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我等必須恩將仇報!

加入書签

朱昊絕非聖母。

亂世中,自保已艱難,還要帶上一個累贅。

憑什麼?

就憑你有着一張不錯的臉蛋?

他的眉頭緊蹙,眼看着諸多百姓,用央求的目光打量而來。

朱昊不動聲色。

“救你性命可以。”

“但到大都城後,你要爲我洗一年的衣服,做一年的飯。”

“否則,我爲何要救你?”

少女情緒尤爲激動,急忙跪地磕頭。

“多謝恩公救小女子性命。”

“小女子無以爲報。”

“恩公讓我作甚,我便作甚。”

“我願爲恩公做牛做馬,絕無怨言。”

在這亂世,縱然前往大都城只有十里路。

但她身爲女子,父母雙雙身亡。

可想而知,恐怕不等她身至大都城,她就會慘死他人手中。

死之前,還要慘遭玩弄。

朱昊願意收留她,對她而言,已是極大的恩情。

得知少女名爲陳一一後,朱昊倒並不驚訝。

封建王朝的百姓,大多不會識字,更別提取名。

多是用一至九作爲名字。

那朱元璋的原名,不就是朱重八?

解開衆人身上的繩索,對於其餘百姓的央求,朱昊無動於衷。

“我也並不富裕。”

“能救她一命,已十分喫力。”

“更莫提,前往大都城後,我還有頗多的花銷。”

“既然土匪拿走了你們大多數人的財*,我倒願意給你們些喫食。”

“讓你們順利前往大都城,找份雜工,方能安身立命。”

這些個百姓們,身上的錢財在路途中,早已被別的土匪喫空。

周大強要殺他們,便是因爲沒能拿到錢財。

朱昊絕不會幫襯過多。

大明孱弱,逃荒百姓數之不盡。

幫得過來麼?

現如今,唯有自強而已。

一名中年男子,臉色漲紅,焦急不安。

“壯士,我知道有一窩劫匪。”

“就在三里外的野山之中。”

“也正是他們,劫走了我等錢財。”

“還望壯士能夠幫忙幫到底,送佛送到西,助我等拿回錢財啊!”

此言一出,其餘的百姓們,也都跟着跪在地上大哭。

“這位壯士,若無錢財,我等前往大都城後,豈不淪爲奴僕?”

“從此一生,要爲他人賣命。”

“縱然能夠苟活,我,我等卻極爲不甘啊!”

“是啊壯士,我原本是經商之輩,上千兩的黃金慘遭劫掠……”

“難道,還真要讓我去做別人的奴僕……”

他們嚎啕大哭,希望朱昊能夠幫忙。

朱昊臉色愈發冰冷。

“好一個讓我相助。”

“分明知道那野山中劫匪橫生,竟想讓我前去?”

“我能擊敗他們七十餘人,也正因他們手中並無好兵器。”

“野山內的匪徒,能夠聚集成衆,可想而知,手中的兵器,要鋒利許多。”

“你們一句話,便讓我爲爾等賣命,真是可笑。”

說完,朱昊對他們不管不顧,帶着李大牛和陳一一就要走。

所有百姓,臉色劇變。

那自稱經商的男人王浩然,急忙衝到朱昊面前。

向朱昊跪拜後,瘋狂的向朱昊磕頭。

“這位壯士,您的手腕通天,實力強悍。”

“殺死那野山內的匪徒,輕而易舉。”

“我,我求求您,求求您了!”

原本對他們還算耐心的朱昊,勃然大怒。

流露出滿面怒容,氣得咬牙切齒。

“好啊,難道實力強橫者,就該幫助弱小?”

“更何況,我已然救過爾等性命。”

“現如今,我有要事在身,你焉能要求我繼續相助?”

“做奴僕又如何?你命該如此!”

“大牛,一一,咱們走。”

朱昊說完,沒有絲毫的同情,轉身就走。

並不跟王浩然等人多言。

在他看來,救他們性命,已算是大行慈悲。

誰能想到,這些百姓,還敢對自己提要求。

讓他冒有性命之憂,幫他們拿回錢財?

簡直可笑。

就算是聖母程心,那也不見得能做到。

王浩然見央求無果,對方無動於衷,眼中閃過一絲殘暴。

那朱昊的身影遠去,他的面色陰沉,看向三十餘名百姓。

“爾等都是經商之輩,斷然知曉,沒有錢財,前往大都城會如何。”

“恐怕只能淪爲賤奴,整日遭受羞辱,還有性命之憂。”

“如今大明孱弱,積病頗多,一旦我等成爲他人的奴隸……”

“可想而知,我等必死無疑啊!”

“你們可知,殺死奴隸,那是不犯律法之事。”

“難道,你等願意放下身段,苟活人間?”

一番言辭,讓三十餘名曾經經商的衆人,紛紛動了心思。

他們不約而同的看向朱昊方向。

另一人,名李雲之,眉頭緊鎖。

“縱然我等要殺他拿走錢財,我等又豈能是他的對手?”

“你沒看到麼?幾個呼吸之內,他便將七十餘名劫匪一一擊敗。”

“我等食不果腹,身體虛弱。”

“何以將他殺死?”

王浩然一聲冷笑。

他冷冷的盯着李雲之。

“愚蠢,他難道不會休憩?”

“等他睡着,便是下手的好機會。”

“走,我等跟上!”

“手裏若無金銀,各位前往大都城後,便等死好了!”

一衆商人,情緒複雜,急忙跟在王浩然身後。

王浩然則滿臉討好之色,小跑到剛上馬車的朱昊面前。

朱昊挑眉。

“有事?”

王浩然一跪不起,五體投地之姿。

“還望您能救我等之性命!”

“我等身上並無糧食,就算路過村莊,如今大明百姓可謂顆粒無收。”

“恐怕也不願救濟我等。”

“求求您,帶我等前往大都城,給我等一口飯喫。”

“若非如此,區區十里路,我等恐怕都要餓死街頭。”

“求求您了!”

朱昊見此,便點點頭。

“那倒無妨。”

只要不是方纔那種過分的要求,朱昊倒也並不拒絕。

一路買些喫食,花不到幾個銅板。

朱昊便讓馬伕放緩前行速度,帶着三十餘人。

說是十里路,其實極難前行。

大都城周圍,羣山環繞。

古代的十里路,可不像現代的十里路好走。

要爬山繞路,要過水趟河。

更何況,帶着一羣多日滴水不進的逃荒之輩。

行至半夜,朱昊和李大牛睡在馬車內。

而那陳一一,則睡在車內的角落,十分感激的看了眼朱昊,緩緩閉眼。

深夜。

王浩然陡然睜開雙目。

他從腰間掏出一把匕首,極爲安靜的來到馬車門外。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