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讓他付不起賬!

加入書签

已經決定,明日再跟李宏之計較到底。

誰知今日,李宏之便再次找上門來?

大都城內的飯店多不勝數,客棧酒肆幾百家。

偏偏找到璃月亭。

實在耐人尋味。

朱昊乾脆當他不存在,點了幾樣涼菜,再讓人上熱菜。

不過,李宏之進門的那一刻,店內的小二們,紛紛圍了上去。

就連璃月亭的福掌櫃,也笑臉相迎。

“見過李大人。”

“沒想到,李大人今日竟有閒情逸致,來我們璃月亭喫飯。”

“此乃璃月亭的榮幸,來人,趕快爲李大人準備好酒好菜。”

“李大人請坐,在下去精挑細選幾名窈窕舞女,讓李大人養眼。”

剛轉身,朱昊便對那福掌櫃冷冷的掃了一眼。

“掌櫃的。”

“你剛剛跟我說,熱菜還需要等待片刻,方能上桌。”

“爲何那李宏之剛來,你就讓小二把菜上滿了?”

福掌櫃既不敢得罪李宏之,也不想得罪朱昊。

他並未因爲朱昊和李大牛的穿着樸素,而歧視朱昊,急忙堆笑。

“這位年輕人,還望你能夠諒解一番。”

“咱們璃月亭也好,其餘的客棧酒肆也罷。”

“誰都不敢怠慢了李宏之大人。”

“要知道,李大人手中掌握着許多的生意。”

“咱們做些小本生意,得罪他,可沒好果子喫。”

“你莫要煩憂,我馬上就讓後廚把你們的菜炒過來。”

見福掌櫃對自己客客氣氣,朱昊也不好再爲難對方。

只覺得那李宏之,真是好大的面子!

他冷哼一聲,不悅的喫着飯菜,一臉冷漠之色。

李大牛更感惱怒,對朱昊低聲吐槽。

“昊哥,我們先一步到,提前足足半個時辰。”

“那掌櫃的肯定是畏懼李宏之,把我們的菜給他上了。”

“真是可恨。”

“我的肚子都快餓扁了!”

朱昊拍拍他的肩膀,笑容滿面。

“暫且不跟他一般見識。”

“等明日前往官府,將他撕毀的文書上交,再看官府如何宣判。”

“大都城內,撕毀官府文書,那可是極大的罪名。”

兩個人議論之間,飯菜也都上了。

朱昊見陳圓圓不敢動筷,略微搖頭。

“你莫要見外,也不必自輕自賤。”

“從此以後,你跟着我,做我的貼身侍女。”

“幫我收拾衣物,買菜做飯。”

“放心喫吧。”

陳圓圓感動不已。

就連她的兩個親人,都未曾如此善待過她。

一想到朱昊明天甚至還要幫她去找那陳氏夫婦的麻煩,陳圓圓淚如雨下。

李宏之可不是來喫飯的。

見朱昊發現自己的存在後,竟無動於衷,他的眉頭難免微皺。

這小子,還真是沉得住氣!

自己把他的飯菜搶走,他竟也能坐得住。

“小二,過來。”

李宏之在心中冷笑,喚來一名小二,在對方的耳邊低聲吩咐。

“去,拿出你們璃月亭裏最爲名貴的金花釀,上個三瓶。”

小二滿臉笑容,急忙點頭。

“好的李大人,咱們璃月亭的金花釀,可是最爲潤口的。”

“口感自然不必多說。”

“就是價格比較貴,但李大人能夠一次性買下三瓶,實乃豪邁!”

李宏之卻搖搖頭,眉頭微蹙。

“並非上給本大人。”

“你們將那三瓶金花釀,上給那一行三人。”

小二頓時瞭然。

雖不明白李宏之爲何如此作爲,不過,他可不敢違背李宏之的命令。

急忙拿出三瓶金花釀,放在秦昊的桌上。

秦昊略微挑眉。

“我可沒有點酒。”

“你是不是上錯了?”

那小二眼珠子亂轉,精光畢露。

“這位客人,您第一次來咱們璃月亭。”

“璃月亭對初來乍到的客人,從來都是以最爲昂貴的好酒招待。”

“此次三瓶金花釀,是不收錢的。”

朱昊心情大好,便讓那小二退去。

陳圓圓則急忙爲他們二人開酒,又爲他們倒上。

至於李大牛,十分識趣的沒有對陳圓圓出言調笑。

跟朱昊從小穿一條褲子長大,看得出來,朱昊對陳圓圓有些心思。

見那三人開始喝酒,李宏之嘴角翹起,喃喃自語。

“璃月亭的金花釀,是所有酒類之中,最貴的。”

“一瓶金花釀,就要兩金。”

“你小子足足開了三瓶,那就是六金。”

“六金,相當於接*兩百兩銀子。”

“我看你如何能給得起!”

“一介農夫而已,哪裏能拿出足足兩百兩銀子?”

李宏之的心情也逐漸變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滿面笑容。

似乎已經看到朱昊的笑話。

一頓飯,喫得極快。

今日三人都頗爲勞累,因而,喫得也極多。

很快,就消滅了一桌子的飯菜。

朱昊滿足的打了個飽嗝,笑着對一名小二揮手。

“小二,結賬。”

在開口結賬時,不知爲何,那李宏之竟看笑話般,掃視而來。

這讓朱昊莫名其妙。

璃月亭,總不能跟李宏之聯手,在飯菜之中下毒吧?

殺人之事,料想一個小小的福掌櫃,還做不出來。

店小二很快就來到朱昊面前,拿着算盤,稍微的計算了一番。

“悶羊肉,燉豬蹄,東坡肉……”

“以及三瓶金花釀。”

“這位客人,您三位總計消費三百七十兩銀子。”

“若無銀票的話,金子也能的。”

朱昊的臉色不變。

李大牛的表情,卻震驚不已,陡然起身,抓住那小二的衣領。

“你他孃的戲弄咱不成?”

“咱們三個人,喫頓飯而已,需要三百七十兩銀子?”

“出門在外,三人的飯局,能喫個一兩銀子,都算不錯了!”

“你當咱傻是也不是!”

店小二一臉錯愕,支支吾吾,不知該如何開口。

李宏之哈哈大笑。

他剛要開口嘲弄。

當福掌櫃着急的趕過來時,朱昊反而瞪了眼李大牛。

“李大牛,你瘋了?”

“這璃月亭,本就是大都城內最爲上等的客棧酒肆。”

“他們的後廚,據說都是皇室罷用的後廚,手藝極高。”

“收費昂貴,是極其自然之事。”

“那三瓶好酒,想必就要高達百兩金銀。”

“趕快放手,丟人現眼。”

李大牛目瞪口呆,急忙放了手,面紅耳赤。

朱昊則拿出七兩金子,遞給那福掌櫃,帶人便走。

李宏之差點嚇得心臟驟停,目瞪口呆。

“怎麼可能?!”

“區區農夫,能拿出七兩金子,面不改色的付賬?”

“這,這……”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