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密密麻麻如小山

加入書签

朱昊接連擺手,哭笑不得。

“父親,我可不是要造反。”

“敢問父親,在全天下的百姓造反之後,我隨波逐流,算造反麼?”

“當百萬大軍攻至大都城,殺死崇禎皇帝,進入皇城之內……”

“我爲他們提供糧食,換取軍馬,換取立足之地,算造反?”

“無論如何,都不算吧?”

朱由檢的嘴角瘋狂的扯了一下,面色中閃過一縷陰沉。

“爲父對大明忠心耿耿。”

“吾兒,你的所言所思,在爲父看來,那就是大逆不道!”

“倘若你還把爲父當成你的父親,你就決然不能如此!”

朱昊哈哈大笑,走到朱由檢的面前,拍了拍朱由檢的肩膀。

“父親,孩兒只爲自保而已,真到那時,還能保住父親的性命。”

“既然如此,又談何大逆不道?”

“更何況,大明風雨飄搖,父親和兒子,更要早做打算爲妙。”

“當今朝廷,若是有實力有手段,能鎮壓起義軍,那兒子自然會站朝廷。”

“倘若沒有那份手腕,兒子自然會站起義軍。”

“亂世之中,不可同多數人爲敵呀。”

朱由檢算是看明白了。

自己這個大哥的兒子,絕非宵小之輩,一心要造反。

他只是對當今的朝廷,並不充分信任,甚至認爲自己也軟弱無能。

如能讓他看到對朝廷的希望,他會果斷的跟自己站隊。

在略微的臉色陰鬱之後,一番思索,朱由檢當機立斷。

“吾兒,你方纔說,你手中錢財頗多。”

“又拿出一種名爲玉米的農作物。”

“不過,在父親看來,你的種種舉動,都頗爲稚嫩。”

“敢問你在亂世之中,有何依仗?”

“難道真要靠你手中那區區的一點錢糧,立足麼?”

朱昊笑着搖頭,一臉神祕莫測之色。

“父親,你當真小看兒子了。”

“且也小看兒子方纔拿出的玉米。”

“那玉米,能夠畝*三千斤,放在全國各地種植,大明的百姓就不會餓肚子。”

“讓他們喫飽飯,他們就不會造反。”

他的話實在令人難以信服。

就連情緒頗爲不滿的朱由檢,也在此刻表情變得玩味。

“吾兒,你口口聲聲說自己錢財多,擅農業。”

“甚至說那名爲玉米的古怪之物,能畝*三千斤。”

“可空口無憑,你總要拿出些證據來,給爲父看看。”

朱由檢發自內心的認爲,只要讓朱昊拿出證據,他就要知難而退。

年輕人嘛,喜歡吹牛,並對自己的言行不負責,是經常犯的毛病。

但崇禎皇帝未能料到,朱昊竟十分自信的笑出聲來。

“證據?”

“好好好,父親,你就跟兒子前去小漁村糧倉一看!”

“等你看完之後,你自然明白,兒子絕沒有胡說八道。”

說着,朱昊竟率先起身,毫無顧慮之情,在前面帶路。

朱由檢匪夷所思的端詳他那自信的神情,下意識看向王承恩。

“承恩,先帝之子,如此自信。”

“難道他真的掌握了畝*三千斤的農作物?”

“那名爲玉米的怪狀之物,實在稀奇古怪。”

王承恩無奈的笑了笑,接連搖頭。

“陛下,您自己深思一番,有半分可能性?”

“一個從未出過遠門的年起人,至多去過大都而已。”

“閉門造車,難道能做出令人刮目相看的成績?”

“他的每個字,都在吹牛罷了,不信一同前去觀望。”

朱由檢內心也並不相信朱昊。

對朱昊的那份喜愛,倒是讓他願意相信。

但畝*三千斤,這是何等恐怖的數字?

若是一種農作物,真能畝*三千斤……

推廣到大明各地,農民又豈會再造反呢?

此等宏偉之事,豈是一個小小的年輕人,能做到的?

朱昊帶着朱由檢、王承恩二人在前面行走。

不一會兒,就來到村民們儲存糧食的糧倉。

朱由檢看着那巨大無比的糧倉,眼神奇怪。

“吾兒,糧食爲何都存在一處糧倉之內?”

“小漁村的村民,又何以分辨,有多少糧食是自家的?”

對此,朱由檢笑容滿面。

“父親,裏面存放的,都是玉米。”

“正因裏面的玉米實在太多,多到小漁村的村民,喫幾年也喫不完。”

“因而收穫玉米後,誰也沒有那份心思去爭奪玉米。”

“大家都把自家耕地內的玉米,一併放在此地。”

“誰想喫,誰就來拿。”

在這個生*力低下,物質匱乏的年代。

朱昊當然很難跟朱由檢解釋……

當物質極度發達,一個人能擁有恆星級能量來源後,對物質就毫無私心了。

朱由檢笑了出來,神情有些無奈。

“吾兒啊,你可真是舌燦蓮花。”

“這等荒謬之論,你也能面不改色的說出來。”

“小漁村一百多戶,五百餘口,如何能對糧食不心動?”

朱昊一笑置之,也不解釋,將那糧倉的大門打開。

裏面,露出堆放在一起的玉米。

一座又一座玉米小山,目光追不到盡頭。

看得朱由檢和王承恩二人,再次面露呆滯。

他們震撼的站在糧倉之外,甚至在朱昊進入糧倉後,嚇得身體犯哆嗦。

朱昊見他們站在原地不動,心中有些好笑。

“父親,這位叔伯,爲何一言不發?”

“你們可以進來查看。”

“糧倉建立的時間,就花費了足足半年。”

“這糧倉還通往地下,我用了特別的儲藏技術。”

“你們能看到的玉米,都能放上至少三年。”

朱由檢呆呆的看着那些小山般的玉米,瞠目結舌。

“竟,竟是真的……”

“真有如此之多!”

王承恩也在旁邊驚呼不斷。

“我的老天爺啊,大明有救了!”

兩個人,差點發瘋!

朱昊卻無動於衷,對他們繼續介紹。

“父親,叔伯,不必震驚。”

“除了玉米之外,你們進入小漁村時,是否看到了密密麻麻的水稻?”

朱由檢和王承恩,下意識點點頭。

朱昊自信的開了口,笑意十足。

“玉米畝*三千斤,而那水稻,亦是如此。”

“它們同樣畝*三千斤。”

“兒子有自信,能在明年培育出畝*四千斤的農作物。”

此言一出!

兩人的眼珠子差點飛出去!

在進入糧倉之前,他們決然不會相信。

但此時此刻,他們怎會不信?幾乎真的要瘋了!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