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你不敢跟我計較!

加入書签

朱昊剛跟李大牛、陳圓圓收拾好東西。

準備出門閒逛,找個上好的酒樓,喫些東西。

沒想到,門外突然傳來憤怒的叫罵。

他的眉頭緊蹙,走出房門,冷眼看着那穿金戴銀的商人。

“你是何人?”

“想必,我跟閣下無冤無仇。”

“閣下爲何要來我店鋪門外,大肆叫罵侮辱?”

“真乃荒謬之事。”

朱昊神色冷酷的盯着那商人,既然對方來者不善,他自然沒有好臉色。

商人一聲冷笑,面無表情。

“你還敢對我高聲質問。”

“我告訴你,這間商鋪,原本就屬於我。”

“商鋪之大,足一畝有餘。”

“你用得上麼?”

“不僅如此,人流繁多,是賺錢的極好之地。”

“我手中可是有着跟前房主的契約,他走之後,商鋪理應歸我。”

“你難道要在大都城內,違反契約不成?”

“真乃荒謬!”

朱昊神色不變。

既然有父親爲他撐腰……

而且,父親肯定知曉,商鋪有人拿在手裏。

但他仍然給自己,那就不難證明,商鋪必是自己的。

他很是戲謔的笑了笑。

“我來大都城內,本身就爲賺錢而來。”

“而我要賣的東西,都是你賣不了的。”

“既然如此,你又何必跟我喋喋不休,多費口舌?”

“把嘴巴給我閉上,休要多言。”

“倘若你不服氣,儘管去衙門對我狀告。”

朱昊並不佔理。

但他竟敢如此囂張.

少年的態度,讓商人略感忌憚,眉頭緊蹙。

“你是何許人也?”

“難道在大都城內,有所依仗?”

此人較爲謹慎,年齡畢竟擺在那裏。

江湖經驗豐富。

朱昊一笑置之。

“我乃小漁村內,一農夫,常年種植農作物。”

“怎的,你要作甚?”

“難道是想摸清我的底細,對我動手不成?”

見朱昊說他只是一介農夫,商人勃然大怒,氣得發抖。

“我還以爲你有多厲害!”

“不曾想,你只是農夫而已,從事耕種。”

“你竟敢跟我囂張狂妄,你好大的膽子!”

“恐怕,你連租房的錢都掏不出來,就敢強行搬入其中?”

“大膽!”

朱昊嘴角翹起。

面對那商人的質問,並不驚慌,反倒是笑意不減分毫。

“不錯,我的確只是農夫而已。”

“不過,我的手中,有契約。”

“這地契和契約,可都貨真價實。”

“大牛,拿出兩份書信,給他一看。”

李大牛早已看那商人不爽,情緒尤爲不滿。

聽到朱昊的話,他立馬就獰笑出聲,當即出列。

得意洋洋的拿出兩份書信,一份是契約,一份是地契。

遞給那商人。

商人李宏之拿在手裏,仔仔細細的查看。

看到一半,他的臉色難看之至。

“怎會如此!”

“我的手中,可是也有文書的。”

“在上一任房主到期後,就該是我續租。”

“沒有我的同意,官府決然不可能給你開文書纔對。”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李宏之憤怒不已,當着衆人的面,直接將那兩份文書撕毀。

那一幕,氣得李大牛發抖。

李大牛憤怒的破口大罵。

“你這蠢貨,不相信咱也就罷了。”

“現在咱把文書給你看,那白紙黑字,寫得一清二楚。”

“上面還蓋有官府的印章!”

“你卻仍然置之不顧,認爲咱昊哥造假,將其撕碎。”

“你個混賬!”

李宏之冷笑一聲。

“少拿官府來嚇唬我。”

“就算你文書爲真,在我的運作之下,那也得變成假的!”

“我看上的東西,豈是你能夠輕易插手的?”

“實乃荒謬!”

“現在,我把話跟你說得清楚些。”

“我必定要拿走你身後的商鋪,它一定是我的!”

“不過,你替我打掃商鋪,我還是得感謝你,來,給你錢。”

說罷,李宏之將手中的銀票,扔到朱昊腳邊。

李大牛氣得漲紅了臉。

恨不得衝上前去,將那李宏之撕碎。

他滿臉的咬牙切齒,一臉怒容。

正欲發怒的李大牛,卻被朱昊阻攔。

朱昊笑眯眯的將那銀票撿起,遞給陳圓圓。

陳圓圓小心翼翼接過,不敢惹朱昊生氣。

此時的她,做任何事,都極爲提心吊膽。

李大牛則滿腹怒氣。

“昊哥,你莫要攔我。”

“我非得將他狠狠的教訓一番不可!”

“那混賬……”

朱昊滿面*靜,一言不發。

李宏之則得意至極。

“敢跟我作對,你找死。”

“現在既然接過我的銀票,就速速的從商鋪滾蛋。”

“一介農夫,安敢跟我囂張跋扈。”

“真是可笑至極!”

他眼神輕蔑的盯着朱昊。

那打量朱昊的神情,尤爲不屑。

朱昊卻笑意不減,接連搖頭。

“愚蠢。”

“你的銀票,作爲賠償金額,還遠遠不夠。”

“擅自撕毀官府文書,勢必讓你關入大牢。”

“大明高祖曾下過嚴令,決然不能撕毀官府文書。”

“且如此重要的文書,你竟敢當衆撕去。”

“真乃狂妄之輩!”

李宏之笑容詭異。

他緩步來到朱昊面前,直勾勾的跟朱昊對視。

“你當我不知那文書是真的?”

“不過,即便是真的,又怎樣?”

“難道,你還能教訓我麼?”

“我告訴你,我李某在大都城內廝混多年。”

“至少在商賈之中,無人能夠跟我作對。”

“就憑你,還想讓我坐牢。”

“笑死人也!”

“哈哈哈哈……”

李宏之身後的許多人,也都跟着發笑。

沒有一個瞧得起朱昊。

都看朱昊不行。

朱昊懶得再跟李宏之多言,對那李大牛和陳圓圓笑着揮手。

“走,不必跟這蠢貨計較。”

“我們去喫飯。”

“今日路過一名爲璃月亭的飯店,看着菜色不錯。”

“天色已晚,官府早就關了門。”

“明日再去。”

既然朱昊都不打算今日跟李宏之計較到底。

李大牛隻能強忍住心中的怒意,憤怒而去。

至於陳圓圓,自然是對朱昊言聽計從。

在她心裏,她已經是朱昊的女人。

就算是死,她也要跟朱昊在一起。

救命之恩,無以爲報。

李宏之仍然大笑。

“小的們,看到沒?”

“那小子是一句屁話也不敢跟我講的。”

“趕快滾蛋,哈哈哈……”

朱昊無動於衷,拉住氣得瞪眼的李大牛就走。

衆人來到璃月亭,喫飯時,邊聽旁人一人對王雙隆之事議論。

沒想到,那李宏之,同樣來到璃月亭。

這倒是讓朱昊略微皺眉。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

玄幻魔法相關閱讀:
  • []醫學生真沉靜
  • [科幻小說]超新人
  • [歷史軍事]逍遙小閒人
  • [玄幻魔法]神御萬界
  • [玄幻魔法]千層寶塔修煉系統秒升999級
  • [都市言情]我的極品老婆
  • [都市言情]天降醫婿
  • [玄幻魔法]法武封聖
  • [其他类型]魔方諸天
  • [武俠修真]從殺豬到殺神
  • [都市言情]華娛之昊
  • [恐怖靈異]直播點評鬼片,竟然一切都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