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壯士救命!

加入書签

根據系統提示路線,朱昊一路狂奔。

他從小就按照系統給的武術練武。

而喫的食物,也取自系統空間,高蛋白高營養。

因而生長一米八有餘,體格尤爲強壯。

此時此刻,奔跑的速度,也極其駭人。

不一會兒,就接*李大牛慘遭劫持之地。

一大羣劫匪,圍住李大牛等人。

除了李大牛之外,還有很多趕路的百姓,正遭到搜身。

“你們這些混賬!”

別看李大牛面對朱昊時,從來一副憨厚模樣。

這個時候,他滿面怒容。

“連咱也敢綁架。”

“還欺凌弱小。”

“讓咱昊哥知曉爾等之作爲,非得撕碎爾等!”

“還不速速將咱放走?”

那滿面怒容的姿態,彷彿他並非遭到劫持的人。

反倒是他劫持了別人。

一衆劫匪,面目猙獰。

一個個喫得肥頭大耳,想必劫掠了不少的百姓。

那匪首名爲周大強,見李大牛如此囂張,難免流露出驚訝之色。

他有些錯愕的來到李大牛面前,戲謔的拍了拍李大牛的肩膀。

“小子,你怎敢跟我等囂張跋扈?”

“你可知道,我隨時能砍下你的頭顱?”

“還敢跟我大聲說話,神態囂張。”

“只要我願意,我現在就能殺了你。”

“還不跪下?”

李大牛仍然一臉憤懣。

“咱昊哥馬上就要前來。”

“到那時,縱然你跪地不起,嚎啕大哭,也並無用處。”

“想活命,你就趕快放了咱!”

一番言論,讓周大強忍不住捧腹而笑。

“哈哈哈!”

“可笑,真乃可笑之至。”

“你這小胖墩,難道是傻子不成?”

“落入本大王的手裏,你還敢對本大王高高在上。”

“好,我現在就取你性命。”

周大強掏出腰間砍刀,放在李大牛的脖子上。

李大牛感到無比的冰涼。

那刀子,讓他如墜冰窟。

但他並未流露出絲毫恐慌神情,反而怒視周大強。

“你有種就殺了咱。”

“來!”

直到此刻,周大強終於被激怒。

興許是再也難以忍受李大牛的狂妄,他惱羞成怒的高舉砍刀。

就要揮下!

突然!

一道人影,陡然出現。

那人僅用右手,輕而易舉的接住砍刀,毫髮未傷。

李大牛立即興奮的笑了出來,欣喜若狂的瞪大雙目。

“昊哥,你來了!”

“我就知道你一定會來。”

“這些個爲禍鄉民的畜生,殘害百姓,當衆殺人。”

“昊哥,你快把他們都殺了!”

朱昊眉頭緊皺,見李大牛並無大礙,倒是鬆了口氣。

可接下來,那地上躺着的屍體,便讓朱昊憤怒不已。

那些屍體,顯然都是百姓。

看他們的衣着,十分普通。

可死狀之悽慘,土匪們可謂心狠手辣。

這讓朱昊一下子陷入狂怒之中,惱羞成怒的看向那周大強。

“你好大的狗膽!”

“竟敢在距皇城不足十里的鄉野間,殘殺百姓。”

“今日,我勢必要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混賬東西。”

周大強驚愕不已。

此人速度極快,當他奔襲而來,自己甚至尚未看清。

且,他竟能空手接住白刃?

這……

不過,在朱昊說完一番話後,他仍然發出冷笑。

“讓我死無葬身之地?”

“我的兄弟,足有七十餘人。”

“憑你一人,難道能夠殺死我等不成?”

“小的們,給我上,把他的人頭砍下來!”

“大王我,要喫他的肉,喝他的血。”

“讓他敢在我等的面前,如此囂張。”

一衆土匪們,紛紛發出笑聲。

他們面色尤爲猙獰,一臉輕蔑的盯着朱昊。

即便朱昊空手接住砍刀,他們也並無絲毫畏懼。

一個個,接連的殺向朱昊!

李大牛表情興奮,並無分毫擔憂。

坐在他身側的一名少女,剛剛痛失家人。

心情自然悲痛欲絕。

見李大牛不悲反喜,少女紅着眼睛,嗓音發顫。

“你瘋了?”

“他們七十餘人,齊齊殺向你的朋友。”

“你朋友一人而已,如何能夠對抗他們?”

“如今,你不怒也就罷了,反而還發笑。”

“你,你是神志不清了……”

李大牛哈哈大笑,得意洋洋的掃了眼少女。

“咱跟昊哥可是穿一條褲子長大的。”

“昊哥有多厲害,咱能不知道?”

“一羣不足爲道的雜碎,昊哥轉眼之間,就能將他們擊敗。”

“不足爲慮,實在不足爲慮,哈哈哈……”

少女錯愕至極。

其餘諸多慘遭劫持的百姓,同樣仰天長嘆。

看來,這李大牛,是擔憂過度,從而確實神志不清。

可悲,可悲啊!

我等立馬就要慘死。

唉……

當百姓們發出悲痛的哭聲時。

又一道人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砸在那少女和李大牛面前。

血肉模糊。

渾身上下,就沒一塊好肉。

不是那方纔還囂張自傲的周大強是誰?

不等百姓們緩過神。

諸多劫匪,紛紛倒飛出去,砸在地上。

滿臉的痛不欲生。

朱昊緩步而行,來到他們面前,雙目鄙夷。

“就這點三腳貓功夫,也敢出門當土匪。”

“可笑。”

“你等殺人害命,便要付出性命作爲代價!”

他提着手中木劍,緩緩來到那周大強面前。

周大強早已嚇得肝膽欲裂,臉色蒼白,神情尤爲恐懼。

忍不住嚎啕大哭。

“猛士,莫要殺我!”

“從,從此以後,我願意爲猛士做牛做馬。”

“猛士讓我作甚,我周大強便作甚。”

“但求猛士留我一條性命,猛……”

還不等他把話說完。

朱昊早已殺心四溢,立刻砍下週大強的人頭。

其餘衆多劫匪,早已嚇得面色僵硬,卻難以起身。

朱昊一個一個,砍下他們的人頭,這纔來到李大牛面前。

李大牛興奮的笑出聲來,對那少女愈發得意。

“怎樣?”

“咱就跟你說過,咱昊哥可有萬夫莫敵之勇。”

“你還不相信,現在知道咱昊哥的厲害了吧?”

少女呆呆的瞪大美目。

她的衣着髒兮兮的,小臉也很髒。

但不難看出,是個美人胚子。

見朱昊的目光掃視而來,少女立馬跪在了地上,抱住朱昊的大腿。

“懇求壯士,能送小女子前往大都城。”

“小女子原本要跟父母,前往大都見我二姨。”

“誰料他們竟橫死……”

“壯士,求求您,救小女子一命,求求您!”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