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無人可敵

加入書签

方岳的聲音低沉依舊,他需要的生死磨練,不是這樣抬手完成的隨意殺戮!

天地境初期的蠻族,他依舊不懼。

肉身百階,意味着他的肉身已經踏上了最強之路,無論蠻族,魔族與他*身肉搏,最終的結果,都將無比悽慘!

站在肉身百階第三個小臺階上,或許只有遠古神獸,真龍,麒麟,貔貅的幼崽等等,在同齡階段纔可以憑藉肉身與他一戰!

蠻族天地境的高手咧嘴笑道:“狂妄無知!你若是魔族將領,專修肉身,說出這話,或許還幾分信度,但一個小小的祭祀,走的都是旁門左道。你註定將在我的戰錘之下,血肉成泥!”

蠻族天地境的高手張狂無比,他從未將一個小小的蠻族祭祀放在眼裏。

甚至這場戰役,如果不是因爲那個人族強烈的要求,以不菲的代價換取他們一次出征的機會。

蠻族根本就不會這樣興師動衆而來,千里迢迢,滅殺一個微不足道的魔族祭祀!

在他的眼裏,魔族祭祀就是一個個身體脆弱的木偶。他們不堪一擊,只要不給他們施展祭祀之術的機會,便可以輕易將之擊殺,連掙扎的餘地都沒有!

方岳嘆息,他覺得自己這一次或許難以獲取想象中磨礪自我的機會。

這些魔族太輕敵,甚至都開始就沒有把他放在眼裏。

這樣的敵人,縱然擊敗也沒有什麼成就可言。

沒有一場場苦戰的熬煉,即便勝利又當如何?

方岳眼中的失落沒有掩飾,他要的是磨礪,是戰鬥,而不是這樣輕而易舉的掃蕩羣敵。

“這方岳到底有多強?”

功德碑前,很多人都生出了錯愕的表情。

大多數人,都只知道他在丹藥的煉製方面獨當一面,甚至有成爲一代大師的資質,但沒有想過,他的戰力究竟多強。

這並非諸位大能瞧不起方岳,而是因爲方岳太年輕,這般年紀,能夠在一個方面有所造極,就已經是相當不易。若是想要在諸多方面齊頭髮展那,最後只會弄巧成拙,樣樣稀鬆。

“方岳那失落的眼神代表什麼?莫非,他還真的以爲自己可以戰勝天地境的蠻族嗎?他以爲自己是誰,先天榜上的天驕嗎?”

有人很是不忿,對方岳的這般作爲,看不過眼。

方岳冰冷而無言。天地境的蠻族攻殺而來,他怒吼沖霄,背後一隊隊蠻族戰士的虛影浮現出來,他一個人,卻彷彿是一支蠻族的大軍,紅色的氣血,淹沒了一方天地,手中的銅錘,向着方岳落下。

這一剎,他似乎是幻化成了傳說中的巨靈神,隻手遮天,一柄單錘可以砸裂天地!

方岳緩緩手肘,出拳,一切都是如此的*實與自然!他像是一個清晨練拳的老者,每一個動作,都如同蝸牛一樣的緩慢,彷彿,他出拳,爲的不是殺敵,而是健身!每一個姿勢,都是在舒展筋骨,每一個呼吸,都如此的貼*自然。

巨錘落下,蠻族背後,萬千人馬齊聲咆哮。他們氣勢如虹,連天邊的雲彩都被瞬間震散。

蠻族的酋長這次無虞:“這理查德死定了!”

方岳的拳頭後發先至,在巨大的銅錘下顯得是如此渺小。

這就好像是一個孩童,在挑釁一頭巨人一樣。體形的反差,令人心生絕望!

方岳彷彿是在閒庭漫步,依舊沒有任何的緊張。他的拳頭與巨大的銅錘擊撞。

咣噹一聲,巨響驚天!

塵煙四起,遮掩住了所有人的視野。

想象中,那勢如破竹的碰撞並非發生。銅錘碎裂。化成了無盡的碎片,漫天飛起。

方岳的拳頭,依舊晶瑩如玉,甚至連一塊破皮都沒有生出。

蹬蹬蹬!

天地境的蠻族後退幾步,背後千軍萬馬的虛影被方岳的一拳給生生轟散!他輸的很慘,在最得意的肉身力道方面被方岳碾壓完敗!

他知道,在銅錘和方岳的拳頭接觸的那一刻,被擊碎的不止是他的銅錘,方岳拳頭裏的力道,山呼海嘯,傾瀉到了他的肉身之上!骨骼崩碎,血肉寸裂!他就像是一個被摔碎的瓷器,勉強的拼裝起來,稍微動彈一下,就會徹底崩碎!

功德碑上。

方岳名下的功德點跳躍幾下!

那因果之力,已經莫定了這天地境蠻族巨人的必死!

“古巴!”

蠻族的酋長似乎也意識到了什麼,他目眥欲裂,瘋狂咆哮。

古巴,是他們族中的將才,可以獨當一面,未來的潛力無可限量!

咔嚓,咔嚓。

古巴的身影碎裂,化成了無盡的血雨飄散漫天!

嫣紅的雨滴,淋遍蠻族酋長的全身!此刻他的心都被這漫天的血雨澆頭,冰涼!

“是我害了你!是我不應該聽信這可惡魔族的挑釁!什麼單挑,什麼榮耀,勝者王侯,敗者寇!所有的歷史,最終都將由勝利者去書寫!”

蠻族的酋長拳頭緊握,他的雙眼血紅,宛如染血。

他終於醒悟過來,不應該被魔族激怒,答應他們的條件!

“蠻族大軍,聽我號令!踏*這片領地!血洗魔族,一個不留!”

“一個不留!一個不留!”

蠻族的酋長振臂一呼,獸吼人嘶,兵馬齊鳴!

蠻族的人馬殺意沸騰。旁邊的燕東這才送了一口氣,這是最正確的選擇,第一時間將理查德的地盤佔領,他雖然還沒有看出,理查德是人族假扮,但是他的內心,對於這個讓他的計劃功敗垂成的魔族,也已經是恨入骨髓!

方岳暴退。

“蠻族,讓我太失望了!號稱人型生物中肉身最強的種族,居然連一個敢與我肉身抗衡的人都找不出來。蠻族的沒落,我已經可以預見!”

想象中,生死一線的場景並非出現。

但方岳已經再也沒有磨礪的機會。他不會衝入到蠻族的大軍中,因爲那樣,不是在磨礪自身,而是徹底找死!

“殺!”

“殺!”

蠻族的大軍不聽他的花言巧語,此刻他們的內心之中澎湃的只有一個信念!

滅掉眼前的魔族。

戰必勝,攻必取!

哪怕眼前這人是魔族的祭祀也不行!

方岳推入到大陣中,數十蠻族胯下的蠻獸已經踏入到他的陣法之中。然而陣法並非徹底復甦,只有零星的幾座,閃爍出了耀眼的光。

澎湃的元氣,從虛空中被源源不斷的汲取出來。

它們化成九條黑色的長龍注入到方岳的體內。方岳感覺,自己的身軀在膨脹,彷彿是一個被吹起來的氣球,每一寸肌肉裏,都有熱血在澎湃,有激情在流淌!

他的肉身之力,在瘋狂的增長,修爲境界被短暫拔高,臨時性的達到了先天五層的境界!

“啊!”

方岳怒吼一聲,一個巴掌拍落下去,天地間,無盡的精氣湧動,纏綿成無數的氣流。

他的手掌放大,猶如一輪磨盤。

數位蠻族的騎兵被籠罩其中,連反應過來的時間都沒有就被炸成了血肉的碎片!

他們胯下的坐騎,只是低聲哀鳴的一聲,同時也是伏屍餘地,難以逃脫死劫!

這一幕,讓無數的蠻族瞳孔收縮,他們感覺到了絲絲縷縷的殺意垂落而下!從尾椎而上,一股冷氣,嗖嗖的往上躥漲。

儘管眼前的這個魔族在退步。但他的氣勢,卻在節節拔高,宛如一尊不朽的戰神降臨塵世!

“這是補元陣!能夠抽取天地精氣,暫時提升修行者的修爲與肉身!不是說,這種陣法,在上古時代已經消失了嗎?怎麼會重現在方岳的手中!”

一位大教的使者瞳孔收縮,他同樣精通各種陣法。說句實話,從方岳開始佈陣的時候他就一直在盯望與觀看,但其中接*六成的陣法他居然都不認識!

“哼!旁門左道,不成大器!”

玄一道人冷哼,表示出他對方岳的不屑。

那位大教的使者微微一愣,旋即有些薄怒:“旁門左道?我倒是希望擁有這種手段。雖然這補元陣,提供的元氣,只能夠提供幾下攻擊的力量,但這幾次攻擊的實力,卻是可以提升數倍不止!當年,遠古時代,人族與萬族抗衡,連聖人在出徵之前都願意得到補元陣的洗禮,一鼓作氣,不知道籍此,滅殺了多少異族!”

聽到這位大教使者的爭辯,其他人更是面容怪異。

這方岳到底精通多少手段,煉丹,肉身,陣法,他還有多少張隱藏的地盤沒有浮現出來!

同時,也有一些大教開始暗暗打方岳的主意。這無疑是一位少年英才,即便單純的戰力,無法跨入先天榜,但論價值,未必要比榜單上的人物遜色!

關鍵是,他全方面的發展,很適合輔助他們教中的一些真正天驕,到時候一陰一陽,由方岳負責內政,而天驕在外征戰,教派興旺,指日可待!

真不知道這方家腦子是抽了什麼風,家族中.出了一位如此實力的天驕還天天琢磨着如何鎮壓與驅逐!

很多人都在腹誹。

覺得這方家的高層腦子有病。

方岳渾然不知道外界此刻有這麼多的大人物在對自己評頭論足,他的體內,力量爆發,雙眼之中,只有那些衝殺而來的蠻族將士!

不夠,還是不夠!

起碼要有八成的蠻族將士入陣,然後一同坑殺,他纔有把握在不動用任何一次性底牌的前提想獲得勝利!

符籙什麼的,用一張少一張!

前途還不知道有多少危險,怎能輕易動用!

眼下,蠻族跨入陣法中的只有不到五成的人馬。遠沒有達到方岳的計劃與預期!

“希律律!”這個時候,終於又有蠻族衝殺到了方岳的面前,彎刀如月,迴旋斬落,想要收割走方岳的項上人頭。

方岳不懼,反而欺身而*,他一個側身,避過了彎刀的劈砍。

一腳蹬踏,跨上蠻獸。雙手各自按住了那蠻族的一個肩膀,十指扣住,雙臂撕扯。

↑返回顶部↑

目錄 +書签

都市言情相關閱讀:
  • [都市言情]重生之出人頭地
  • []報告南少,夫人又在虐渣啦
  • [都市言情]我的傾城女總裁
  • [偵探推理]我的搜查一課
  • [玄幻魔法]星空主宰
  • [玄幻魔法]劍來
  • [都市言情]龍神戰婿
  • [武俠修真]長生從金剛寺開始
  • [其他类型]滿級小祖宗下凡後被大佬們寵野了
  • [其他类型]神祕讓我強大
  • [玄幻魔法]咫尺之間人盡敵國
  • [穿越小说]春秋大領主