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給本公子站住!

加入書签

甚至不等朱昊開口,說是什麼條件。

王雙隆的情緒就變得分外激動,漲紅了臉,面紅耳赤。

“您說!您說!”

“只要我能做到……”

“不不不,即便我做不到,我也一定會做到!”

“您說……”

那匕首抵住王雙隆的脖頸。

讓他如墜冰窟。

就算給他一千個熊心豹子膽,他也不敢在此刻跟朱昊廢話。

朱昊見四周的衆人,都錯愕的看着王雙隆。

似乎很難想象,王雙隆也有這麼害怕的時候。

對此,朱昊嘴角翹起,雙目中的殺意,愈發濃郁。

“倒也不是讓你賣命。”

“你只需跪倒在地,當着所有人的面,慢慢的爬出去。”

“如何?”

“我也並不想爲難你。”

王雙隆瞠目結舌。

這混蛋,不對他痛下殺手,也不對他動粗。

看似只是讓他跪着爬出去……

實際上,要當衆對他王雙隆進行羞辱。

讓自己日後再讓人看到,都會惹人恥笑。

可想而知,倘若自己真的爬出去,有多少人會在背後看笑話。

王雙隆愣在當場,臉色僵硬,神情尤爲痛苦。

見王雙隆不太願意,朱昊略微挑眉,冷笑一聲。

“看來,你對我的提議,頗爲不滿。”

“既然如此,不如你告訴我,如何折磨你,才能讓我滿意?”

“今日你不付出些代價,休想離開醉仙樓。”

“明白我的意思麼?”

一番言語,讓王雙隆徹底的陷入絕望之中。

原本覺得還可以跟朱昊商量商量的王雙隆,陡然跪地不起。

在衆目睽睽之下,他的額頭緊貼地面,神態分外屈辱。

“我,我下跪。”

“我現在就下跪。”

“按,按照您的要求,我跪着爬出醉仙樓。”

“求求您,莫要再跟我一般見識……”

言罷。

那王雙隆爲避免自己身體受到傷害,果真在衆人的注視之中,跪着爬出去。

縱然許多人都震驚的盯着他,他也不敢貿然起身。

直到消失在醉仙樓大門外,王雙隆的幾名僕人,這纔敢來相助。

“公子!”

“公子,您怎樣?”

他們急忙將王雙隆攙扶起身。

王雙隆一改之前面對朱昊的低聲下氣,惱羞成怒的謾罵出聲。

嗓音極其羞惱的吼出聲來。

“混蛋!”

“那混賬東西,竟用如此的手段來羞辱我。”

“日後不說出入醉仙樓,整座大都城,都要知道本公子的醜事。”

“他寧願不殺我,也要羞辱我!!”

“我要讓他去死!”

王雙隆氣得渾身發顫,面色漲紅,怒容滿面。

恨不得現在就抓住朱昊,好好的折磨一番。

他的幾名僕人,卻都驚恐的看着他。

“公子,我等也恨不得弄死他。”

“但那少年手段異常狠辣。”

“我等站在您身側,甚至看不清他是如何出的手。”

“轉眼之間,那幾個跟隨您多年的打手,就死於非命。”

“此等高手,豈是我們能夠相提並論的……”

王雙隆一聲冷笑,眼神尤爲痛恨。

“高手?”

“本公子見過的高手,比他喫過的飯還多。”

“他再強,能比專門做刺客生意的人強麼?”

“這是絕無可能之事。”

“本公子非得花點錢,多找幾個刺客,將他狠狠的教訓一頓。”

“羞辱後,再將其碎屍萬段!”

幾名僕從們,這才眉頭舒展。

只要不是讓他們動手,他們便放下心來。

笑話,他們一羣人過去找朱昊麻煩……

估計還不如朱昊一根手指厲害。

大都城內,一處隱祕之地。

此地興許只有富貴人家,有些權勢的人,方纔知曉。

王雙隆從家中取來金銀,一臉陰鬱的走進其中。

與此同時,朱昊花了點錢,幫陳圓圓贖身之後,帶着陳圓圓離開了。

李大牛跟在二人背後,仍然四下張望。

似乎忘記,他的一夜春風,算是落花流水了。

行至半路,陳圓圓的臉色仍然擔憂過度。

“恩公,我擔心,那王雙隆,會來找恩公的麻煩。”

“或許,會像那忘恩負義的王浩然,在恩公入睡時,悍然行刺。”

“他在大都城內,必然有所權勢。”

“否則,他斷然不敢如此囂張。”

誰料,對於陳圓圓的提醒,朱昊並不慌亂,反而十分鎮定。

“他必然來襲。”

“至於是找人來殺我,還是親自來殺我,他都必定殺我。”

陳圓圓小臉錯愕。

顯然難以預料,朱昊竟不擔憂。

她難免困惑的望着朱昊。

朱昊對她一笑置之。

“區區小事,何足掛齒?”

“等他來殺我時,便是他身亡之日。”

“他在青樓對你的所作所爲,還不足以讓他去死。”

“倘若我貿然將他殺掉,我就不佔理。”

“只有等他對我動手之後,我才能合情合理的反殺。”

陳圓圓呆呆的看着他。

一時半會,說不出話。

朱昊無奈的搖了搖頭。

“都說了,區區小事,何必多慮。”

“走,我等初來乍到,需找個安身之地。”

話音未落。

一道熟悉的人影,引入眼簾。

而那人,顯然也看到了朱昊,當即對朱昊流露笑意,快步而來。

“原來是朱昊!”

“我就說嘛,老遠的看到你,還以爲花了眼。”

“朱昊啊朱昊,朱大人可是跟你說過,十日內,前往大都城內。”

“這已過去足足二十日,你方纔現身。”

“你在作甚?”

朱昊笑眯眯的對洪承疇點頭示意。

這個洪承疇,在史書上,便是兩面三刀的小人。

越是兩面三刀,在跟人接觸時,就越是彬彬有禮。

他一臉笑意。

“路途遙遠,其中曲折頗多,就不多贅述了。”

“怎麼,大人您在閒逛?”

“今日無事?”

洪承疇笑得格外燦爛。

“哪裏哪裏,今日夫人想要採購些布匹,爲小人們做些衣物。”

“故而我跟夫人一同前來。”

“誰料竟能碰到當世神農,實乃榮幸之至。”

兩人互相客氣了一番後,洪承疇倒是開門見山。

“實不相瞞,是朱大人讓我來的。”

“他知道,你初來乍到,需要個睡覺的地方。”

“故而讓我來幫你看房子。”

“而我也正準備打探消息,找到你在何處,誰知,你就來了。”

朱昊哈哈大笑。

“幸會幸會!”

“多謝各位大人的關懷……”

兩人正客套時。

突然!

王雙隆憤怒的帶着幾十個氣息十足的高手,氣急敗壞的衝了過來。

“給本公子站住!”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