謝了洪大人。”

“若非洪大人及時出面,我又怎能脫身?”

“恐怕,那劉志賢和李宏之,非得換着法子折磨我纔是。”

“不過,洪大人竟然是當朝尚書。”

“這倒讓小人始料未及。”

洪承疇急忙擺擺手。

“唉,正二品罷了,離那權傾朝野,還有些距離。”

“朱大人才是真正的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身爲我大明太師,是真正的伴君在側。”

“想我大明當今太子的師父之一,便正是朱大人。”

朱昊點點頭。

原來自己父親的身份如此之高。

竟貴爲三公之一。

難怪不得,父親一直對他的身份避而不談。

估計,也是擔心告訴自己之後,自己會依賴他。

現如今,洪承疇告訴自己,估計也是想對自己試探一番。

故而,朱昊立馬笑了笑,裝出一副並不知情的表情。

“朱大人竟然位列三公。”

“嗯,看來我受到朱大人的提攜,還需多加努力。”

“等到什麼時候,能夠培育出畝*六千斤的糧食,纔有臉面再見。”

洪承疇眼神深邃。

朱昊的一番話,可謂是滴水不漏。

既沒有表現出,他知道朱由檢是皇帝的事實。

也沒有表露出,他跟朱由檢接觸了多久。

這讓洪承疇都有些頭疼。

不過,一個十八歲的少年郎而已。

能有幾分心機?

看來,他的確不知道朱由檢的身份。

於是,洪承疇放下心來,笑容不斷。

“小朱,不如你跟我前往那璃月亭,喫頓飯?”

“那璃月亭的飯菜,堪稱大明最佳。”

“就連當朝天子,也不時的會前往。”

朱昊卻不願意跟洪承疇過多接觸。

他忙擺擺手。

“小人此次前往縣衙,正是想處理那兩封文書之事。”

“怎料大人竟親自出面,爲小人解決了不少的麻煩。”

“小人必然對此感恩戴德,謹記在心。”

“大人的好意,小人心領了,不過,初來乍到,還有雜事纏身。”

洪承疇也不久留,確認朱昊只是個種地的農夫後,笑容顯得格外輕鬆。

“那便好。”

“你慢走。”

目送朱昊離去之後,洪承疇欣喜不已。

只要這朱昊不是皇帝的私生子,那就是天大的好事。

要知道,他站隊如今太子朱慈烺多年。

現如今,皇帝卻不知道從哪裏找出一個年輕人。

看樣子,還要悉心栽培。

萬一朱昊是私生子,那該如何是好?

他打算立馬將此事告訴他的*羽,笑眯眯的坐上馬車而去。

朱昊並未過多思慮,只是內心對洪承疇難免警惕頗多。

他一臉的*靜之色,拿着新的文書,前往商鋪。

見李大牛已經按照自己的要求,擺滿琳琅滿目的商品,朱昊走進其中。

“昊哥,你回來了?”

李大牛忙裏忙外,滿頭是汗,笑嘻嘻的對朱昊打招呼。

“文書的事,都解決了嗎?”

朱昊點點頭,隨口問起。

“陳圓圓在哪裏?”

李大牛愣了一下,顯然也不知道陳圓圓去了何處。

朱昊倒是並不擔心那姑娘的安全。

這少女,心思玲瓏,斷然不會將自己置身險境。

不過,他思緒方纔結束,門外便傳來一道驚呼。

“恩公,救我!”

正是陳圓圓的聲音。

朱昊的臉色陡變,震驚的衝了出去。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