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我只給你兩個選擇

加入書签

李宏之感到心慌。

難道那小子藏拙?

實際上,有着不小的來頭?

這一切,都讓李宏之心臟亂跳。

估摸着看出李宏之的心思,一名僕人滿臉輕蔑之色。

“李大人,您難道在擔心明日那小子前往官府能夠告您?”

“此事真乃可笑也。”

“那小子摸出足足七金,喫下一頓飯,估計就把他多年來的積蓄掏得一乾二淨。”

“他更是剛來大都,在此之前,小人可從未聽說過這等人物。”

“明日大人您跟劉志賢打個招呼,他連衙門的門,都進不去。”

“您何必多慮?”

“像您這樣的人物,擔心一介農夫會給您帶來災禍,大可不必。”

經過僕人的一番勸說之後,李宏之這才放下心來。

“不錯,你說得對。”

“本大人,在大都城內,經商多年。”

“認識的大人物,數之不盡。”

“現如今,竟爲一介農夫而感到憂慮,實乃荒謬。”

“走,回家去,大人累了,叫那幾個舞女來服侍本大人。”

家僕立馬笑着點頭,笑容滿面去處理此事。

第二日。

朱昊隻身一人,前往大都城衙門。

見大門緊閉,他奇怪的看了眼四周,都是些等待進去的*民。

這些人議論紛紛,爲何衙門今日並未開門。

正當衆人等得不耐煩時,一輛尤爲奢華的馬車,由家僕們抬着。

慢悠悠的而來。

李宏之從馬車之上走了下來,一臉得意之色,掃了眼朱昊。

看到朱昊已在門外等得很不舒服,李宏之難以忍受的發出笑聲。

“你這農夫,竟還真的敢來狀告本大人不可?”

“異想天開。”

“現如今,你連房門都進不去。”

“本大人倒是想看看,你還能夠作甚?”

他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笑容滿面的走到大門之外。

那原本在阻攔衆人的幾名衙役,急忙打開大門,歡笑着讓李宏之進去。

看到那一幕,站在四周的百姓們,紛紛露出怒容。

“爲何我等來的時候,不讓我等進入其中?”

“現如今,反而任由那廝進去。”

“真是可笑!”

“還有沒有王法,有沒有公道了?!”

李宏之冷笑一聲,不等衙役們對百姓出言警告,他便率先開口。

嗓音尤爲高傲、淡漠。

“本大人在大都城,那便是王法,那便是公道。”

“爾等有何不滿?”

“實在難忍屈辱,就趕快對本大人動手。”

“先將本大人的三十多個家僕一一趕走,再來對本大人下手不遲。”

說完,他笑容滿面的走進衙門之內。

而他的三十多名家僕,果然在旁邊對百姓們虎視眈眈。

只要百姓們膽敢妄動鬧事,他們就要出手。

一時之間,百姓們臉色煞白。

眼看着對方手裏拿着棍棒,倒也不敢再惹是生非。

只能眼睜睜的看着李宏之消失,衙門的大門再次緊閉。

朱昊在腦子裏詢問系統。

“系統,告訴我,李宏之跟那縣令劉志賢,是個什麼關係?”

系統立刻給出提示,冷冰冰的機械嗓音,頓時響起。

“劉志賢跟李宏之,是多年好友。”

“李宏之爲劉志賢提供錢財,讓其賄賂朝中官員。”

簡單的兩句話說完,系統就不再多說。

原來如此。

那李宏之花錢買人脈,幫劉志賢在朝中擴展資源。

難怪不得,劉志賢的下人們,能夠允許那李宏之如此囂張。

將那一幕看在眼裏,朱昊的眼神鄙夷,立刻走上前去。

一名衙役,當即攔在朱昊的面前,勃然大怒。

“未到午時,不得進入縣衙。”

“你小子是何等的膽大包天,難道要強闖縣衙不成?”

朱昊冷冷的盯着那兩名攔住自己的衙役。

“我爲告狀而來。”

“你們口口聲聲說着不到午時不能進入其中。”

“可就在方纔,你們卻放任李宏之進去。”

“這算甚?”

此言一出,兩名衙役,都難以自制的發出笑聲。

其中一人,指着朱昊哈哈大笑。

“實乃狂傲之輩!”

“你既然知道李大人的大名,又怎敢拿你自己跟李大人相提並論?”

“李大人能夠進去,那是理所當然之事。”

“可你這廝,又豈能跟李大人比擬?”

“實乃可笑!”

“還不趕快給我退後?否則,我手中的殺威棒,能把你給打死!”

朱昊震驚不已,怎料一小小的衙役而已,竟敢如此張狂。

實在可恨!

他難免流露出惱怒之情。

不過,強闖衙門,也不好。

故而,朱昊只能退去,站在衙門之外,冷眼相對。

而李宏之前腳踏入縣衙,劉志賢便滿臉堆笑走了出來。

兩人互相鞠躬作揖之後,這才入座。

將那朱昊之事,告知劉志賢后,後者立馬拍着胸脯保證。

“不過撕毀兩張文書而已,此乃無謂之事。”

“子遠請放心,我定爲子遠排憂解難。”

“你多年來,每月向我提供的金銀,讓我在朝中如魚得水。”

“如此小事,你讓家僕過來一趟,不就行了?”

“還犯得着讓你動身。”

“不過就是個商鋪罷了,我給你便是。”

李宏之滿臉戲謔的笑意。

“你不知道,那小子囂張狂妄,自視甚高。”

“竟敢跟我作對。”

“我便是要看看,那小子的狼狽之態,方能解恨。”

“今日,我就坐在你身側,讓那小子有苦無處說。”

兩人笑談間,一切盡在不言中。

終於,午時到了。

縣衙的大門打開,一羣百姓魚貫而入。

朱昊排在最前方的位置,自然第一個進去狀告。

看着坐在劉志賢身側的李宏之,朱昊面無表情。

遞上那李宏之撕毀的兩份文書之後,朱昊眼神*靜娓娓道來。

“還望劉縣令爲小人做主。”

“那李宏之,竟敢在大都城內,無視律法,撕毀文書。”

“此乃大罪。”

“既然李宏之就在場,不如將其關入大牢,多加審訊。”

此言一出。

李宏之哈哈大笑。

就連劉志賢,也忍不住笑出聲來,指着朱昊的鼻子便是一頓臭罵。

“哪裏來的狂徒!”

“子遠跟我說,你小子狂妄自傲,我還不相信。”

“如今看來,你果真囂張至極!”

“我告訴你,今日,你要麼給本大人滾蛋。”

“要麼,本大人便將你抓入大牢之內!”

“你自己選。”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