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擺出實在的證據!

加入書签

皇帝一臉輕蔑。

誰在乎你究竟信不信?

他滿臉鄙夷之色,心中破口大罵。

“朕既然能說得出口,那朕就有足夠的底氣。”

“你又爲何要質疑朕?”

“各位愛卿,難道也不信任朕?”

周延儒性格趨利避害,往往不做不利於自己的事。

但他對朱由檢,多多少少還是有些忠心。

因而並未反駁皇帝,只是眼神震驚的盯着皇帝。

這皇帝,腦子恐怕真的燒糊塗了!

洪承疇則頓時笑出聲來。

“陛下,自古以來,能夠畝*兩三百斤,便已是神仙手筆。”

“您竟說您從民間找來的玉米,畝*三千斤?”

“這是何等的荒謬。”

“臣並非質問陛下,而是認爲,陛下所言,實在讓人難以信服。”

朱由檢立刻起身。

他一臉惱怒之色。

“就連爾等,竟都不相信朕麼?”

“好,明日,我們就啓程,前往小漁村。”

“朕要讓你們看看,那滿滿的糧倉!”

言罷,朱由檢轉身就走。

他氣憤不已。

阿貝德眼神匪夷所思,見洪承疇迎面而來,一臉古怪之情。

“洪大人,陛下這是作甚?”

“難道,陛下是對我的態度,有所不滿?”

“可即便如此,畝*五百斤的玉米,他安能不要?”

“難道,果真如他所說,找到畝*三千斤的玉米?”

接連的問題,讓洪承疇滿臉無奈神情。

“我也不知爲何。”

“陛下今日,好生古怪。”

“不過,倒也不必爲此多慮。”

“既然陛下要向我等證明,那麼明日便前往那小漁村。”

“是真是假,自然見分曉。”

阿貝德默默點頭。

不過,已然發自內心的唾棄那大明皇帝。

簡直胡說八道。

甘霖殿內的諸多朝臣們,也並未有人信任皇帝所言。

無一例外,都覺得皇帝是在胡說。

第二日。

小漁村內。

原本辛辛苦苦種完地,準備回到家中喫飯的朱昊,陡然被人叫住。

王承恩着急的跑了過來。

他要確認朱昊就在小漁村。

“朱昊!”

“你父親,有事要見你。”

“不過,你記住,今日有朝中大臣在,你可萬萬不能叫他父親。”

“明白嗎?”

朱昊回過頭,只見王承恩喘着粗氣跑過來。

他忙去迎接,兩人交頭接耳一番後,朱昊頓時笑着拍拍胸脯。

“既然父親不便讓我這個私生子露面,那倒也無妨。”

“今日來,所謂何事?”

兩人尚未談論幾句。

那小漁村大門外,車馬浩蕩!

極爲奢侈的豪車馬匹,在僕人們的牽引下,緩緩而行。

當車上的人一個接一個走下馬車,小漁村的村民,目瞪口呆。

那些人,一個比一個華貴。

身上一件衣物,恐怕能買下整個小漁村的糧食。

他們瑟瑟發抖,身軀也略微的發顫。

朱由檢走在最前方,看到朱昊後,對他微微點頭。

阿貝德早已被告知,不可在普通百姓面前,暴露朱由檢身份。

看到小漁村內密密麻麻的稻田後,他並不稱呼陛下。

“朱大人,大明內部,連年不下雨。”

“土地甚爲乾旱。”

“而這小漁村,卻利用大量河水,來灌溉農田。”

“養出水稻來。”

“堪稱荒謬。”

“難道說,那畝*三千斤的玉米,就在小漁村內?”

他是無論如何,也不相信的。

其餘跟隨而來的上百名朝臣們,同樣覺得朱由檢是瘋了。

小漁村,他們並非不知道。

這個村落,無比的貧困。

皇帝從此地找到畝*三千斤的玉米?

實乃荒誕可笑。

朱由檢見朱昊在場,當即笑出聲來。

“不錯!”

“那畝*三千斤的玉米,就在其中。”

“本大人,自有辦法向爾等證明。”

“跟我來!”

走到朱昊面前,朱由檢立馬對朱昊眨眨眼。

“給本大人帶路。”

“諸位大人們,都想見識見識你們村落的糧倉。”

朱昊見朱由檢臉色中透露出一絲不爽,立刻緩過神。

“是,大人!”

他走在前方帶路。

身後的一衆朝臣們,都眉頭緊皺跟在兩人身後。

四面八方,密密麻麻的水稻。

如此乾旱的季節,卻要種植水稻,實乃愚蠢之至!

在朱昊的帶領之下,上百民文武朝臣,來到那莫大的糧倉之外。

他們看着糧倉,眉頭緊鎖。

阿貝德下意識笑了笑。

“朱大人,莫非這就是您說的,儲糧數之不盡的糧倉?”

“實在可笑。”

“就小漁村的面積來算,畝*三千斤,也就是至少有三十萬斤玉米放在糧倉。”

“您難道在戲耍小人不成?”

一羣朝臣們,皆是流露出質疑之情。

他們認爲,朱由檢腦子被門夾了,偷偷的在心中暗笑。

誰料,朱由檢並不驚慌。

“還要讓朕跟你說幾遍?”

“既然朕都說了,那必然不能作假。”

“朱昊,你打開糧倉,讓他們見識見識。”

朝臣們在身後發出冷笑。

他們議論紛紛。

洪承疇站在周延儒身側,神情輕蔑。

“看來,陛下果真睡昏了頭。”

“竟然讓我等來看糧倉。”

“實在荒謬。”

話音剛落。

朱昊便要打開糧倉。

但,不知爲何,今日糧倉卡住了。

打不開!

他臉色僵硬,無奈的對諸多大人們開了口。

“諸位大人,小人不知爲何,暫且拉不開糧倉大門。”

“還望諸位大人,稍等片刻。”

阿貝德立馬對朱昊捧腹大笑。

“難道,就是你忽悠朱大人,說小漁村有畝*三千斤的玉米。”

“真乃荒謬也。”

“此事怎麼可能?”

朱由檢還要顧慮皇帝威嚴,不可對阿貝德發怒。

但朱昊哪裏會給對方顏面,一臉的不爽,瞪了眼。

“你是何人?”

“尚未看過糧倉,就敢口出狂言。”

“混賬東西!”

“信不信我現在就殺了你?”

朱由檢內心大笑。

不愧是朕的皇侄,霸道無比。

阿貝德被罵得嘴角抽搐,惱羞成怒。

“既然如此,你就拿出證據,給我等看看!”

話音剛落。

朱昊尚未接話,那糧倉的門,被他推開。

裏面的景象,讓一衆朝臣以及阿貝德,眼珠子幾乎要飛出去!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