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你的頭顱有多硬?

加入書签

只見那糧倉內,密密麻麻的玉米,堆積成山。

一眼,竟望不到盡頭!

一幕幕,讓阿貝德的眼神震撼難言,驚恐不已。

“玉米都是新鮮作物,能看得出來。”

“而小漁村顯然不會從別的村落專門購置玉米,他們哪來的錢財?”

“這,這究竟……”

朱昊一想到方纔阿貝德對朱由檢的囂張,他就忍不住動怒。

他一臉冷漠的笑了笑。

“還用多言?”

“既然玉米都新鮮,那麼情況便一目瞭然。”

“怎的,現如今你輸給朱大人,還想死皮賴臉?”

阿貝德漲紅了臉。

朱由檢看他不起,也就罷了,畢竟朱由檢身爲皇帝。

然一個小小的農夫,竟也看不起自己。

這讓阿貝德惱羞成怒,一時之間,憤怒的發出怒吼。

“我不相信!”

“那裏面,定有假玉米。”

“一年內,畝*三千斤?”

“這是何等的可笑!”

說完,阿貝德轉身就走。

顯然不想跟朱由檢廢話。

一衆朝臣們,都在心中嘲弄。

就在此時。

一名進入糧倉,返回報告的下屬,震驚不已。

“各位大人,那糧倉,小人隨意的搜查了一番。”

“甚至就連皇室護衛,也都紛紛出動。”

“可他們在糧倉內轉來轉去,並未發現差池。”

“粗略計算,玉米至少有二十萬斤!”

大食國使臣阿貝德目瞪口呆。

他一把推開那說話的屬下,急急忙忙的衝進糧倉。

果然,進入眼簾的,是大量新鮮玉米。

這些玉米,甚至能夠組建一支軍團。

這讓方纔還囂張跋扈的阿貝德,一瞬間就變得萎靡不振。

他呆呆的從糧倉出來,神色呆滯的看着朱由檢。

朱由檢冷哼一聲。

“你現在相信了?”

此時此刻,阿貝德只覺得朱昊那無形耳光,扇在自己臉上。

讓他滿臉紅腫,一時之間,竟不敢再說話。

而諸多權臣,同樣難以置信,進入糧倉查看後,他們這才改變態度。

小漁村跟別的村落來往都少,更莫提糧商。

就算要買,哪裏去買足足二十萬斤?

因而,他們看了眼玉米的堆積程度,各個發出驚呼。

“的確是真的!”

“看來,大人並未欺騙我等。”

“這,這……”

朱由檢哈哈大笑。

笑容戲謔的掃了眼阿貝德,眼神鄙夷。

“還不趕快給本大人和朱昊道歉?”

似乎明白皇帝發怒,阿貝德痛苦萬分,急忙跪倒在地,嚎啕大哭。

“懇求大人,莫要殺我!”

“我只是順應旨意而來,絕無要歧視你們的意思。”

朱由檢乾脆無視阿貝德的存在。

他一臉陰沉的表情。

“你不信我,害得我今日花費精力,跑上一趟。”

“既然我說的句句是實話,你還不趕快給我滾?”

一番言論,嚇得阿貝德渾身發抖。

“小人滾,小人現在就滾!”

上百名文官武將們,同樣覺得難以置信。

見朱由檢對自己破口大罵,阿貝德不再多說。

他驚恐無比。

朱昊在旁邊忍不住笑了笑。

“就這麼走了?”

“方纔你對我陰陽怪氣時,可曾想到如今局面?”

一番言論,讓所有人都陷入沉默。

阿貝德卻對朱昊勃然大怒。

“你廢話作甚!”

“我在向朱大人致歉,你竟敢讓我,也向你道歉?”

“你以爲你算個什麼東西!”

“就算你的玉米能畝*三千斤……”

“你仍然只是一界農夫。”

“竟敢對我喋喋不休?”

“我現在就能讓你去死!”

此言一出。

朱由檢的內心直跳,惱怒萬分。

“阿貝德,你找死不成?”

“所有的玉米,都是這位年輕人培育而出的。”

“你竟敢說出如此荒謬之話。”

“你敢讓他去死,我就讓你去死!”

“朱昊乃天縱之才,你安敢不服氣!”

原本還想仗勢欺人的阿貝德,驚恐的瞪大雙目。

他哭得格外兇狠,難免嗓音沙啞,痛苦的望着朱昊。

“求求您,饒恕我的錯。”

“我的確過於莽撞,竟敢說想殺您。”

“一切都是我的不對,請您原諒!”

朱昊哪裏會給那阿貝德面子。

他冷冷的掃了眼阿貝德,嗤笑一聲。

“廢物看誰都像廢物。”

“自己從未培育出畝*三千斤的水稻,就覺得別人在講假話。”

“真是慌張。”

阿貝德額頭冷汗直流。

至於朱昊,拔出腰間隨身攜帶的木劍,殺向阿貝德!

阿貝德目瞪口呆。

對方竟敢直接動手?!

這……

朱由檢並未阻攔,心中愈發喜愛朱昊的性格。

阿貝德震驚不已。

那木劍,對準自己的脖頸,隨時都要將自己殺之。

憤怒,衝昏了阿貝德的頭腦。

朱昊的所爲,讓他憤怒至極。

“你這農夫,竟敢對我出手?”

“我隨隨便便就能將你殺之!”

“你這混賬東西,好大的膽量。”

“混賬!”

“今日各位大人都在場,你安敢囂張跋扈?”

“我就不相信,你還真的敢殺我不成!”

“來,我的脖子就放在你那木劍面前。”

“倘若想殺人,立馬對我出手。”

“我絕不會進行躲閃。”

“快來!”

朱昊大怒。

他憤怒的盯着阿貝德。

“你這蠻夷之輩,竟敢對我出言侮辱?”

“我雖是農夫,但早晚要封侯拜相。”

“跟你這區區蠻夷,截然不同。”

“你好大的膽子!”

“膽敢再辱我半句,我便殺了你!”

周延儒和洪承疇,臉色劇變。

其餘朝臣,皆是如此。

那洪承疇,急忙發出驚呼。

“小子,你可切勿動手!”

“這位大人,來自大食國,乃是我們的友邦。”

“你敢殺他,你自己也要人頭落地。”

“快住手!”

阿貝德囂張不已。

他更加大聲的發出狂笑。

“不錯,你只能住手。”

“你怎敢將我殺之?”

“縱然我有錯,你也只能眼睜睜的看着。”

“哈哈哈哈……”

朱昊再也難以忍受。

原本還想顧全大局,不願讓父親爲難。

而今看來,自己單純得可笑。

他不爲難對方,對方也要爲難他的。

“好!”

“既然如此,我便將你的人頭砍下來。”

“我倒是想看看,你的頭顱,有多硬!”

言罷!

在那阿貝德接連發出狂笑時,朱昊一劍殺了過去!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