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打斷你的三條腿!

加入書签

王雙隆一發怒,所有人又驚又怕的望着他。

無人敢開口。

凡是常年出入青樓者,誰不知道,這位富家紈絝的霸道。

他看上的女子,那就一定要得手。

據說一年前,就在醉仙樓內,王雙隆想要一女子,對方不從。

一怒之下,將其推出窗外,砸在街上,血肉模糊。

但是時至今日,王雙隆也並未遭受分毫懲罰。

仍然出入風流場所,也不見衙門的人拿他是問。

醉仙樓掌櫃鴿子花,自然深知不能得罪王雙隆。

否則就連她自己的性命,也難以周全。

故而,鶴子花立即笑出聲來,對王雙隆認真的點點頭。

“王公子,您放心,在咱大都城內,誰敢跟您作對?”

“莫不是不要命!”

“我現在就上樓,將他們三人叫下來。”

話音剛落。

一道淡漠的嗓音,陡然響起。

朱昊面無表情的來到衆人面前,眼神冰冷的掃視了一番人羣。

最終,將目光落在那王雙隆身上,神情尤爲冷冽。

“聽說某些人,想讓我人頭落地?”

“好好好,我的頭顱就在此地,還不速速來取?”

“王雙隆,小爺我,並未聽說過你的姓名。”

“怎料在大都城內,你竟萬人之上?實在令人詫異。”

王雙隆實在沒能想到,遲遲而來的朱昊,竟敢對自己口出狂言。

大都城的風流場所,自己的高名在上,誰人不知,誰人不曉?

那小子,竟敢這般狂妄!

一時之間,王雙隆怒氣洶湧,滿面怒容。

“好小子,着實讓本公子開了眼界!”

“多年來,從未有任何同齡者,敢在本公子面前飛揚跋扈。”

“要論紈絝,整個大都城,本公子數一數二!”

“倘若想活命,便跪倒在地,懇求本公子的寬恕。”

“還不速速跪下!”

他的一番話,並未讓朱昊有所動容。

少年反而愈發鄙夷的盯着朱昊,面露嘲弄。

“區區鼠輩,安敢對我出言嘲弄。”

“莫說我從未聽過你是何人。”

“就算你當真權勢滔天,今日,我也要將陳圓圓帶走。”

“她若跟個良善之輩,夫婦和睦,我倒是也懶得管。”

“交給你?”

“恐怕沒個好下場。”

朱昊面無表情走來。

“我也給你一個機會。”

“希望你好好珍惜。”

“速速向我等道歉。”

“否則,我便打斷你的三條腿。”

那霸道無比的模樣,驚呆在場衆人。

就連見多識廣的青樓掌櫃鶴子花,也難免流露出震驚之色。

鶴子花呆呆的看着朱昊,其餘人皆是如此。

這年輕人,莫非在發瘋不成?

當真要爲一女子而已,逞一時之快,讓自己後患無窮?

果不其然!

王雙隆怎能料到,自己愛慕美色,不願讓那同齡人染血。

結果,對方竟敢說出,要打斷他的三條腿!

這是何等的荒謬!

王雙隆眉頭一皺,滿面怒容,一副勃然大怒之色。

“好好好,果真讓本公子長足了見識!”

“在大都城內,還有你這等人物?”

“來人,把他的三條腿,先給本公子卸下來!”

當王雙隆脫口而出,要對朱昊出手的剎那。

幾名原本坐在位置上,不動聲色的打手,緩緩起身。

面無表情的向朱昊掃視而來。

少年泰然不懼,目光沉穩的跟他們對視,竟還有些不耐煩。

“要動手,就儘快動手。”

“我還有很多事要處理。”

“沒有那份閒情逸致跟爾等浪費時間。”

一名中年打手,面露玩味之色,慢慢走到朱昊身前。

一副居高臨下的姿態,頗爲鄙夷的盯着朱昊。

“臭小子,你的膽量不小。”

“可縱然你膽大包天,也決然不是我等的對手。”

“大家都是男人,自然明白,若沒了命根子,有多痛苦。”

“斷子絕孫,那都是輕的。”

“從此以後,一輩子只能望着美女空流淚,纔算可悲。”

“還不快給咱們王大公子跪下!”

“只要你願意乖乖的跪倒在地,磕上幾個響頭……”

“我家公子,寬宏大量,斷然不會再殘忍的對你施虐。”

下一秒。

讓衆人意料之外的一幕,頓時出現。

朱昊滿面怒容,一副相當不耐煩的臉色,向那中年打手,衝殺而去!

瞧他那副架勢,似乎要將其置於死地。

中年打手目瞪口呆,轉眼便大怒。

“好小子,給你活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要強闖。”

“既然如此,我就遵照王公子的吩咐,將你打得痛不欲生!”

“你想求饒,再來不及!”

兩人瞬間相撞。

一道人影,倒飛出去,落在王雙隆的腳邊。

原本還面目猙獰的王雙隆,看到那道人影,頓時感到驚恐不安。

一時,陷入莫大的驚懼之中。

“老劉,你怎會如此?”

“那小子不過跟我同齡,看上去,還比我小個幾歲。”

“你常年習武,去軍中對峙,都堪稱百人敵。”

“豈能不是那小子的對手?!”

還不等王雙隆回過神。

其餘諸多衝向朱昊的打手,以同樣的姿勢,落在王雙隆身旁。

不是斷胳膊,便斷腿。

總而言之,十分駭人,膽小之輩看了定要汗如雨下。

王雙隆欺男霸女的膽子很大,跟人真刀真槍打的膽子,卻極小。

見朱昊手裏拿出一把匕首,向自己慢慢走來,王雙隆嚇得面如土色。

“我錯了!”

“這,這位大哥,我真的知錯了!”

“求你莫要讓我變成太監……”

“你,你毒打我也罷,切莫閹了我啊!我,我……”

然而,朱昊看到他嚇得屁滾尿流,褲子裏一股屎尿的味道,終於不再上前。

眼神極其的輕蔑。

“我當你們有多厲害。”

“沒想到,在我出手之後,連我出手的動作,都看不清麼?”

對此,王雙隆第一個慘叫了出來,滿面央求。

“是,是是是,他們都是些不足爲道的廢物。”

“跟您,那是萬萬比不得的!”

“求求您饒了我,求求您!”

醉仙樓內,陷入死一般的安靜。

作爲看客,他們都沒能看清那年輕人,是如何動的手!

而那位王大公子的表現,同樣讓他們震驚又錯愕。

朱昊無視衆人的瞠目結舌,緩步來到那王雙隆面前。

用匕首挑住對方的脖頸。

“饒你,並非不可。”

“但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否則,我現在就讓你死!”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