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門內之輩,速速現身!

加入書签

朱昊面色陰冷。

“大牛,你難道沒發現,那洪承疇心狠手辣?”

“讓他幫忙,受他好處,難免會留下禍端。”

“從他的手裏要東西,日後會十倍百倍的奉還回去。”

“否則,就要遭到禍殃。”

“你看他對那王雙隆,當真是因爲我纔將王雙隆殺之?”

“起初,洪承疇只想簡單的將其教訓一頓。”

“誰料,王雙隆竟要對他痛下殺手。”

“王雙隆惹怒洪承疇後,洪承疇不僅殺了他,還想對他的家人下手。”

“如此人物,不論交惡,或交善,都是極其危險之事。”

李大牛滿臉的茫然無措,呆呆的看着朱昊,喃喃自語。

“沒想到,這其中的曲折頗多。”

“還有如此的說辭。”

“咱學到了……”

提起那王雙隆和洪承疇,朱昊的心情就不怎麼樣。

他略微的眯起眼,冷笑一聲。

“好了,不再說此事。”

眼看着皇室城防隊,正在收拾屍體,朱昊不動聲色的帶着兩人離去。

在閒逛一番後,終於發現好房屋。

此地依山傍水,坐落於皇城的角落,後背便是大山。

眼前,則是一條河流。

院內的靠左,有一棵柳樹。

另一側,也有一棵柳樹。

那兩棵柳樹,竟是一副迎客的模樣。

想必從小就有人調養。

房屋的租客,是一名讀書人。

他頗有氣質,就是衣着窮酸了些,對朱昊笑容滿面。

“這位貴客,來自何處?”

“來到大都城內,又要作甚?”

見對方笑臉相迎,朱昊也對其滿面笑意。

“從小漁村而來,一介農夫而已。”

“來到大都城,是想經商賺錢。”

“聽房主說,你考上了官職,能夠留在大都城內,可喜可賀呀!”

聽朱昊說自己只是個農夫,又要行經商之事……

讀書人的眼中閃過一絲輕蔑,不過,仍然滿臉笑容。

“正是如此。”

“故而,從今日起,我就不需要再租住此地。”

“相逢即是緣,在下李行秋,日後倘若還能相見,請多多關照。”

既然朱昊只是個農夫,李行秋倒也懶得再跟朱昊多言。

簡單幹脆的打完招呼,便跟幾位朋友,同他離去。

那不動聲色的囂張,看得李大牛眉頭直皺,難免惱羞成怒。

“昊哥,咱算是看明白了!”

“那小子看不起咱呢!”

“原本還笑眯眯的跟咱們說話。”

“一聽到咱只是個農夫而已,他便轉身就走。”

“簡直混賬!”

朱昊對他搖頭,出言安慰。

“莫要如此去想。”

“我們也的確只是農夫。”

“大明之內,其中農夫和商賈,最爲受人輕視。”

“士農工商,自古如此嘛。”

“大牛,不必在意他人對你的看法。”

“活好你自己,最爲重要。”

他倒是並不覺得那李行秋的態度,對他而言有多重要。

李大牛卻憤怒的揮舞拳頭。

“莫要讓咱下次撞見他。”

“否則,咱非得用拳頭,好好的招待他不可。”

“真是狂妄之輩!”

對於李大牛那副小肚雞腸,朱昊十分無奈。

若是日後兩人在大都城紮下根來,這廝的性情,很容易惹上禍端啊。

不過,朱昊倒也有信心幫他解決。

畢竟是自己的兄弟,惹出點麻煩來,倒也無妨。

朱昊並未租住,而是直接跟房主商量了一番,以二十金的價格買下。

從此以後,朱昊也算大都城內的子民了。

他讓李大牛將院內的佈置全部搬出,改成農田。

院落很大,能夠種一百多顆種子。

雖然離開小漁村,但對於朱昊而言,隨時隨地都要鑽研農作物。

畢竟還有比玉米更好的東西。

就在此時,房門外,一名僕人,匆匆而來。

那人見到朱昊,急忙上前。

“您就是朱昊吧?”

“朱大人讓我前來,將一份地契送給您。”

“他在玄武大道購置了一處不錯的風水寶地,作爲雜貨鋪。”

“供您使用。”

“朱大人還讓小人跟您說,您要賣任何東西,都無需上稅。”

“他已經在朝廷打點好關係。”

朱昊欣喜不已。

急忙接過那份地契。

還是自己的老子疼自己啊!

不過,心細如髮的陳圓圓,卻有些錯愕的看着那僕人。

她的眉頭緊蹙。

“我恩公的父親,讓你來送地契,帶口信?”

僕人愣了一下,疑惑不已。

“正是如此,姑娘有何疑問?”

陳圓圓的眉毛皺得越來越緊。

“你的穿着打扮,怎麼看也不像是僕人。”

此言一出。

朱昊也頓時就將目光放在那僕人的身上。

果然,那人的穿着,哪裏像個僕人了?

分明就像是一個很有身份地位的人。

他難免心生懷疑,難道自己的父親,地位比洪承疇還高?

暫時不知那洪承疇從幾品,但他能一言斷人生死……

想必在朝中,是很有些勢力的人。

可洪承疇在自己父親面前都支支吾吾,難道,父親……

朱……

朱昊內心一驚。

僕人面不改色,實際上,內心驚恐萬分。

皇帝親口跟他說,暫不得讓朱昊知道他的身份。

倘若自己暴露,可想而知。

僕人的心思翻轉,急忙笑出聲來。

“你們在想甚?”

“難道以爲朱大人,是那當朝天子不成?”

“哈哈哈哈,你們想多了。”

“朱大人名爲朱峯之,在朝中擔任從七品而已。”

“我之所以穿着不像僕人,那是因爲您的父親極爲高尚。”

“他心疼我們這些下人,我又自幼跟在朱大人身邊。”

“因而,朱大人是將我當家人看待的。”

“所以,我才能穿上這一身。”

朱昊恍然大悟。

陳圓圓縱然仍有些疑慮,不過對方依然解釋。

她再逼問,倒也不好。

雙方簡單交談後,僕人便轉身離去,擦了擦額頭冷汗。

至於朱昊,見天色還早,便拿着那地契,前往朱由檢爲他購置的店鋪。

三人很快來到店鋪之內。

陳圓圓急忙去打掃衛生,生怕朱昊對自己心生不滿。

她知道,自己如今寄人籬下,又無身份。

爲人處世,自然要小心翼翼。

房門外。

一名商賈之輩,瞪大眼睛,不滿的發出吼聲。

“門內之人,速速出來!”

“我有話要同你講。”

“快出來!”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