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快請洪大人進來!

加入書签

朱昊眉頭緊皺。

眼看着那李宏之哈哈大笑,朱昊也流露出滿面怒容。

“真是好大的膽子!”

“如果我沒有看錯,你背後的牌匾之上,寫着四個大字。”

“爲民請命!”

“如今,那李宏之有些身份,而我只是一介農夫。”

“你劉志賢竟就敢在衆目睽睽之下,甚至懶得翻看撕毀的文書。”

“就敢直接拒絕我?”

“還敢跟那李宏之沆瀣一氣?”

“你們二人,真乃蛇鼠一窩!”

劉志賢沒想到,一個小小的農夫,在遭到自己的拒絕後,竟敢出言辱罵。

原本對朱昊無感的劉志賢,卻也流露出惱怒之色,滿面怒容。

“混賬!”

“朱昊,你區區升斗小民,竟敢在縣衙之內,對本大人出言羞辱?”

“誰給你的膽量!”

“你信不信,本大人現在就將你棍打上百,將你活活打死!”

朱昊深吸一口氣,不斷的發出冷笑。

“還真是讓我長足了見識。”

“身爲縣令,由於跟李宏之認識,你便不假思索的站隊李宏之。”

“對於我受到的不公待遇,毫無動容。”

“現如今,我指出你的混賬行徑,你竟然還敢對我高聲辱罵。”

“還要威脅我,要把我殺了?”

“好!我便站在此地,我倒要看看,今日誰能殺我。”

他一臉陰冷的神情,站在縣衙之內,雙目冰冷。

而四周的衙役們,看向他們的目光,都猶如打量傻瓜。

不等劉志賢發怒,朱昊便再次掃視周圍的衙役,眼神譏諷。

“爾等也只是奴僕而已,批了身官皮。”

“如今我受到那劉志賢的不公對待。”

“爾等有無想過,你們也只是他的一條狗。”

“等你們出事,他也會像今日一般,對待我一樣來對待爾等。”

“還敢發笑,真乃愚蠢之輩!”

縣衙內,所有人都陷入死寂。

每個人,都呆呆的看着朱昊。

就連那些想來告狀的百姓們,也都覺得朱昊尤其瘋狂。

幾番言辭,便將縣衙內的所有人得罪死了。

這不是找死,是作甚?

劉志賢生怕朱昊的言辭動搖他下人的心思,難免惱羞成怒。

他一拍驚堂木,惱怒的瞪大了眼睛。

“你等都愣在周圍作甚?”

“還不趕快給本大人動手。”

“將那廝給本大人打成殘廢,非得把他打死不可!”

“趕快動手!”

衙役們紛紛拿起殺威棒,雙目陰鬱的走向朱昊。

顯然,今日不把朱昊給打成廢物,他們是決然不會罷休的。

誰料,朱昊無動於衷的站在原地。

就在此時,李宏之高聲道。

“都住手!”

雖然李宏之並非官府中人,但跟劉志賢乃是至交。

故而,諸多衙役們,紛紛停手。

他們的眉頭緊皺,全都將目光放在李宏之身上。

那李宏之滿臉笑容,一副戲謔之色,直直的看着朱昊。

“朱昊,現如今,你已經無路可退。”

“若是你願意跪地不起,向本大人求饒道歉一番,本大人可以放你離開。”

“只需你跪在地上,對本大人磕頭認罪!”

“如何?”

說完,李宏之便當衆哈哈大笑。

掃視朱昊的目光,尤其輕蔑,十分的漠然。

朱昊眼神一沉,仍然譏諷以對。

“我需要向你區區商賈之輩下跪?”

“現如今,我雖然只是農夫,但將來,我必將成就大業。”

“到那時,你恐怕還巴不得能跪在我的面前,向我磕頭纔是。”

“怎敢讓我跪你,真是可笑至極。”

李宏之勃然大怒。

沒想到,他不想把事情鬧大,給朱昊臺階下。

略微的羞辱一番對方之後,便能讓對方滾蛋。

此人竟然還不接受?

非但如此,竟還敢對自己大放厥詞,出言羞辱。

簡直狂妄至極!

李宏之惱怒的盯着朱昊,死死的咬住牙齒。

“真乃張狂之輩。”

“好好好,本大人便想見識見識,你是何等的厲害。”

“讓本大人看看,你的骨頭,又有多硬。”

“爾等不必住手,速速將其打成殘廢,扔出衙門!”

那些衙役們,早已看朱昊不爽。

朱昊的種種言辭,簡直是對他們羞辱至極。

一時之間,他們紛紛舉起手中的殺威棒,衝向朱昊!

朝着那朱昊殺了過來。

然而,少年人立足原地,不爲所動。

等他們衝到自己身前之後,任由一根殺威棒,打向他的頭顱。

突然!

朱昊速度極快,當衆消失無蹤。

轉眼間,便出現在那率先動手的衙役背後,死死的握住他的殺威棒。

用力一握,輕易的將殺威棒捏碎!

那一幕,看在所有人的眼裏,讓人瞠目結舌。

“怎,怎會如此?!”

“怎麼可能!”

“這,這究竟是在作甚?”

所有人都驚恐的瞪大眼睛,難以置信的將那一切盡收眼底。

李宏之的神情亦是劇變,沒想到,朱昊竟還是個習武之人。

而且武功高強。

他急忙高聲驚呼。

“爾等還愣着作甚!”

“一個人打不過他,難道你們十幾個人,還不是他一人的對手?”

“趕快一起上!”

那十多名衙役,驚恐之餘,倒也認爲李宏之說得很對。

他們急匆匆的殺向朱昊。

然而,朱昊的身手了得,面對十幾個人,猶如戲弄小孩一般。

任由他們不斷的揮舞殺威棒而來,卻是根本砸不中他。

轉眼之間,朱昊便輕輕鬆鬆的將他們所有人擊退。

還打傷了不少。

眼看着一羣衙役們,跪地不起,哭爹喊娘,李宏之和劉志賢目瞪口呆。

就連衙役都拿那小子沒辦法,這,這該如何是好?

朱昊則拍拍手,不鹹不淡道。

“劉大人,今日這件事,你不替我做主,那我就只能擅自行動。”

“到那時,切勿怪我把李宏之打成殘廢。”

李宏之眼神恐懼。

其餘的人,也都流露出驚懼之色。

就在此時!

門外一名衙役,焦急的衝了進來,顧不得去看地上的兄弟們,神態着急。

“劉大人,洪大人要見您。”

洪大人?

洪承疇?

那衙役的話,把劉志賢嚇得不輕,渾身發抖。

“快,快請洪大人進來!”

“快!”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