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夜探潭水

加入書签

這村子裏的事情異常複雜,尤其是這水鬼的怨氣想必很難消除,不是我跟謝白輕易就能夠解決的事。

不過謝白這傢伙一向嘴巴甜,他看着兩位大娘焦急的神色,伸手便反握住了他們的兩隻手說:“大娘你們不要慌,我這身上有兩張黃符給你們拿着,你們回去之後拿個小荷包裝着掛在身上,對水鬼會有一定的驅除作用,他們肯定不敢隨意的靠*你們二人的身體!”

這兩位大娘先是一喜,緊接着,便又皺起了眉:“大師,照你的意思說這兩張符紙只能保住我們兩個人的性命,而沒辦法護住我們的家人咯?”

謝白沉重的點點頭:“沒有辦法,畢竟你們自己應當也清楚你們村子的罪孽深重,原本就不好解決,這兩張符也是我之前費了好一番功夫才弄到的,所以說只有這兩張,多一張都沒有!”

兩位大娘爲難的看着這兩張符紙,喃喃的張口還想再說些什麼,可是謝白卻率先出口堵住了他們的嘴:“不過大娘你們別擔心,我跟我的朋友還會在這裏少住上幾日,若是在這幾日之中我們發現這河底的水鬼我們二人能應付了的話,那我們就幫你們把這水鬼去除!可若是我們二人也拿他們沒有辦法,那就……”

“好的,大師!那我們就這麼說定了,你可千萬不要放着我們不管啊!”看着謝白應下了對付水鬼的事情,這兩位大娘立刻神色一緩。

隨後在謝白的目光中,兩位大娘各拿着一張符紙,歡天喜地的各自回家去了。

我無奈地看向謝白,伸手在他的衣兜裏一掏,便掏出了一沓和剛剛一模一樣的符紙來。

“謝白你這傢伙,你騙那兩位大娘說着符紙有用,萬一他們真的再出點什麼事,你該怎麼辦?”我將那疊兒符紙又塞回了謝白的兜裏,嘆了口氣,責問他道。

謝白卻表現的一臉鎮定:“不會的陽哥,咱們最*不是要在這裏住下嗎?總之按照你的秉性,指定不會放任那些水鬼害人不管,你遲早是要把他們都給除掉的。所以這符咒就是送給他們讓他們求個心安,我相信你的陽哥你肯定用不了兩三日就能將這水鬼給徹底抹殺掉的,不是嗎?”

謝白滿臉的堅定,神情凝重地拍着我的肩膀。

我無奈的點了點頭,也不知道謝白這傢伙對我到底是哪來的自信。

不過有一句話謝白倒是說對了,如果說我沒有看見這莊子裏的事情還好,可是偏偏讓我碰見了,所以對於此事我絕對不會放任不管的。

謝白這簡直是將我喫透,拿捏死了啊!

我無奈的嘆了口氣,拽着謝白的胳膊便往池子邊拉:“別再說這些沒用的了,我們去看看小池子邊的情況,去探探有沒有突破口!”

我們再次回到了小池塘的旁邊,只不過這一次不見了那兩位大娘的身影。

此時,已有兩位壯漢抬了個竹片編織的小牀過來,將那個落水的死不瞑目的男人屍體放在了竹牀上。等做好了一切,這兩人便抬着這輕薄的小竹牀,漸漸向着村子內部走去了。

我和謝白目送着他們離開。

等人走後,我們二人這纔回頭看向了面前的小池塘。我們沿着小池塘的邊緣走了走,只見這池子裏的水渾濁翠綠,水面*靜無波,完全看不出來那兩位大娘所說的兇險。

可是就在我們靠*池水邊時,我卻敏銳的察覺到這水底的某個地方在往上咕嘟嘟的冒着細小的泡泡,就好像這水底下藏着什麼東西似的。

我默不作聲,伸手戳了戳謝白,指向了水面上的那些突兀的小泡。

謝白看過去後也瞪大了眼睛。

“陽哥,這水底明顯是有東西。我們現在動手嗎?”

謝白環顧了下四周,不太確定的從衣兜中摸出了一張黃符。

可我卻伸手一把摁住了他蠢。蠢。欲。動的手,重新給他塞回了衣兜裏:“謝白不要衝動,現在周圍莊子裏的村民們實在是太多了,實在不是個動手的好時機。我們先按耐下來,等到晚上沒人的時候再來這附*探探情況。若是那時候這鬼東西再出現,我們兩個再對付他也來得及。”

謝白想了想之後面色嚴肅地將手收了回去,我們兩人就靜靜的看着這池水上冒出的小水泡,一句話都沒有再說。

入夜,周圍的一切變得格外安靜。

在城市之中,即使是到了夜晚也很難得會有如此的寧靜。

我靜靜的聽了會窗外的蟲鳴,等到屋子外的動靜完全*靜了下來,我這才起身敲響了謝白的房門:“謝白起牀了,不要再睡了!我們現在出發吧。”

謝白他早就睡迷糊了,見我突然過來,他雙眼迷茫地盯着我:“陽哥,這大半夜的你到底要幹什麼去?”

我擠進了謝白的屋子,從他的桌子上抄起了茶壺,倒了瓶礦泉水進去。

接着我燒了壺熱水,倒進杯子塞到了謝白的手裏:“喝了然後清醒一點,不是還是你提議的我們今天晚上要來捉住那個水鬼嗎?你快點準備一下,這會兒已經12點多了,時間剛剛好夠我們過去捉鬼。”

聽了我的話後,謝白猛然間就清醒了過來。他慌慌張張的一口將水灌了下去,衝回到了牀上。

“陽哥你先去外面等我幾分鐘,我換個衣服馬上就來!”

我點點頭走到了屋外,等着謝白的出現。

很快,我們二人就收拾好了行裝,再一次站在了這小池子的旁邊。

池水依舊是綠色的,在我們手機手電的映照下甚至反射出了一絲絲碧綠色的光。

看着面前的潭水,謝白打了個哈欠問:“陽哥,你說了大半夜的過來捉水鬼,可是我們現在什麼都看不到,到底要怎麼捉住這隻水鬼呢?”

手機手電的照射範圍是有限的。

因此在我們的視線當中,這潭水較遠的地方顯得模模糊糊的,完全看不清任何的事物。

我開口剛想要回答謝白,我的手電一晃,我猛然好像在池子比較深的地方看到了一個隱隱約約的人影。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

恐怖靈異相關閱讀:
  • [都市言情]冰山女神的至尊兵王
  • []報告南少,夫人又在虐渣啦
  • [玄幻魔法]我,簽到萬年,被美女徒弟曝光了
  • [都市言情]我的傾城女總裁
  • [偵探推理]我的搜查一課
  • [玄幻魔法]星空主宰
  • [玄幻魔法]影視獵魔人
  • [武俠修真]道門贅婿
  • [玄幻魔法]劍來
  • [都市言情]龍神戰婿
  • [武俠修真]長生從金剛寺開始
  • [其他类型]滿級小祖宗下凡後被大佬們寵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