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我是決然不信的!

加入書签

朱昊笑着搖頭。

“父親,兒子在小漁村過得不錯。”

“大家都待我極好。”

“且小漁村還有農作物,需要兒子日夜照料。”

“可能過不了多少時日,兒子要前往大都城居住。”

“到大都城內,做些生意。”

“不過,還是要頻繁的回到小漁村。”

“故而,兒子就暫時不跟父親前往大都城了。”

略微的沉默後,朱昊認真的看着朱由檢。

“且父親在大都城內多年,突然多出個私生子來。”

“傳出去,會讓父親的名聲不好。”

“兒子萬不敢如此行徑。”

“就算前往大都城,兒子也決然不會打擾到父親的生活。”

朱由檢震驚不已。

他這位大哥的兒子,竟對名利如此淡薄。

年僅十八,就有他自己想做的事,想達成的目標。

甚至,還有膽量反叛朝廷!

一時之間,朱由檢內心相當感慨。

倘若朱昊是朕的親生兒子,那該多好?

他略微的點點頭。

“既然如此,父親也不好再逼迫你。”

這對所謂的父子二人,分別之後,朱昊站在遠處,目送皇帝離開。

李大牛憨厚的站在朱昊身側,滿臉笑意。

“昊哥,咱們要去大都城做生意?”

朱昊頓時流露出嫌棄之色,轉身就走。

“你笨得也夠可以。”

“我去大都城之後,必然發達。”

“到那時,倘若讓人知道我有個愚笨的發小。”

“恐怕都會對我指指點點。”

“既然如此,我是不可能帶你去的。”

聽聞此言,李大牛臉色尤爲慌亂。

他的淚水,一下子便奪眶而出,跪在地上。

“昊哥,我,我固然愚笨,但我絕對聽話。”

“在這亂世中,倘若你不要我,我寧肯去死了。”

“我不想一輩子當農夫,做一輩子的苦力活啊!”

“昊哥……”

李大牛用力抱住朱昊的大腿,哭成淚人。

“求求你,不要嫌棄我。”

“你讓我當牛做馬,我也是願意的。”

“哪怕你不給我身份,一輩子讓我給你端茶倒水……”

朱昊忍不住笑出聲來。

他拍了拍李大牛的腦袋,滿臉戲謔笑意。

“放心吧。”

“你小子跟我穿一條褲子長大。”

“我怎麼可能棄你而去?”

“縱然將來我當上皇帝,我也絕不會拋棄你。”

“跟你開個玩笑罷了,何必如此認真。”

李大牛呆呆的望着朱昊。

一下子就破涕爲笑。

他那模樣,看得朱昊頭疼,無奈的搖搖頭。

“走,種地去。”

李大牛便屁顛顛的跟在朱昊身後。

皇宮內。

回到甘霖殿的朱由檢,立刻下令,讓文武百官來見。

時間已至正午時分,衆人滿頭霧水的來到甘霖殿內。

他們奇怪的盯着朱由檢。

不明白這位手段並不厲害,但心機重重的皇帝,是要作甚。

洪承疇,禮部尚書,不惑之年。

他在朝中權勢滔天,跟周延儒這等內閣首輔,自然比不得。

但也擁有足夠的人脈,因此一直都是朱由檢的懷疑對象。

準確的說,朱由檢很難信任任何權臣。

朱由檢咳嗽了幾聲,準備向朝臣們,宣佈那朱昊雜交玉米之事。

還不等他開口,周延儒便恭恭敬敬的低了頭。

“陛下,有幾名大食國人來見。”

“他們作爲外交使臣,據說有極好的作物,要獻給陛下。”

朱由檢有些許的驚訝。

難道,這作物,能比朕那皇侄的作物還好?

對此,朱由檢略感好奇,立刻點頭。

“好,朕召集諸位而來,正是想說,朕從民間得到奇珍異寶。”

“此物能讓我大明百姓,免去飢餓之苦。”

“不過,既然外交使臣來見,那便讓他們速速前來。”

周延儒點點頭。

甘霖殿內的太監們,立即扯開嗓子,讓那外交使臣入殿。

一名大食國外交使臣,眼神驕傲的走進甘霖殿內。

他的笑容極其自信。

自從大明內部矛盾頻生,禍亂不斷後,異國蠻夷,對大食國的態度……

早已變了。

那外交使臣名爲阿貝德。

阿貝德神情驕傲的步入甘霖殿後,並不向朱由檢下跪。

他滿臉自信之色。

“阿貝德參加大明天子。”

“此次,我前來貴國,是想跟貴國做一筆交易。”

那難免顯得囂張的姿態,讓朱由檢發自內心感到厭惡。

但一想到如今大明內憂外患,的確難以在異邦樹立威望。

他也只能內心一聲長嘆,眼神複雜。

“聽說你帶來*量極高的作物,要給朕看看?”

“那便拿出你的作物,讓朕開開眼。”

阿貝德一笑置之,看得出皇帝的無奈之感。

從腰間掏出一包玉米種子後,拿出幾顆,攤在手心。

“陛下請看。”

“此乃玉米,是我們最新發現的品種。”

“此物種植之後,能夠畝*足足五百斤。”

“倘若照料極佳,全年天色又好,甚至能畝*接*六百斤!”

“若是陛下能夠買下玉米,可想而知,大明的多數百姓,將避免饑荒。”

一番言論,讓甘霖殿內的朝臣議論紛紛。

他們震驚的盯着那阿貝德手中的玉米。

從未見過,那樣的種子。

而畝*五百斤乃至於六百斤,也着實令人難以想象。

禮部尚書洪承疇立馬出列,臉色激動。

“陛下!”

“那名爲玉米的農作物,無論出多少價格,您都一定要買下啊!”

“眼下王爺們對朝廷虎視眈眈。”

“聽說大明各地,已有匪患之勢,民不聊生之餘,災禍頻生。”

“倘若那玉米果真能畝*五百斤,形勢可想而知!”

“願意跟着各路諸侯叛亂的百姓,將少之又少!”

羣臣無比激動。

沒想到,在大明內部水深火熱之際,大食國人竟送來如此珍寶。

能救大明的命啊!

朱由檢原本就對那阿貝德的態度,感到不爽。

洪承疇緊跟着勸說後,他心裏更爲不悅。

在略微的挑眉後,朱由檢冷笑一聲。

“不必。”

“朕也拿到了玉米,不過,朕在大明得手的玉米,能畝*三千斤。”

“你那畝*五百斤的玉米,對於朕而言,那便是累贅而已。”

此言一出,甘霖殿一片死寂。

朝臣們目瞪口呆。

這皇帝,莫非是發燒,燒糊塗了不成?

畝*三千斤,他怎能說得出來?

阿貝德果然在略微的震撼後,狂笑不止。

“陛下,你可真是會說笑。”

“豈能存在畝*三千斤的農作物?”

“我是決然不信的!”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