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洪大人,饒命啊!

加入書签

他的話,讓朱昊和洪承疇等人,舉目望去。

見那王雙隆,一臉怒意,恨不得將朱昊撕碎……

洪承疇難免感到意外,錯愕的詢問朱昊。

“這是在作甚?”

“難道,他們跟你有仇?”

朱昊略微搖頭,眼神*靜。

即便面對幾十個一眼就是練家子的人物,他也並未流露出絲毫的恐懼。

“不過是個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而已。”

“不必把他當回事。”

“洪大人,要不您先退去?”

“我自會處理此事。”

笑話!

我走?

一旦你出事,陛下不得找我的麻煩?

洪承疇滿面怒容,跟那王雙隆直勾勾的對視。

怎會將對方的幾十人放在眼裏,眼神羞惱。

“你是何人?”

“朱昊,乃是本大人的貴客。”

“瞧你那副架勢,難道是想將朱昊殺之後快?”

他一臉陰森之色,緩緩走到王雙隆面前。

王雙隆也並未料到,自己帶着足足幾十個人來找朱昊麻煩。

而這朱昊身側的中年男子,竟如此的不給自己顏面。

膽大包天!

何等猖狂?

這位紈絝子弟的臉色,變得極其難看。

“滾!”

“此事,乃是我跟朱昊之間的事。”

“與你無關。”

“哪裏冒出來的蠢貨,愚蠢之徒。”

“萬一將我惹惱,小心我將你一併殺之!”

洪承疇格外震驚。

沒想到,對方竟不認識自己。

作爲大都城皇室朝臣,走在路上,百姓不知,自然不難理解。

但你能叫來幾十個人,爲你助威,想必也不是普通人家。

你竟不認識我?

豈有此理!

洪承疇一臉羞惱和憤懣,仍然站在王雙隆面前,咬牙切齒。

“你果真要殺朱昊?”

“我告訴你,朱昊,是當今天子看上的人物。”

“他爲大明帶來的功績,絕不是你能相提並論!”

“就憑你,安敢對朱昊動手?”

“趕快給我滾!”

“再不滾蛋,本大人立馬讓皇城軍趕至此地。”

“滅你區區幾十餘人,易如反掌。”

王雙隆本就陷入憤怒之中。

見那洪承疇,竟還敢對自己喋喋不休,這更讓他羞惱不已。

“你是何人?”

“趕快報上名來!”

朱昊站在一側,都有些許的呆滯。

這紈絝子弟,囂張跋扈習慣,而今竟敢對洪承疇滿面怒容。

何等的膽大包天!

他略微的眯起眼,冷漠的盯着王雙隆。

“王雙隆,你我之間的事,休要扯到外人。”

“若不想讓你家族滅亡,就趕快住口。”

“這位大人,絕不是你能招惹的人物。”

朱昊可不願欠下人情債。

可王雙隆憤怒至極!

他氣得眼珠幾乎要飛出去。

直到現在,他也一副冰冷之色,冷冷的盯着洪承疇。

“本公子來找他朱昊的麻煩,與你何干?”

“不論如何,本公子還是講理的。”

“倘若不想去死,該滾的是誰,某些人心裏應該清楚!”

洪承疇氣得額頭青筋都在跳動。

放在*日,他作爲禮部尚書,走到哪裏,那不是受人尊敬?

如今,區區一年輕人,竟敢對自己如此無禮!

還敢說,要將自己置於死地!

何等的狂妄!

朱昊見他把話說得如此決絕,頭疼不已。

看來,要拜洪承疇人情了。

果然。

洪承疇氣得幾乎要將牙齒咬碎。

見一皇城軍馬路過,當即流露怒容。

“爾等在作甚!”

“此地有民衆聚集鬧事,手持利刃,你們竟視而不見?”

“趕快給本大人過來!”

能夠在大都城內,擔任皇城護衛……

多少有些人脈和手腕。

那一大羣皇城軍,立馬將目光掃視而來。

當他們看到洪承疇時,臉色劇變。

爲首的皇城軍小統領,急忙滿臉堆笑,走了過來。

看到他的討好笑意,王雙隆十分滿意。

“本公子在辦事。”

“與你們沒有絲毫的關係。”

“趕快離去!”

那*日裏跟王雙隆關係很好。

但今日,他竟無視王雙隆的臉色,急忙衝過來。

抬起手,便給了王雙隆一耳光。

王雙隆被打得耳朵嗡嗡作響。

他震驚至極,眼神呆滯。

“李統領,你打我作甚?”

“那小子目無法紀,將我的幾名打手,打成了殘廢。”

“按理來說,該被打的人,是他纔對!”

“你爲何……”

那李統領,焦急萬分。

氣得幾乎想咬人。

他痛不欲生的轉過頭,瘋狂的向王雙隆使臉色。

但王雙隆未能看懂,反而滿面迷茫。

“李統領?”

那李統領,眼看着洪承疇的臉色愈發難看,驚恐的發出怒吼。

“王雙隆!你瘋了!”

“這位洪大人,乃是咱們大明廟堂之上的一位朝臣。”

“他的身份,說出來,能嚇死你!”

“真以爲你父親經商,賺了些錢財,你就能夠飛揚跋扈?”

“你竟敢對洪大人出手!”

王雙隆聽聞此言,目瞪口呆。

難以相信,朱昊竟然跟廟堂之內的人物認識。

那些個大人物們,從來神龍見首不見尾。

無人知道他們在作甚。

還不等王雙隆緩過來。

洪承疇冷不丁的在旁邊陰森一笑。

“不僅要對本大人出手,還口口聲聲說,要殺害本大人之性命。”

“李統領,你看着辦。”

“今日此事若無一個好的處理方式,你這小統領的位置,也就不必坐了。”

王雙隆滿臉迷茫。

正當他陷入驚恐難以自拔時。

身後的幾十個武道高手,剛纔還氣焰跋扈。

轉眼間,就跑得無影無蹤。

現場,只剩王雙隆一人。

朱昊眉頭緊皺,走上前來。

他死死的盯着王雙隆。

“我已然警告過你。”

“你不聽,我自然也沒有辦法。”

“現如今,你隨意。”

說完,朱昊站在旁邊,一言不發。

王雙隆立刻發瘋的尖叫了出來。

“不可能!”

“這絕無可能!”

“你小子能夠認識廟堂之內的權臣?”

“不會,這,這是假的,假的!”

朱昊面無表情。

洪承疇憤怒的盯着王雙隆。

“我現在便將你殺之,欲絕後患!”

“若放你離去,恐怕日後,你還要對朱昊下手。”

“不如斬草除根!”

他就要對那皇城護衛們下令。

下一秒!

方纔笑得有多大聲,現在就有多恐懼的王雙隆,陡然跪地不起。

膝蓋如同跟地面生根。

“洪大人,饒命啊!!”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